2017年11月8日

十秒

2 則留言:
輕輕一拍擊下,五秒鐘過去,沒有反應,但最後又忽然小小「啊」了一聲。

「妳恐龍喔?」
「幹嘛這樣講人家?」


2017年10月25日

修道院 02

沒有留言:

明莉曾聽說一般修道院院長需要年滿四十歲才能擔任,但既然副院長都這麼稱呼了,看來這位年輕女子確實就是院長。

明莉不由得略感意外。儘管早聽「她們三個」說過這裡和正規的修道院不太一樣,但她們也不了解正牌修道院的情形,所以也說不清楚是怎麼個不一樣法。

倒是院長興奮得連連問起明莉的種種「英雄事蹟」,副院長月岡故意清了清嗓子提醒,她這才發現不對。

「啊,不好意思,我一時太興奮。咳,妳好,我是這裡的院長久我可奈。」
「您好,我是黑木明莉。」
「啊,請坐請坐。」
「謝謝。」

三人就座後,明莉立刻切入正題。

「那麼久我院長、月岡副院長,我就單刀直入的說了。我來這裡,一半是為了公事,一半是為了私事。首先我從公事說起。」
「好的。」
「我在信中也提過,敝公司近年準備推動一個大企畫。這是詳細內容」明莉從公事包裡拿出一個大信封,遞了過去。「據我所知,貴院在生活嚴規管理上頗有獨到之處,敝公司近年正在籌畫一個新企畫,希望能夠別出心裁,所以冒昧想請教貴院有沒有合作的可能。」

「我看看。」院長拿出信封裡裝的文件,看到上面的標題,先是一楞,緊接著大感興趣地翻閱起來,看得連連點頭,還不時大呼:「這個好,我想去我想去!」

副院長湊過去,也看見了封面的標題,上面寫著「嚴規打屁股度假村」。但看院長愈說愈興奮,忍不住出聲提醒:「院長,請莊重一點。」

「啊,嗯,好的,主旨我大概了解了。這件事我們需要仔細評估評估,可能得請妳等上幾天。」
「好的。而且說來冒昧,貴院評估的期間,對我來說正好是個大好的機會。」
「啊啊~妳所謂的私事,就是想……」
「是,我要說的私事,就是想好好體驗貴院的生活。」

(待續)

2017年10月11日

恐懼行銷

沒有留言:
晚上十二點,人已經躺在床上,毯子也蓋好了,卻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今天本來有點想玩沙漏說。」

2017年9月27日

修道院 01

2 則留言:
這天明莉來到了偏鄉海邊山坡上的一座修道院。

修道院前半是庭院,兩側有著一公尺出頭的矮圍牆。主要建築物所在的後半部分,則有五、六公尺的高牆圍住,讓人無法一窺究竟,連聲音都傳不太出來。正門旁的矮牆上則有著一塊牌子,寫著「嚴規洗心會」五字。

明莉看著這光景,自言自語起來。

「既然知道這修道院是圈內的設施,光想像這高牆後是怎麼個嚴規法,就可以配三碗飯了說。」


2017年9月23日

M/f 寫太狠別後悔

6 則留言:
「餓。」

客機甚至還未抵達西班牙,他就已經在機上收到她的訊息。

「那就寫故事吧。」

「蛤?!」

「要是寫得好看的話,回來我就照著情節餵你,還沒寫完或是情節太爛就沒得吃囉。還有,要是寫太狠妳別後悔。」

2017年9月13日

申論題

2 則留言:
有時候我會跟朋友玩起一些像是在出題烤人的玩法。

比較常玩的是猜器具或猜打的人是誰。

當答案選項只有少少幾個,就是比較人道(?)的選擇題;如果選項多到數十甚至上百,就是比較殘忍的填空題。

只是沒想到竟然有這麼一天,會玩起申論題來。

2017年8月16日

刑求

2 則留言:

一般而言,刑求的目的有二,讓犯人招認或問出情報。

本以為歡樂派的我不太有機會玩這個,但還是讓我找到了交集。

例如說……

2017年8月2日

器具的「兇惡」

沒有留言:
以前有一款十八禁遊戲,叫做『吸血殲鬼Vjedgonia』。

裡頭登場的各種吸血鬼專用武器,外觀上都窮凶極惡。所有槍械一定會加上釘子、斧頭、刺刀之類的東西來增加近戰能力,所有近戰專用武器也一定會把刀刃設計得奇形怪狀,一看就覺得這些東西一旦砍中,血肉橫飛只是基本款。

而且武器的命名也很中二,什麼「旋風的暴帝」啦,「聖人的哀嚎」啦,很能襯托出武器的殘酷。這樣的命名與設計,說另有一種酷勁倒也沒錯,但這樣的武器是真的有用,還是單純嚇唬人而已?遊戲中有個很不一樣的解釋。

(有興趣的人請自行照遊戲名稱搜尋,我就不盜圖了)

2017年7月19日

木拍握柄

2 則留言:

諸般打屁股器具中,木拍重量較重,揮動時離心力強,讓人揮動時會有種拍子快要脫手而出的感覺;但若重量輕了,又因為木拍短而硬,反震的強度也大,容易震得手掌手腕不舒服。

所以我挑選木拍時,會比較注重握柄好不好握。

2017年7月5日

計量表(三)

沒有留言:
上次談過了「疼痛」的計量表。影片中的疼痛計量表是否明確而有說服力,就像是表演類競技中的技術分數。那麼藝術分又是什麼呢?我覺得只要是可以打動觀眾的就算數。以我自己來說,我最愛看到的就是挨打者表現出對挨打的迷戀。

2017年6月21日

計量表(二)

2 則留言:
上次提到影片中的挨打者能讓觀眾愈具體地想像出計量表怎麼跑,就表示表達能力愈好。但到底我們要有哪些計量表?又要有什麼樣的表現,才算是有著好的計量表呢?

2017年6月7日

計量表(一)

沒有留言:
啊先講一下,這不是連載小說,只是一連串有關影片觀賞的閒聊。

我很喜歡一個叫做『辣妹圍裙』的日本綜藝節目,裡頭有個梗叫做「皺眉計量表」。

具體來說就是負責試吃的主持群中,有位女性播報員每當試吃到來賓做的東西太難吃時,就會用力皺起眉頭。同時節目製作人員會根據她皺眉的程度,在畫面上秀出一條1~10分的計量表。例如眉頭微蹙可能是3分,忍得有點辛苦可能是5分,至於9分10分,印象中差不多是要吐了,只是有時候忍得下來而已。

2017年6月5日

搗蛋鬼

沒有留言:
大多數的時候,我不太會故意去做他規定不能做的事情來挑釁他或討打。嗯,大多數的時候,除了我覺得太久沒算帳然而欠債量又不多然後我又很餓的時候


2017年5月24日

拿那樣東西來

3 則留言:
對,就在剛剛,我看完了那部緯來播的日劇。關鍵字有「246」、「貴族」、「執事」那部。

2017年5月10日

中段的用處

沒有留言:

當然不是在講蹄膀腿庫那些東西,今天要講的是木拍的應用方法之一。這種用法本身的道理很簡單,相信也有不少朋友早已試出,不過野人獻曝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也沒在怕(啥)

言歸正傳,什麼時候會需要特意去用器具的中段來打屁股?當你覺得手上木拍太輕,因而造成刺痛比例太高時,就可以考慮刻意採用中段擊打。

這話怎麼說呢?

(※以下論點並未經過嚴謹的科學驗證,僅為個人觀點,請勿照單全收)

2017年5月2日

意外的發現

1 則留言:
之前去日本玩在JR站裡面等夜間巴士時逛了一下小七

有賣台灣麵線不過那不是重點

2017年3月29日

SP影片點點滴滴 - 倍數+1的絕望

2 則留言:
今天不聊特定影片、演員或片商,來閒聊一下我看圈內影片時偶爾會注意到的一個小小看點。

有些打屁股影片中會有這樣的情形。

施打者與挨打者雙方基本上都不太說話,擊打速度也不快,每一下打得清清楚楚,數目數得分明。

忽然打到某一下後,儘管那一下力道並不特別強,打的部位不特別刁鑽,挨打者身體方面也沒有特別劇烈的反應,卻會明顯發出絕望的小聲呼喊或倒抽一口氣。該怎麼形容呢,大概就和看見施打者拿起更痛的器具時那種呼喊有幾分相似。

這是怎麼回事呢?

2017年1月30日

其實這樣也很好

4 則留言:
我記得我應該不只一次抱怨我同好伴侶。

他其實不是個掌控慾強的人,不會要求我出門的穿著、從不限制我跟朋友見面吃飯出去玩,我不需要以下位者對待上位者的態度對他,不需要事事跟他報備。除了希望我好好照顧身體之外,他只希望我能夠開開心心的笑鬧,做我想做的任何事。

2017年1月18日

袖裡乾坤

沒有留言:
挑高兩層樓的大廳裡沒有桌椅,只有十幾張陳列著商品的地墊,每塊地墊各有一人顧攤,倒也像是擺起了跳蚤市場。二樓的三面牆上,加起來共八扇門,每一扇門後都是客房。

明莉聽完了說明,也不急著逛攤,觀察起周遭的人們。

2017年1月4日

Spanker X

2 則留言:

這是個獨行醫師的故事。

受法規拘束的醫療體系,應付不了診斷不出病因的少女突發性頑劣症候群。

為了彌補醫療體系的死角,出現了一種獨行醫師。

例如這名女子。她厭惡交際、厭惡權威、厭惡束縛,

只憑一手從實戰中磨練出來的技術與一箱器具,以打屁股療法治好病患。

外科醫師仕置未知子,人稱Spanker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