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3日

我的第一次(中)

沒有留言:

寫到這一篇,深深感受到過個十年,真的會忘記很多細節。如果過到二十年,忘的大概就不只是細節了XD

2021年10月7日

舞孃: XIII

沒有留言:

𓇣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𓇣
𓇣 本文同步發布於 Blue Kingdom by the Sea 𓇣

  一開始,微弱的音樂聲聽起來只是一陣比較有節奏感的風聲,輕快地與每一片翠綠的葉子擊掌。阿芙蘿拉凝神傾聽,才稍稍捕捉到了震動的空氣中那些波浪狀的旋律線,在她身邊編織出她熟悉無比的斑斕囚籠。

  她不知道音樂的來源是什麼,只知道它強勢地佔領了整片樹林,彷彿某種無人能阻擋的自然現象,將大地籠罩在它溫柔的狂風暴雨之下。她的心跳跟上了每一個拍點,血液近乎瘋狂地奔流著,將她的肌膚均勻地塗上一層瑰紅色澤。

  她下意識地拋下手中的白色花束,讓那些曾經擁有生命的美麗屍體散落在她雪白的裙襬和翠綠的草地上,在兩個小節內,她掙脫出跪坐的姿勢,抓住離她最近的旋律線,站起身來,旋轉著,將旋律像緞帶一樣纏繞在自己身上。

2021年9月29日

我的第一次(上)

2 則留言:

掐指一算,我的第一次打屁股經驗距今也已經超過十年,在不知道要寫什麼的日子裡就來回顧一下吧。

回想當時的種種,該怎麼說,我現在的很多偏好,在當時就已經看得出一些端倪。儘管有些地方變得南轅北轍,但也有很多地方只是發展得更令自己滿意(樂)
 

2021年9月23日

舞孃: XII

沒有留言:

𓇣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𓇣
𓇣 本文同步發布於 Blue Kingdom by the Sea 𓇣

  影子的怒火要不是沒有溫度,就是根本沒有被阿芙蘿拉點燃。他冷冷地看著蜷縮在扶手椅上的她,不發一語,彷彿她方才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值得他開口之處似的,不願意虛擲隻字片語。於是她將臉埋進臂彎,闔上雙眼,像是想要逃避整個世界一樣將一切阻隔在視線之外。

  而他熾熱的雙眼始終沒有離開她纖弱白皙的身軀,她雪白的洋裝和蜷伏的姿勢帶著如此非人的美感,彷彿她是一隻佯裝成人類的貓,或是由某種細柔蒼白的羽毛堆疊而成的人形玩偶。他知道泰倫強制所有的舞奴身穿白衣的原則,但對他而言,為自己褻玩的玩物置上象徵純潔的白衣,這樣劇烈的對比更強調了她們的墮落,尤其是眼前的阿芙蘿拉,她墮落的氣息濃烈得令他渴望親手置她於死地,再重塑她的靈魂,讓她在贖罪後浴火重生。

  他不認得眼前的她,不僅是因為她的記憶已經被抹去,也是因為她被恐懼和一種莫名渴望挑釁他的慾望塑造成另一個人,他無法理解的經歷改變了她,就像蛻變成月桂樹的達芙妮,而他來不及在她變形之前感動她,將她留在自己身邊。而現在,一切似乎都已經太遲了。

2021年9月15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後記

4 則留言:

 來聊一下當初之所以會想寫這種東西的種種XD

就如我在臉書的宣傳文所寫,如果要用一句話來介紹這個系列,那就是「想辦法掰出打屁股版的中元普渡習俗是怎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