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24日

2024年1月18日

癮.芒果

沒有留言:

小時不知這種渴念從何而來,就像那《牡丹亭》裡說的「不知何起、一往而深」,擾人不絕,只道是身體與生俱來的一種癮。每當癮發,心癢難耐,即便在書本前、課堂上,想要專心,也滿目滿腦揮之不去的,臀的形象。身後也比往常更敏感萬分,像是從來魯鈍糙厚的部位,忽然張開感官,每一寸肌膚細胞都細膩敏銳地體察一切物理接觸:衣物的撩動摩擦,座椅的軟裹硬承,風的穿撫與涼暖⋯⋯


癮不是常駐的。更像是潮汐,時而起,時而落。落時平靜,生活學業一切如「常人」,幾乎不記得自己有怪癖。但總在不能預料時,毫無觸發時,慾望莫名來襲,海嘯沖垮日常,理性苦苦地抗衡或──常常是被壓倒。但慾望甚少能被及時滿足,縱然理性退讓,也只能忍耐蝕骨的渴望。偷偷在紙上塗鴉被鞭打的女孩形象,或待有空隙時上網尋找一些圖像影片聊慰饑渴──但這種虛擬觀看,總是越餵越餓的,最終免不了等到家中無人時,自行拍打解癮。


也許是年少時未曾完全接納過自己的無名癮,有時拍打過後,會覺得有些反胃,一種灌飽了白開水般的索然無味,且空虛。於是我會進入到近似「賢者時間」的狀態,對SP毫無興致,甚至有幾分厭惡。這是強烈的落潮,或招來長久的平靜,直到下次海面再度漲起。


但更多時候,拍打餵飽了自己,潮水只是平緩地退去,在沙灘留下寧靜幽暗的銀光。躺在床上撫摸著短暫的腫痕,或在鏡前努力扭轉身軀,顧影自賞,疼痛在擴開、消褪,化成或痠或麻的舒適。那是美好的,溫熱的滿足時刻⋯⋯


我試圖捕捉這潮汐的規律卻從未得手。嘗試記錄著,記錄著也就忘了。更何況記錄本身便是一種介入,如研究者的存在一般擾亂著「真實」的節律。哪裡能摸索出「本來、客觀」的規律呢。


而今,癮仍舊在,卻成為我心愛的造物餽贈,再不會有因為厭棄而生的索然時刻。慾念有時強點,有時弱一些,但已不是邊緣清晰的潮退潮漲。成為瀰散在日常的喜歡,成為融入在自我認同的,蚌殼裡最核心那顆砂礫。尋常是看不見的,但倘若有半點珠玉晶瑩,最深處,都埋藏著這顆細小的不安,與刺痛。


2023年12月27日

關於我如何在聚會混得愈來愈開心這回事 - 短期目標

沒有留言:

 不知道要寫什麼的時候就來聊這個XD

之前提到了長期經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要有效落實長期經營,最好還是能夠把長期的目標分割成短期目標。以我自己來説,我就為自己設定了明確的單場業績(?)目標。

2023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