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7日

M●N●P●LY

沒有留言:
明莉站在寫有「OO攤販街振興園遊會」的布條下,拿著導覽手冊,挑重點說給三名同伴聽。

本園遊會的場地,原本是一處知名的攤販街。公園四周的四條道路上,一共有22個攤位,4個遊園小火車車站,2個醫護站。另外主辦單位還提供32張專用桌椅與12張活動床位,靈活支援各攤位使用。

2018年1月15日

那天。

3 則留言:
"謝謝你們用那麼輕柔但堅韌的網將我托住,讓我知道我是被無條件愛著的。"

這段話出自前*N PTT西斯版版主的簽名檔,雖然她最後黑掉了,但在那麼久之前看到過之後,這段話一直留在我腦海中,時不時在應景的時候跳出來刷存在感。


2017年12月20日

刺痛與鈍痛(二)

2 則留言:
上次簡單講了刺痛與鈍痛的基本概念。

雖然不是說所有打屁股所直接造成的生理刺激,都可以用這兩種痛來解釋,但至少有這樣的基本認知,互相溝通起來總會比較容易言之有物。不然光是一句「木拍跟皮拍哪個痛」這種籠統的問題,就夠讓人無從回答起了。

如果還能進一步調整這兩種痛楚的強度,也就有辦法調整施加的疼痛性質,讓彼此都更有可能得到更美好的體驗。

上次講了能有效增減這兩種痛覺強度的變因,這次就從選擇器具的觀點,來討論各種因素對刺痛/鈍痛強度的影響。

2017年12月6日

刺痛與鈍痛(一)

1 則留言:
 突然發現,器具文寫了一堆,對「刺痛與鈍痛」這兩個最基本的概念卻沒好好談過,所以趕快來補充一下吧。

首先下個簡單的名詞定義。

刺痛(Sting):淺層的痛。特徵是有麻刺感。

鈍痛(Thud):深層的痛。特徵是有壓迫感。

 刺痛與鈍痛當然是可以並存的。真的打出純度很高的刺痛或鈍痛,往往會反而令人不舒服、不暢快。相反的,如果知道如何調節刺痛與鈍痛的強度和比例,當然也就更有利於完成一場令雙方都更滿意的互動。

 只是照慣例得先強調一下,敝人在下沒有任何醫學或物理學領域的專業知識,若有講錯也是很正常的情形,還請各方高人不吝賜教。

 承上,這個系列也只能以很直觀的方式,拿幾個簡單的變因來小小探討一下,範圍也侷限於合理的打屁股行為中所會產生的疼痛。

 這次就只先講講我認為與刺痛及鈍痛強度關係最密切的幾個變因,下次再來討論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