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M/f 寫太狠別後悔

1 則留言:
「餓。」

客機甚至還未抵達西班牙,他就已經在機上收到她的訊息。

「那就寫故事吧。」

「蛤?!」

「要是寫得好看的話,回來我就照著情節餵你,還沒寫完或是情節太爛就沒得吃囉。還有,要是寫太狠妳別後悔。」

2017年9月13日

申論題

2 則留言:
有時候我會跟朋友玩起一些像是在出題烤人的玩法。

比較常玩的是猜器具或猜打的人是誰。

當答案選項只有少少幾個,就是比較人道(?)的選擇題;如果選項多到數十甚至上百,就是比較殘忍的填空題。

只是沒想到竟然有這麼一天,會玩起申論題來。

2017年8月16日

刑求

2 則留言:

一般而言,刑求的目的有二,讓犯人招認或問出情報。

本以為歡樂派的我不太有機會玩這個,但還是讓我找到了交集。

例如說……

2017年8月2日

器具的「兇惡」

沒有留言:
以前有一款十八禁遊戲,叫做『吸血殲鬼Vjedgonia』。

裡頭登場的各種吸血鬼專用武器,外觀上都窮凶極惡。所有槍械一定會加上釘子、斧頭、刺刀之類的東西來增加近戰能力,所有近戰專用武器也一定會把刀刃設計得奇形怪狀,一看就覺得這些東西一旦砍中,血肉橫飛只是基本款。

而且武器的命名也很中二,什麼「旋風的暴帝」啦,「聖人的哀嚎」啦,很能襯托出武器的殘酷。這樣的命名與設計,說另有一種酷勁倒也沒錯,但這樣的武器是真的有用,還是單純嚇唬人而已?遊戲中有個很不一樣的解釋。

(有興趣的人請自行照遊戲名稱搜尋,我就不盜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