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9日

生日禮物


今天不是我生日,不過很高興有人記得我生日,而且不是看到臉書提醒的那種記得。

他們想送我生日禮物,即使因為一些因素,無法在生日當天收到,他們還是想送。常言道: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遲到的Birthday Spanking還是會痛。


「你不介意收利息吧?」

「又不是發財金,不用啦(乾笑)」

我覺得問我想要什麼禮物,或要不要送我禮物,都是很奇怪的問題。收禮物並不是我的權利、你的義務。不要太昂貴(例如:一座高爾夫球場)或太獵奇的(例如:一顆腎)禮物,不管有形或無形的,我都會抱著感恩的心收下,如果一次收不了那麼多也許要分次收

不過我還是覺得Birthday Spanking還是要在生日當天收到感覺比較不奇怪,否則當天沒收到的以後還可以補的話,那乾脆從一歲開始補到現在年紀算了。

希望大家不要說什麼皮皮暗示很明顯了之類的話
德國數學家高斯,9歲就知道如何快速地從1加到100
來聊聊Reality Buster Online吧!這個遊戲的名字有點像Little Busters,不過沒什麼關聯就是了。利用遊戲裡面的設備,甚至可以實現不需要見到對方就能實踐的理想,很方便是否!而且對方一有奇怪的舉動馬上登出就好了。

有時候我會想,實踐到底該怎麼定位。同好們通常會希望自己的另一半也是同好,這樣的一對往往不會希望另一半和外人實踐──這裡提到的是狹義的一對一實踐,像Birthday SpankingMunch那種多對一羞恥Play就先不算在內,不過我猜大部分同好通常不樂見另一半和外人進行任何有關SP的行為──看起來實踐是一件單身才適合做的事。

它也是一件往往會有肌膚接觸的事。

然後它更是一件常常會脫掉內褲做的事。

這兩點看起來就是為什麼單身才適合實踐的主因了,這裡的單身是廣義的,不只是沒有男/女朋友,也不屬於Dom-Sub Couple之一。

太多事情是脫掉內褲後可以順便進行的肌膚接觸,我只能說勇於去實踐的人真的是很有勇氣,沒有被順便做其他事情的人也是十分幸運。

其實我無意扯遠,本來是想以生日作為引子來寫一篇極短篇,想不到又多這麼多冗言,真是抱歉,以下是同名標題《生日禮物》,請原諒我再次用江陳配來寫故事,因為實在是懶得想名字。


陳儀婕看著專櫃裡的一條白鋼天使羽翼項鍊,再轉頭用斑比的眼神看著江凱學。

「想幹嘛?」雖然買給我嘛就工工整整地寫在她臉上,但他仍把握最後一絲希望裝傻。

「買給我嘛~」還真是表裡如一啊這妞。

「你又沒有什麼值得獎賞的豐功偉業。」

「喜歡的話可以試戴看看喔!」櫃姐湊過來說。

他眼睜睜地看著櫃姐天花亂墜地推銷她,什麼設計理念是守護珍愛,白鋼象徵永恆不渝,甚至連能量磁場都掰出來了,身為腦波弱星人移民的小花大概不出三十秒就要被洗腦成功了,看,真的轉頭投以譴責的眼神過來。

「我們有基礎、細鍊與粗鍊三種款式,鍊長的部分都可以隨顧客的需求做調整。」

他感到她戴起來很適合,完美襯托出鎖骨的線條,他自己也開始動搖。

「現在限量促銷優惠只要二六八八元唷!」

「零頭我還付得起」江凱學低聲咕噥。

「我們促銷活動再三天就要結束了,而且這個款式的部分剩下最後這

他在大絕快放出來之前,把她強拉離專櫃。

「你不覺得很適合嗎?」

「是沒錯,不過太貴了。」

「那當生日禮物!」

「上個月才剛過完生日你忘了?」

當時他送她七件一組的星期內褲和她之前看上的手錶,還有手打二十下光屁股──應打二十下,實打沒仔細數──被打完後她還淘氣地拿起和當天一樣粉紅色的星期六那件穿上,但隨即又被剝下來扔在一旁。
星期內褲範例:星期六(不一定要星期六穿)

接下來的兩天,陳儀婕就沒給江凱學好臉色了。他想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雖然自己真的也蠻喜歡她戴著項鍊的樣子,不過買了的話,一來生活費馬上赤字,二來會讓她建立會吵的小孩有糖吃的偏差想法。

最後他還是決定,忍痛再去專櫃買下那條項鍊,但同時也要告訴她,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第三天,他對她說了買下項鍊的事,她果然喜出望外,一改之前愛理不理的模樣,興高采烈地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放在房間裡沒帶出來,怕壓壞盒子。」

陳儀婕不疑有他和江凱學回到他的房間,把住所當旅館的潘智達天還亮著果然是不在。

「鏘鏘~預祝你生日快樂!」

「耶!謝謝你!雖然明年沒有禮物很可惜。」她還抱著對明年禮物的微薄希望。

「明年的還是有。」

「耶!」

她興奮地給他深深一吻。

「快快幫我戴上。」

「等一下,禮物還沒送完。」他輕撫著她臀部笑著說。

「你真變態。」說著說著也竊笑著脫下牛仔褲,乖乖趴在他大腿上。

「是星期四小褲褲耶,可是今天是星期二不是嗎?」

「都是T開頭,可能是長太像拿錯了,哈哈,唉唷。」沒有防備的臀上吃了一掌令她驚叫出聲。

經過多次練習,認真的話他已經可以只靠空手就讓原本銅牆鐵屁的小花哀叫求饒了。如今,臨界求饒掌數還在不斷降低,大約四十下開始,什麼欲加之罪她也都認了。

比起上個月的Birthday Spanking像儀式性輕拍與愛撫,這次的根本是嚴厲訓斥的力道。紮實的巴掌聲在房裡迴盪,江凱學一句話也不說,他喜歡靜靜聽著單調的啪啪聲,逐漸開始混雜著求饒聲,最近他發現有個小訣竅可以加速這個變化產生──

「唉唷,你不要只打右邊啦!」

這樣的話理論上可以把臨界掌數減半,二十下左右她就會開始哀號了。

「超過二十一下了,不要打了!」掌聲稍歇。

「我不是說明年你還是有『禮物』嗎?」他終於出聲。

「那到底是我幾歲的生日禮物啊?」

「還沒想好,那就兩百五十歲好了,生日快樂啊哈哈。」

「活不了那麼久啦!唉唷!」

他又恢復沉默。只要她能遵守自己的承諾會做到或不會去做的事,其他地方他無所要求,但最近他也會用現在這種迂迴的方式告訴她:我不喜歡你這樣;而確實也和明文規定有相同的成效。

「還有幾下啦

「我哪知道,每次生日打屁股不是都是你自己數的嗎?」

「什麼每次?也才一次!就是上次咕唔唔

他把勾在她腳踝的內褲拽下,揉成一團塞進她的嘴裡。

「你也不用數,就打到我覺得左右兩邊一樣紅就停手,懂了就點頭。」

她點點頭並搖搖屁股已示挑釁,伴隨著巴掌聲的悶哼又開始在室內迴盪。


「噗哈,快不能呼吸了,還好這小褲褲還算小件。」江凱學哭笑不得。

「下次還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儘管開口沒關係。」

「不要了,對了,現在可以幫我戴上項鍊了。」

「再等一下」說著,他把她吻倒在床上,手伸進衣服裡便開始揉捏起來。

「你和我的小褲褲間接接吻了。」鬆開雙唇後,她在他耳邊悄悄說。

「小笨蛋,你還是別講話了。」他抓起一旁的內褲,她卻張大嘴巴等待餵食。(完)

5 則留言:

  1. 回覆
    1. 對於無緣無故把他牽扯進來感到抱歉QQ

      刪除
  2. 我也不喜歡想名字!!!
    (↑根本非常明顯 XDDDDD)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她寫法真的很容易打錯字!!

      刪除
    2. 那你更應該試試看 =P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