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6日

雙胞胎<遊戲>

她們是一對雙胞胎,姊姊叫彩,妹妹叫美奈。

她們在寢室裡面對面挨著站在一起,伸出左手按在對方後腰,右手則各拿著一柄外觀一模一樣的橢圓形木板梳。

感情好的姊妹愛用成對的東西並不稀奇,但她們選擇同款的梳子,並不只是因為感情好。

兩人對看一眼,彩興高采烈的抽回左手比了個七的手勢,美奈微微點頭,回答說:
「都聽姊姊的。」
「那,我們開始囉。」
「嗯。」

(有主菜,無圖)



她們很有默契,同時一拍擊下。

「「啪!」」

彩打在美奈的左臀,美奈打在彩的右臀。兩人都是每打一下就換打另一邊,而且始終打在與對方不同的一邊。

打到十幾下,彩剛打完右邊卻不換邊,又一拍打在右邊。這次兩人都打在對方右臀上。

〈〈〈〈啪!!!!!〉〉〉〉

若是聽在旁人耳裡,這一下與先前的十幾下並沒有任何差異,但對當事人就不一樣了。

她們同時痛得上身歪斜,差點一起失去平衡,但立刻互相支撐著站好。彩皺著眉頭扮了個鬼臉,美奈露出拿她沒輒的苦笑。

美奈始終左一下,右一下,絕不改變打法,因為她要把決定權百分之百交到彩手上。

彩有時連連作怪,有時又連續八、九下都安分得很,吊足了美奈的胃口。

權利與義務成正比。彩既然掌權,就得負責為她們這場不可告人的遊戲點上繽紛的色彩。只要她能在美奈臉上看到既害怕又期待的表情,她就會知道自己的工作做得不差。

打到五十幾下,彩開始連續用會造成「共鳴」的方式擊打。

連續「共鳴」到第三下,彩先支撐不住,幾乎跪了下去。美奈也痛得站不穩,但仍然左手用力摟住彩的後腰,想多少提供一些支撐。

再打三下,兩人先後跪到地上。眼看離彩定的數字「七」只差一下,但她一口氣幾乎喘不過來。當初她們約定數字,是為了讓美奈知道即將結束。但彩比較怕痛,往往會先支撐不到最後,如今這個數字反而成了彩每次要挑戰的目標。

彩眼角含淚,美奈咬緊牙關,朝她點點頭意示鼓勵。兩人深深吸一口氣,揮出最後一下。

〈〈〈〈啪!!!!!〉〉〉〉

兩人都扭成很不自然的姿勢僵住足足有五、六秒,好不容易喘過一口氣來,這才小心翼翼的起身坐到床邊,邊說話邊品味餘韻。

「美奈,這次我撐完囉。耶!」彩比出勝利手勢。
「嗯,姊姊好努力。」
「跟妳說喔,我小時候很討厭我們這種……感應?每次有人問說我們這對雙胞胎有沒有心電感應,我都超不好意思,什麼都不敢講。」
「還說呢,小時候姊姊明明一直陷害我,我只覺得這哪門子的連坐法。」
「哪裡不公平了?妳明明也很喜歡。」
「可是都是被打的人在丟臉啊,姊姊都躲在一邊享受。我長大以後個性會這麼被動,一定都是姊姊害的。」
「好嘛,那給妳打一下。」

彩說完就跳下床,朝美奈翹起屁股。

美奈二話不說撿起梳子起身,用足了腰力狠狠送上一拍。

彩沒料到平時乖巧的美奈會真打,又驚又痛的跳了起來。回頭正要假意生氣,卻看到美奈皺起眉頭揉著屁股,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噯,揉妳自己是有什麼用啊?」
美奈先是一楞,隨即噗叱一聲笑了出來。

彩只覺得她可愛得不得了,抱著她倒回床上一起笑個不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