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4日

惡之華。一。佐伯奈奈子



妳來自天堂或者地獄,這無關緊要
「美」啊!巨大恐怖純真的怪物!
願妳的眼睛、微笑、腳趾幫我打開
我喜愛但不識的「無限」之門!

不管妳屬於撒旦或上帝?不管妳屬於
天使或妖婦,願妳--我唯一的女王!
旋律、馨香、光芒、天鵝絨眼的仙女--
能減輕世界的醜陋與時間的重量!

                  ~~波特萊爾《惡之華》


搞不懂。

波特萊爾的詩,那個男人的言行,還有他所構思的漫畫,最近發生的一切,都讓我搞不懂。我近乎絕望地拋開手邊的書,什麼波特萊爾,什麼惡之華,老娘就是沒有文學造詣,這輩子就只看漫畫,不然怎麼不去寫小說,還在這裡當什麼漫畫家!

眼前又浮現那男人鄙夷的眼神,像是在說:「不會吧,才這點水平,怎麼詮釋我的作品?編輯部居然派這樣的人過來。」你以為我願意嗎!我在心中大吼--
冷靜、冷靜。我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好好把事情從頭到尾再想過一遍。在這樣的時候,我總是會試著把自己,從事件本身抽離開來,嘗試著以第三人稱的角度重新審視。這或許也算是種特別的能力吧,多虧了以前在戲劇社的訓練,我很擅長用這樣的方式思考,將自己代入他人,想像他人的處境、心緒、言行;或是自高空俯瞰,重新爬梳事件的因果緣由。

一直以來,這樣的方法都挺有效的。但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我怎麼想就是無法搞懂--不管怎麼說,我決定再試一次。



我,佐伯奈奈子,二十二歲。高中時曾投稿某雜誌的漫畫賞,得了第二名。高中畢業後,就奮不顧身地投入所謂「漫畫家」的行業裡。很快就幸運獲得了連載機會,但也很快地被腰斬。之後提交的幾部作品,也通通被編輯打了回票。偶爾得以刊登些短篇,但大多時候都在擔任其他漫畫家的助手。這樣的我,真的能稱自己為「漫畫家」嗎?

最近,自己的自信作,仍然沒有通過連載會議。忍不住向編輯問了這樣的問題。她猶豫了一下,然後說:「妳絕對不是沒有才華,妳的作畫所產生的代入感很強,這就是妳的武器。問題是,只有這樣的武器是不夠的。說老實話,妳沒有說故事的才能,對情節的編排也太過老梗,甚至是幼稚。漫畫可不能只有畫而已啊。」

「那,我豈不是沒有機會了嗎?」聽到這麼直接的批評,心上像是被狠狠咬了一口地痛著。

「這當然是可以進步的,有很多方法......不過我們公司,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能夠浪費在一個不知道有沒有未來的新人身上了。要麼就妳自己慢慢培養、努力自我訓練,幾年後再來;要不然--妳也可以嘗試轉型。」

「轉型?」

「對,比如說,H......」

「妳是要我去畫色情漫畫嗎!」我激動地說。對我而言,我所有的夢想都傾注在少女漫畫上,這種話簡直就污辱了我的夢想。

「妳不要激動,我只是提出建議。客觀的來講,妳的作畫能力,在那個領域應該能發揮的最好。妳的缺點,也不會顯得多麼嚴重了。當然,不做漫畫家,世界上還有各式各樣的行業可以去嘗試。我說的只是,如果妳,佐伯小姐,想繼續以漫畫家的身份存活下去的可能性而已。」

我沉默著,什麼也不想說,想到從以前到現在所有的努力,眼淚無聲地落了下來。

「我還沒說完呢,聽著,」她遞了面紙給我,「如果只是談論可能性的話,其實還有一條路可走。」

「還有......別的可能嗎?」

「找個原作,跟妳合作,妳懂嗎?也就是雙人組合。」

「我......我上哪去找啊?也不是說隨便什麼人都可以的吧?對漫畫的看法、理念,想畫的題材什麼的,哪那麼好找啊!」

「佐伯小姐,妳也出社會一陣子了,也該學著了解,所謂的社會化,便是不斷地妥協。現在選項都擺在妳面前了,我也算是仁至義盡了,要怎麼選擇,或是選擇放棄,那都不關我的事了。」她邊說邊掏出名片夾,從中找了張名片出來,推到我的面前:「這個人,押見修照,正在尋找作畫的人。如果妳想跟他合作看看的話,就跟他聯絡吧。」

「我聽過這個人,他不是很有名的作者嗎?少年漫、青年漫,甚至連少女漫畫都有,跨足各個領域......他怎麼可能跟我這樣的新人合作呢?」

「去談談看吧。如果不跨出像這樣的一步,那些個人的堅持,撐到最後,又有什麼意義呢?」她意味深長地說,接著又低聲補了一句:「雖然,這條路也許更加嚴苛......」

當時的我,並沒有將她最後的呢喃放在心上。滿腦子想的,只有名片上那個名字,押見修照。我記得他的作品,發想總是異於常人,卻總是能在那些特殊的小地方,營造出引人入勝的想像世界。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呢?這次又想畫什麼樣的作品呢?我的畫能夠完美的詮釋他的原作嗎?

淚眼不知道什麼時候乾了,我頓時充滿了期待。



押見修照本人就坐在對面,凝視著我,良久不發一語。我被他看得神經緊張了起來,完全不知道那對眼眸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對我這個人產生了怎樣的評價。

「那個,押見老師,我帶來了我以前的作品......」

話還沒說完,他就伸手阻止了我。但仍然什麼也不說,像是要把我整個人,全副的靈魂,都給看透似的凝視著我--那時間大概只有五分鐘,感覺卻像是過了好幾個小時--然後終於,他輕輕啜了口眼前的咖啡,說:「初步算是合格了。」

「妳以前的作品,我沒有興趣。」他掏出一份文件,擺在桌上:「我只要知道妳能否畫出我要的感覺。這是第一回,妳回去試畫看看。」

說完他就走了,沒有告訴我期限,沒有說他想要我怎麼畫,甚至還沒有結帳,就這樣走了。我仍然被他那詭異的--彷彿一只不斷迫近眼前的手掌,五根手指齜牙咧嘴地伸張--目光給攫住,一時間沒有起身離開的力氣。便翻看起桌上他留下的原作。


惡之華。(題目倒像文學作品似的。)

某女,名字未定,大抵是乖乖牌的那種優等生典型。(人物設定還真隨便。)
某男,名字未定,不起眼的平凡類型。(好像更隨便了。)

他的字跡潦草,雖然不甚好讀,但倒也不致雜亂,充滿著個性。故事的開頭很簡單,大致描述了學校的背景,某個鄉下地方的高中,到這裡都沒有問題。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就開始詭異了起來,某女,也就是那個乖乖牌,某日放學後,在空無一人的教室中,拿起講桌上,懲罰用的板子。然後她來來回回地觸摸著那板子,凝視良久,終於下定決心般,靠著桌沿,高舉板子向著身後,往自己的屁股上打去。一下還不夠,又打了第二下、第三下。吃痛般她拉起裙襬,揉了揉屁股,並且轉頭要看。接著,她並沒有把裙子放下,反而就這麼掄起板子,繼續往她那只穿著內褲的屁股上打了下去。

此時,躲在教室某處的某男(也太多某了吧)現身,平時不起眼的某男,突然性格大變,對著某女露出看到一切的表情,然後進而用言語挑釁、調戲、威脅她。接著某男將某女壓在桌上,順勢將她的裙子掀起。某女試圖抵抗,但某男快速地在她的屁股上摑了幾下後,某女就不再亂動地哭泣著。某男拉下她的內褲,就這麼打著某女的光屁股......


這是什麼跟什麼啊!搞不懂,這是色情漫畫嗎?只是把情色的情節,置換成打屁股而已?接下來會往什麼路線發展,H嗎,甚至是SM?更何況,那些設定到底是啥啊?哪個學校還會放著打人的板子,又有哪個女學生會自己打自己的屁股。無法理解,那某男的登場,簡直就像是A片的情節。

我打算放棄這份工作,雖然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但畫這種漫畫,跟去畫色情漫畫有什麼兩樣?但回家後我仍然心神不寧,想著押見修照這赫赫有名的名字,想著攀附在這名字上頭的機會與利益,想著那個題名,惡之華。想著他在作品前,特地引用的詩句。

妳來自天堂或者地獄,這無關緊要......打開無限之門......減輕世界的醜陋與時間的重量......意味不明的句子。但那卻像深水炸彈一樣,不知道為什麼,就在我心中炸開了水花。那到底是什麼?這作品之中,彷彿有什麼與一般的作品不同,彷彿還有著些什麼。我想要知道那「什麼」究竟是什麼,為何我的心突然莫名地騷動了起來。


我花了一個禮拜作畫,努力的程度讓我都想問自己,為什麼要對這樣的作品如此投入?就當作是給大師看看我作畫的功力吧,我對自己說,要不要接這工作就再說吧。

但他花了十秒就翻完,只說了:「完全不行哪。」就喝起他的咖啡,完全沒有更進一步的評論。

我感覺自己被羞辱了,一時之間複雜的情緒在胸中翻湧,脫口喊道:「到底是哪裡不行了,你寫這樣的作品,然後什麼指示都沒有,到底是想要我畫什麼?到底哪裡不符合你的期待,你倒是說看看啊?」

他看了我一眼,完全不被我的激動給影響,一派冷靜地說:「冒昧地問一句,佐伯小姐,妳,沒被打過屁股,對吧?」

「我、我,沒有啊,沒有又怎麼了,很奇怪嗎?有才奇怪吧?」他突然而直接地一問,害我結巴了起來,胡亂地答道。

「所以才說不行啊,一點都不真實。」他攪拌著他的咖啡,「沒有代入感,跟編輯小姐說的不一樣啊。」

他想了想,突然又問:「對了,佐伯小姐,妳的名字是叫什麼來著,小七還小八這類的......」

「是奈奈子。」我說。

「奈奈子,佐伯奈奈子。」他重複道:「不錯,那就決定了,女主角之一的那個乖乖女,就用佐伯奈奈子這個名字吧。」

「用我的名字?為什麼?這跟我們討論的事情有什麼關聯嗎?」

「妳不是在抱怨,我都沒有給妳任何指示嗎?」他一面聞著咖啡的香味,接著很美味似地嚐了一口:「我呢,是把妳當成另一位創作者來看待的。雖然我是原作,但這是共同創作,不是嗎?妳不是畫匠,不是技師,而是漫畫家吧。所以--提示就到此為止了。我的作品裡,需要妳的自我的存在。如果不是這樣,那我們也不用合作了。」

「我......聽到你這麼說,我很榮幸。但我還是不懂啊。我到底缺了什麼,需要什麼?就不能有個更明確的東西嗎?」

「那麼,更進一步的提示,我再寄給妳吧。」他喝完了咖啡,邊起身邊緩緩地說道:「多去了解。我只能這麼說,就像我也要了解妳一樣。多去了解我的作品吧。多去了解他人,了解一切的一切,然後妳就會開始,真正地了解自己。」

他留下這麼一句話後走了,依然忘了帳單。是個愛裝瀟灑但不愛付帳的男人,我在心中註記,我想我開始有點了解你了。


三天後,收到了來自押見修照的包裹。裡頭有一本波特萊爾的詩集,惡之華。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努力想把那看完。結果翻是翻完了,裡頭的句子,透過翻譯,也不是特別難,但組合在一起就怎麼也搞不懂。波特萊爾到底想說什麼呢?而押見修照,透過這本詩集,究竟想對我說什麼呢?

搞不懂的我,現在重新把來龍去脈都給回想了一次。結果,心中竟忽然閃過某部漫畫的經典台詞--用身體去感覺吧!

於是,我決定把詩集晾在一旁。拿出他寄來的包裹。在那裡頭,除了詩集外,還有別的東西。

我把包裹打開,然後從裡面拿出--那柄木質的板子。我看著它,感受它的重量,用手指撫觸,感覺它的觸感--


就像某女所做的一樣,就像佐伯奈奈子所做的一樣。



(待續)


14 則留言:

  1. 想不到連開個坑都能挖這麼久,真是見證了一段網路寫手進化史:絕不留坑->儘量不坑->未寫先坑

    本來只是要搞個漫畫改編同人的,結果突然就變成了爆漫王般的展開,到底是神馬情況。如果以漫畫做比喻的話,我以前的小說通常是比較少年向的,而這次大概會是比較青年漫畫的走向吧?可能會比較不那麼直接,不那麼大眾化一點,希望大家還能夠習慣。無法習慣的話......那我也沒什麼辦法 XD 反正我這人三心兩意,也許(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會出現的)下一集就風格丕變了也說不定。

    另外,雖說女主角被設定為少女漫畫家,但我其實對少女漫畫一點都不了解,希望不會因此產生什麼差錯才好。

    回覆刪除
  2. ...我大概輸入了十次驗證碼,才發現原來還要輸入圖片裡的數字。還以為我各種眼殘......

    回覆刪除
    回覆
    1. 幹嘛不直接登入狀態來留言呀XD

      刪除
    2. 老實說是因為...現在這邊沒有上面那條的登入,我不知道要按哪登入(汗)所以都還要跑去別的地方按,很不方便 lol

      刪除
    3. 「那條」現在在最下面啦!(我一開始也找頗久)

      小寒問說餘弦君突然這樣閃亮出現又發得這麼長,那她禮拜五是不是可以不用發文XD

      刪除
    4. 原來如此,這真是瀏覽器的魔法啊!

      刪除
    5. 我有特地錯開時間,在沒人排定的日子發文呢!請小寒就不用擔無謂的心了!

      刪除
    6. 一不注意就被出賣了!

      我的意思是,這麼優秀的文,又是久違cos,就讓這篇留在最上面久一點吧XD

      刪除
    7. 我一般是在google首頁登入帳號,因為一開瀏覽器就是google,另外要使用其他google產品的服務也是從首頁點選。

      刪除
  3. 為啥我上面兩個留言都瞬間自動進入垃圾留言區 XD
    還好我可以進入後台把它們拯救回來

    回覆刪除
  4. 沒用gmail帳號留言超過一定字數,似乎就很容易進垃圾桶,然後進了一次就很容易進第二次XD

    回覆刪除
  5. 喔喔喔喔喔喔大師一出手果然不同凡響啊~~~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