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5日

投其所好 15


我們從一家牛肉麵店走出來,腦中更新最新兩筆資訊:可以吃牛肉,不吃茄子。

邊走邊盤算著最近的帳,蛋包飯10下、分期付款10下、茄子10下,應該沒漏掉什麼吧。


其實有個一直想讓我無視的問題,大概是需要作答50分鐘的申論題:這樣下去真的好嗎?對我而言,SP好像只是比較用力地吃豆腐,而且還僅限於用手;用工具好像也可以打蛇隨棍上藉機揉揉;馬的,我滿腦子都是揩油的事,簡直是人渣。

一直到回去的過程都在思考這個問題的主幹,它分生出許多枝節:我們對SP的見解不同,小花覺得是種運動,我卻視為變相的愛撫,如果有一天,她提出想和我以外的人一起進行這種運動,我們之間會不會產生裂痕?即使我們只和對方SP,我總不能限制她交其他同好朋友吧?我會不會因此而吃味?

這段緣份由SP牽成,最後會不會因SP而葬送?

這不安的要素,慢慢膨脹,強迫我正視它的存在。

「學,你怎麼一直恍神?」

「嗯?是喔。剛講到哪裡了?」

「你不專心,哼。」

「剛在想一些事情啦。」

「什麼事情?」

「沒有很重要的小事啦。剛剛到底講到哪裡?」

「你說要幫我下載片子。」真的假的,不要騙我啊

「有嗎?」

「不幫我下的話我們就來自己拍。」

「傻了喔,影片萬一流出去我們不就好笑了?」

「怎麼會流出去?」

「哪天如果我們分手了,你搞不好會威脅我給你贍養費,但我一定不給,所以你就把影片PO上網以示報復,然後我就上了各大報頭版。」

「小氣鬼。」不知道小花針對的重點是說我不幫她下載片子小氣,還是不給贍養費很小氣。

「好啦,載就載嘛,魯洨花。」

「耶~」

也許小花根本就不想討論有關分手的話題,所以就硬生生地給無視了,那就樂觀一點吧,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

回到房間前的路程我們都在熱烈討論影片的事,拍攝的公司之類的,小花提起幾個比較有名的大網站,連我這個稍微惡補過的假新手都知道,我自己也看過幾部,感想是換湯不換藥:簡單到可以用30個字講完的劇情前提,交代為什麼有人會在被打屁股。如果是非系列作,就是一直變動劇情和角色身分;系列作則是每集換工具和姿勢。

「真的假的?」

「所以選片不外乎誰被誰打、被什麼工具打、用什麼姿勢打和什麼情境下被打而以。」

「那我要看M/F的,什麼都好。」

不知道SP的世界中有沒有一種絕對的經典。如果那些SP女星都可以拍到那種地步的話,就不用換道具一直拍一直拍──好像有雙關,記起來──而飽受皮肉之苦了。

「對了,如果有機會,你會不會想當SP女星?」這是突然閃過腦子的小疑問。

「當然想啊,可以SP又有錢拿,何樂而不為?」

「絕對不行,你只准被我打。」

「哈哈,你吃醋了。」

「你只准被我打。」用憤青的眼神和口氣,再次重申。

「好嘛,我只和你拍SP影片。」

「沒有要拍啦。」

「那每部片我可以拿多少錢呢?」

「就說沒有要拍了。」

「小氣鬼。」根本沒有在聽我說話吧?

在房間,我們又討論了不少有關隱私的問題

「因為我不能在學校宿舍裡面下載影片嘛室友都還沒有男朋友,常常在房間裡面,我找不到機會看,重點是我不太會下載,哈哈。」

「嗯哼,你當胖達死了是不是?」

「反正他常常不在。」

「你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耶,都不記得上次的事嗎?」

「你說你被我打屁股被他發現的

「嘎啊啊啊~」本想阻止小花把整句話說完,結果令我羞到想把自己埋起來的重點都先聽到了。

我賭氣不想講話了,氣呼呼地開始搜尋片子。這期間小花自顧自地看著光速蒙面俠。

與其找到一堆同質性高的短片,還不如找一部最經典的劇情長片

「小花,你有沒有看過這個?」


我指著論壇網頁的海報,一雙裹著絲襪的長腿交叉,雙手握著腳踝,因彎腰而將窄裙撐得服服貼貼。

Secretary…怪ㄎㄚ情緣,我只有看過SP的片段。」

「那我們今天把它整部看完好不好?」

「好,可是你要請我吃爆米花。」

「好啦。」趁放著下載的同時,我去超商提了一袋爆米花,油漬微微滲出牛皮紙袋。回來發現小花趁我外出的時候移動了螢幕,讓我們可以坐在床上看電影。

「拿過爆米花的手不准摸我床上的任何東西,否則下場你知道。」小花只是吐了吐舌頭,接過紙袋,撕開時卻掉了幾顆在床上。

「沒看見沒看見。」小花迅速將掉落的爆米花拾起往嘴裡送,看完電影再跟你算帳,我將視窗放大為全螢幕。

嚴格來說,這部電影,以SP出現的場景占總片長的比例而言,有點悶。我相信對這部片的感想只有變態、物化女性等負面評價的觀眾一定有,而且不在少數。

片中描述秘書面對各種壓力時,常以自殘來達到紓解,不,轉移注意好像更適合詮釋,被律師察覺之後,開始一連串愉虐生活。雖然律師看似一個強勢的主動,但我覺得在片中的第一次打屁股事件以後,他反而處處被秘書牽著鼻子走。

啊不就跟我現在一樣?

我默默撿著小花掉在床上的爆米花,身為椅背的姿勢狼狽地吃掉。

這部片的很多細節都富含隱喻意味,明顯的如紅筆,不明顯的我覺得還有很多還沒看出來,應該值得細細品味。

播畢,我稍做伸展。

「有什麼感想嗎?」我問。

Grey律師好帥喔。」

「嗯哼,還有嗎?」

「那個Peter讓我想起前男友。」

「怎麼說?」

Lee都趴在那邊抓起他的手打自己屁股了,他竟然完全不懂配合,氣死我了。」

「好像有聽你提過這回事。」

「我們以前常打桌球,我都會跟他說:輸的打屁股,輸了之後我還趴在球桌上誘惑他,結果他好像誤解我的意思,怕輸了會被打屁股,每次都超認真地跟我打,我一次都沒贏過。」

「哈哈哈,怎麼可以這麼遲鈍啊。」

「我想我那時是趴在我自己的桌面,如果走過去趴到他那邊的桌面,搞不好結果還很難說喔。」

「就沒有現在的我了。」

「對啊。」糟糕,我好像句點了。

「他如果拿我的女朋友喜歡被打屁股怎麼辦去搜尋,搞不好會找到一堆和他有相同困惑的網友呢。」

「對啊對啊,既然剛好有電腦,那你就順便試試看。」照辦。

果然和我推理的一樣,如果小花的舊愛把每個搜尋結果都點開來看,哪怕沒耐心,第一頁裡面就有同好寫的文,第二頁裡面就有SP的問卷,很快地他也會知道英文字典中,可以只用一個單字來輕易描述打屁股這個複雜的動作,就像成語般,簡潔且鮮明。

「哇塞,同好無所不在。」

「是不是。知道這個圈子,你前男友還能如此冷靜嗎?」

「我不知道。」小花若有所思的臉龐有些迷惘。

「我不知道該不該問,你們誰提分手的?」

「我。」

小花坐到床上,捲弄著自己的髮尾,我挨在他身旁,繼續聽她的故事,那年她大一,前男友是大四的同系直屬學長,溫柔而穩重。他是系桌隊長,她是系桌經理,在她的一年級下學期,答應了他的追求,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他寵著她,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只差不曉得往屁股上招呼而已。

相見恨晚,前男友沒有留在我們的學校深造,小花協議分手,他認命地淡出她的生活。

「不過他條件很好,後來他說有了新女友,總覺得我不難過,反而還替他感到高興。」

不知道從哪一刻起,我從小花背後環抱住她。

3 則留言:

  1. 為了幫江凱學檢查有沒有漏掉的帳,我只好重頭再看了一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本來想說規則不是不能說謊嗎?挑食不算吧
      回去看才發現原來是因為小花說她吃茄子XD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