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日

投其所好 14 (draw 2)


「幹嘛那麼急著拿回來。」

「明天星期六,系辦不開,今天下午沒拿到就要等到下星期一了。」

回到房間,我獲得可以第一個打開包裹的殊榮。


撕開膠帶打開紙盒,無視那些當緩衝物的舊報紙,盒底躺著一支帶有把手的木板,我拿起它,才發現下面還有一支相同大小的。我不知道這種東西是能料理出什麼玩意。

拿在手裡沉甸甸的,把手末端有個小洞;木板的拍面擺明有玄機,一面平滑,另一面布滿縱向且密集的溝槽,摸起來像是小一號的洗衣板;如果當作刑具的話,一面是惡魔,一面是天使──但應該也是殘酷的天使,好不到哪裡去。

「我們一人一支。」意味不明,為什麼要買兩支?

「等等所以這工具到底原本是被製造出來做什麼的?」

「我只知道英文名稱叫做Butter Pats,應該是拿來做奶油的吧。」

「所以你有要DIY奶油的意思嗎?」

「沒有耶,因為好像很麻煩。」果然。

我在網路上找到它真正的功能,拍打、攪拌尚未定形的奶油,這動作除了可以除去多餘的水分之外,還能藉此將之塑造成方便儲存的形狀。

「快點,我們馬上來試試看。」

「門都沒有,我傷都還沒恢復。」

「你可以打我啊。」像這種要求我這輩子沒聽過。

「不行,你月經還沒走之前我不會動你的,這是我的原則。」不然分期付款事件早就把小花抓過來大腿上了。

「其實也快走了。」

「怎麼可能那麼快?」

「我個人體質問題吧。我是週期短,持續時間短,每次量也比較少

「嘎啊啊啊我不要聽這種東西~」不小心把確切日期告訴我,不就等於變相告訴我安全期和排卵日嗎?我也是健康的男生啊。

「你是不是在想色色的事?」

「並沒有。」其實有,對不起。

「我覺得輕輕的應該沒關係啦

「你這是在哀求我打你嗎?」

「不算吧

「既然不是我自然就不打你。」

「可是我想感覺一下嘛。」

「只是要感覺的話自己打還不是一樣?」

「不一樣」小花的聲音越來越細,眼神也開始游移不定。

「你現在正在撒嬌囉?」

小花低聲咕噥一下,用幾乎看不見的幅度點了點頭。

我抄起其中一支,小花自動地走過來,我示意她轉身,抄起一支奶油拍(暫譯),以平滑面高高舉起,輕輕落下,這奶油拍夠大,足夠招呼到小花兩瓣臀肉。

「現在就只能是這種力道,我已經退一千步了。」

「那換面再來一下,好嗎?」小花說完話又自動轉過身,蹲了下去,起身時雙膝打直,臀部向後一拱,之後雙手環著膝蓋窩,靜候板子落下。

面對這性感起立蹲下的挑釁,我頂多只能再加一成力,但這揮拍速度還是連蚊子都能輕易躲過。

我放下奶油拍,接過小花的臀部,把它拉過來放到我大腿上,緊摟著腰。

「小肚肚都被你摸光光了。」

「沒關係,我愛。」

「剛才說好的,一支給你。」

「沒事幹嘛買兩支?」

「可是它一組就是兩支。」突然間腦中莫名浮現雙刀火雞的影子。

「你不是有固定骨折的小木板了嗎?怎還要買這個?而且怎麼不買其他常見的工具?」

「小木板整支寬度都一樣,沒有握把,不太符合人體工學,之前我手就因此起水泡了;買這個拍子是因為兩面有不同的效果

「咦?印象中上次是我拿小木板揍你啊。」拿小木板真的要出力的話虎口倒是蠻震的沒錯。

「是很久以前我偷偷在系辦DIY的時候,那時還沒認識你」不意外的發言,沒有太大的驚嚇。

「真是委屈你了,但你的屁股已由我接管,沒有我的同意不准亂來,懂嗎?」

「懂。」

「很好,所以我要來宣示主權了。」看準桌上放的簽字筆,迅速一手攫住,另一手直接將小花擒抱到床上,筆蓋一拔,準備剝她褲子。

「哈哈,你幹什麼?」小花邊笑邊奮力抵抗。

一開始本來就只是做勢,最後自然以歡笑扭打收場。

「嘿,我們能不能聊點SP以外的事?」

「可以是可以啊,不過怎麼突然講這個?」

「我知道你喜歡什麼工具,結果卻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青椒,很奇怪吧?」

「哈哈,你蠟筆小新喔。」

「再吵就把你變成屁股光光外星人。」我再度往小花的褲子襲去。

一下午就在不斷地翻滾中度過,玩累的小花再度倒在我的臂彎中進入夢鄉,我的眼皮也越來愈重。房間裡現在寄放了兩隻奶油拍,我相信未來可能會多一組簡單的盥洗用具,也許不久之後我的櫃子將不只有我自己的東西和衣服,其實胖達落寞地去走廊睡也不是不能想像的光景。

星期六早晨,我們約好去大賣場採買一些昨天我想到、她夢到的一些簡便生活用品:牙刷、漱口杯、毛巾、最輕便的衣物

「褲子不用嗎?」

「我決定穿boyfriend jeans囉。」

「那內褲不用嗎?」

「我已經超多件了,如果要過來睡的話就在包包放個兩件也不占空間喂,你是不是又再想色色的事?」小花巴了我手臂一下。

「再多個兩件也無妨我覺得。」

「不要,浪費錢。」

「你買奶油拍就不浪費,看在我平常這麼配合你的份上,這次也稍微迎合我喜好一下嘛。」

「你出錢我就穿。」

「好,你說的喔,哈哈。」我推著手推車迅速跑掉。

「等一下啦,喂,不准買那種幾乎沒布料的~~」

「我衝好玩的,我沒有要在這裡買。」我在走道接近轉角處緊急剎車以免撞到其他人客。

「那你要在哪邊買?」

我只是吹著口哨,不管小花在一旁追問打鬧,我已打定主意就是要笑而不答。

因為其實我也還沒想到。

各排貨架都繞過一遍,試探、觀察並記下小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走到生鮮蔬果區時,深深覺得大家都不喜歡的蔬菜,營養成分反而很豐富,正如同SP一樣,威力越大越令人恐懼的工具,越有管教效果突然我虎軀一震,驚覺SP竟在無形中融入自己的思維。

「怎麼突然停下來了?」小花拿了一支茄子作勢要打我屁股被我發現。

「你喜歡吃茄子喔?不然幹嘛拿?」像個小孩一樣,我冷冷瞪了小花一眼。

「喜喜歡啊。」如果不是錯覺的話,小花的臉上好像寫著難吃死了。

「那買回去炒吧。」

「你那邊又沒有廚房和廚具。」

「好吧,那晚餐就去吃茄子咖哩吧,你應該不討厭咖哩吧。」

「當然不討厭。」明明不討厭卻快哭出來了,真奇怪哩。

結果在結帳前小花果然改口哀求我改吃別家店,她一定沒吃過,其實所有菜單只有蔬菜咖哩有茄子而已,畢竟這家店她看店名一定不會想進去消費吧。

5 則留言:

  1. 我很愛吃茄子,但我其實沒吃過茄子咖哩...

    回覆刪除
  2. 茄子咖哩好吃+1,可惜原本在台北車站KMALL的店收起來了><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