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8日

投其所好 6


翌日,鬧鐘確實把我叫醒,天才濛濛亮。

今天,我有時間做些平常不會做的事,例如:吃早餐。不是超商那種一個可能要微波的主食加一罐飲料,最後還會找一塊錢的組合餐,於是我走到離住所約有十分鐘距離的早餐店──沒錯,腳踏車也不騎了──點了美味蟹堡和蘋果茶,感覺活力都來了,儘管來回的過程流了點汗。



而且早餐前後都刷了牙,真是反常的我;然而正常的我決定:這星期不碰SP,不談SP。卻又擔心,這樣的我對小花而言,會不會就變得沒有價值了。

即使不騎車,還是有十分充裕的時間走到教室。校園大體上是以圖書館為中心,人行道向外輻射,連接各個系館與教學大樓,學生宿舍與運動場所都在校園外側,被幹道圍繞著。步行的學生們通常會循最短路徑往返,單車族則是行駛於外側幹道較為便捷──除了躲避人潮,路也較大較寬。

進了校門口後,平常我順時針騎到通識教學大樓,今天我逆時針走過去。參觀了許多大學四年間根本不會有機會進去的建築物,這些景色對我而言相對陌生。

特地挑遠路走的結果,我發現不是校地真的很大,就是我體力早已被腳踏車寵壞了。校園內除了麵包之外,其餘地方完全平坦無斜坡--剛剛對著通勤中的滑板社與直排輪社社員大驚小怪的同學肯定是大一新鮮人。

後面又傳來輪子與地面摩擦的聲音,新生們在我不遠前盯著這邊看,你們就繼續驚訝好了,看久自然就習慣了。

聲音越來越近,而且好像有慢慢朝我正後方過來的趨勢,猛一回頭,果然是小花,竟然騎滑板車來上課,分明想暗算本大爺。

「鬼鬼祟祟想幹嘛?啊?」

「剛碰面的一句話不是應該要說早安嗎?」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就想說偷襲你一下。」

「看在你坦承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話說你哪來的滑板車啊?」

「上學期活動抽獎抽到的,不騎白不騎嘛。」小花從踏板上躍下,牽行。

用不到的話其實你大可以把它賣掉。我打量那輛二輪滑板車,頗新,車身推測是鋁合金,輪胎不是常見的聚酯輪,換上了橡膠輪在馬路上騎乘應該更有抓地力。我看看前輪支架構成的一個小封閉三角框,又看看纏繞在把手上的鏈條鎖,敢情你是要把它鎖在路邊?太瞎了。

「不過你怎麼沒騎腳踏車來?被偷了嗎?」

「我開心。有意見嗎?」

結果她搧了我屁股一掌之後馬上騎著滑板車逃逸,那一下超級大聲,令我震怒不已,但我也懶得追了,反正最後我們的目的地一樣。

小花還真的把滑板車摺疊起來之後用鏈子栓在腳踏車架上,後來我在早餐屋看到她排隊的身影。不對吧,她應該要把鏈子穿過三角形中間的洞裡再拴起來,直接繞著支架一點意義都沒有啊。

果然,輕輕鬆鬆就能把形同虛設的鏈子給卸下,它仍忠實地將腳踏車架和空氣拴在一起。我用最快的速度把乘著滑板車溜回住處,把它放在房間之後換騎腳踏車,同樣全速騎回通識大樓,確實地把鎖頭穿入腳踏車架和前輪,萬無一失,這才是防盜的奧義。

排隊人龍頗長,我回來時小花正好才剛開始點餐,本想還她一掌,念在大庭廣眾下襲擊一名女子有違騎士精神,只好作罷。

這堂課的主題是橫紋肌溶解症的成因、案例及其他可能引發的症狀等,除了運動過度之外也有很多因素,但我幾乎沒聽進去,一方面注意力都集中在吃早餐的小花身上──她咬了19口才把手上的起司蛋吐司吃完;一方面在想像她下課發現滑板車被偷的表情。

「咦~~~?我的愛快羅密歐呢?」

「天啊,為什麼你的滑板車還有名字?」而且名字還十分不凡。

「你不覺得我那台滑板車下面那個中空盧羅克斯三角形的設計很像愛快羅密歐車頭的盾型水箱嗎?吼~那個不重要啦,它跑到哪裡去了?」完全聽不懂,但我不能露出疑惑的表情以免被嘲笑。

「它命名的由來有點怎麼說牽強?不過我猜是你沒鎖好才被別人幹走。」

小花看著自己的鏈條鎖依然在腳踏車架上,從喉嚨發出不滿的聲音,焦急地到處尋找,直到她意識到牆上的某處。

「太好了,有監視攝影機,我要去請警衛調閱錄影帶,報警抓這個臭小偷。」

靠杯,我順著小花的視線看去,還真的有。媽呀,那裏還有一支,全部都朝著這邊拍,竊盜罪是公訴罪啊,不趕快跟小花坦承的話真的報警下去我就毀了。

「那個」內容略,總之我把犯案經過一五一十地招了,只差沒有重返現場模擬一遍而已。小花瞇起眼睛用有點嫌惡的眼神瞪著我,然後我牽著腳踏車被她押解回住處。

進了房間,小花看到她的羅密歐還在,終於解開眉頭的鎖露出安心的表情,但隨即又垮下臉來冷冷地說:「這筆帳難算了。」

完了,依照我們的相處模式,只可能有兩種下場:
一、鞭數十,驅之別院。
二、驅之別院,鞭數十。

胖達出去了,我推測我會被就地處決。很快地小花坐在我床沿邊,拍了拍大腿。儘管百般無奈也只能趴過去,我穿了件休閒褲,比上次的海灘褲稍厚一點。突然,我驚覺小花的手探到我下腹摸索。

「喂,你是在摸哪裡啊?」

「你穿這麼厚的褲子是有沒有誠意受罰啊?」原來是想解開褲頭的扣子。

「好嘛,我自己脫。」我解開扣子拉下拉鍊,趴回我那軟軟的處刑台,用彆腳且緩慢的動作把褲子向後褪,我感到有股不耐煩的外力幫我卸除武裝。是說我今天是穿什麼內褲?不然我怎麼聽到小花噗哧了一聲。

「笑屁啊?」

「你好樣的,竟敢頂撞劊子手。」話畢,一下重擊直襲我臀上,而且這感覺不太對勁

「哪有人一開始就用尺啦?」而且還是我買的,不小心放在太顯眼的地方了。而我從餘光看著隨手丟在床邊的提袋,裡面的東西如果被倒出來,我大概要趴著睡一星期了吧。

「沒有人、規定、一開始、不能、用尺啊。」講一句話連打了五下,痛到欲哭無淚。

「那你剛才是在唉唷笑什麼鬼啦?」

「因為你內褲太可愛了,哈哈。」說完,小花停下手上的動作,笑了一陣子。

果然是內褲是嗎?我撐起身子往後看了一下,是那件迎新宿營交換禮物拿到的,上面有卡通圖案,要不是尺寸剛好適合不然我才不會穿呢。

「上面那隻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話剛說完又挨了一記,力道比起前幾次都還來得更強。

「你太可惡了,連波加曼都不曉得。」

「嗷嗚,那是什麼啦?」

「神、奇、寶、貝、啦。」又是五連擊。

我無言,是我太沒常識嗎?還是小花實在知道太多雜七雜八的冷知識?我記憶中的圖鑑裡面沒有這隻啊。

「我剛剛是看波加曼可愛才手下留情的,結果你竟然不認識牠,看來今天不給你一點顏色瞧瞧不行了。」

喂,我沒忘記的話我現在趴在這邊的原因是偷滑板車吧,怎麼矛頭變成指向這件無辜的四角褲上了?沒天理啊。

小花不說話了,我可以從力道得知她的認真程度,整個房間剩下長尺痛擊我屁股的劈哩啪啦聲,和我偶爾忍不住的哀號。

「你再打唉呀波加帽就要死掉了啦。」我小聲說。

「是、波、加、曼、啦。」五連擊,正夯。

第五下長尺還沒從我屁股上拿起,喇叭鎖轉動,門應聲而開。

「凱學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偷打………手槍。」

我的姿勢剛好正對著門,小花也望向門,站在門口的胖達錯愕看著我們,然後帶著充滿歉意的神情慢慢地闔上門。

這次代誌真的大條了。

4 則留言:

  1. 劇情急轉直下…這真是讓同好們膽顫心驚的劇情啊><
    感謝Kid大沒有把排程改到凌晨四點……

    回覆刪除
  2. 如果是反過來就算了,剛好是小花在打...
    這比一般M/F更尷尬阿似乎...

    回覆刪除
  3. 被看到和看到的人都很尷尬吧>//<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