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

第102天

嗨~我是雨神米米,Munch後因為難得地有了一個好長長長長長的休假
身為曾經的史萊哲林扛棒子(誰封的?) 自然要盡情懶散怠惰www


本來想要像〈相聚一刻〉那樣說句:『那就算了,不寫吧』
才發現人家這話是有前提的:『反正走路工都說他是最後一篇了』......不能使這招掉節操
而且吱吱也寫了:『有始有終,也恭喜妳沒有生涯爛尾。』話說成這樣不寫不行了。

理論上我在活動上已經很隨便的宣布退休了,所以這篇將是米米tag的句點
以下將會文長碎嘴而且有NSFW(Not Safe For Work)的照片有吵雜背景音的影片

  • 制服控
參加過Clover Munch不只一次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是個制服控,這次選擇水手服的原因,只是很單純的衣櫃裡只剩這套還沒亮相過,絕對不是因為知道cosθ不能出席XD

補上cosθ錯過的當日服裝以示誠意www

不管是主持或只是參與,在Munch上穿制服對我來說是必要的一個儀式;這種心理從前只覺得有安全感,近幾年才慢慢摸索出原因。 簡言之,裝扮成另外一個社會角色,有助我融入一個特殊的社交場合。服裝是一種很簡單的具體界線,穿上即進入角色,脫下即回歸本身。

把Munch看作社交場合或許有點弔詭,活動不就是為了讓同好們能放開束縛盡情舒展第四片葉子嗎?嗯... 希望大家不要誤會了,我不是在教大家在活動上說謊惡意騙人,這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

雖然可能沒什麼人相信,但我其實是個非常容易害羞的人(艸),總是能在場上蹦蹦跳跳到處搭話玩耍,全倚賴自欺欺人術呀! 「我現在不是我,所以即使表現地很貪吃、愛玩或者被看到小褲褲了都沒有關係唷,那是另外一個人的事了。」大概是這樣的心態。

當然我也可以不"變身",放任自己瘋狂害羞和彆扭,從頭到尾都縮在角落玩手指,用眼角餘光偷喵大家的葉子;內向害羞不是錯的,但這樣不就浪費了這種難得的盛會了嗎?
既然都鼓起勇氣浮出水面報名了活動,不如就對自己說「沒有時間害羞了!」試著讓自己變成另外一個自己一個下午,好好玩耍吧。

  • 分心是常態
我一直以來所喜歡的SP是很心理層面的私人互動,之前在義大利麵理論稍微提過了:
一個可以端上桌的義大利麵,是由麵條和麵醬組成的;如果只給一盤煮好的麵條,或是只給一碗煮好的麵醬,對我來說都是悲劇。

我喜歡吃義大利麵,但是我不喜歡單吃義大利麵條...就像我對單純的「打屁股」這個動作沒有什麼喜好感,我不戀痛也不喜歡瘀青,所以不是奮力打,或是有技巧性的使用工具就可以滿足我。
如果沒有加麵醬我會覺得很無聊。對我來說,最好的義大利麵醬是心理層面的,被控制、被掌握、被剝奪、被使用,服從、無助、臣服、示弱。
以一個食客的角度來看,麵條不要煮的太糟就可以了,醬才是決定美不美味的關鍵。
我喜歡的SP是要身心兼重的。主動方不用很會使用工具,也不用很花力氣;但是沒有辦法掌握我的心理面,沒辦法讓我意識到自己是「不得不受控制」,對我來說就是不ok的了。
因此變身除了掩飾自己的害羞外,也是為了開啟社交技能。

在圈內我們習慣分類同好的屬性:主動、被動、雙向,各種屬性的定義其實眾說紛紜,我也不打算在這裡長述,只說說我自己區分的方式;處於哪個位置時的自己在SP進行時是最放鬆的、最享受的,那就是你當時的屬性。屬性是種會改變的狀態,而且也會因為互動對象而有不同的表現;我認為這些都是很正常而且很迷人的部分,我很喜歡觀察自己的狀態。
 
即使再自由輕鬆的環境,在Clover Munch上我心裡總還是有著活動主辦方的責任感,所以會化身為服務系在現場逡巡;擔任主動方送上巴掌套餐,或者趴到與會主動腿上讓對方活動活動筋骨對我 來說都只是服務而已,無關支配/臣服,程度相當於「妳可以幫我倒杯飲料嗎?」。基本上,可以讓場面更歡騰、讓與會的朋友們更盡興的事情我都願意做。

我想所謂服務系,大概就是以滿足對方需求來獲得快樂及成就的屬性吧。換成白話就是「看到你快樂,我就滿足了:)

但是......

我有時候還是會覺得服務很無聊。如 果無聊的話就會自己想辦法找點樂子,所以會一邊用手機玩太鼓達人、觀察大家的襪子之類的;希望當天被我服務的主動不要太傷心,我的不專心是沒有針對性的。 除了無聊以外,我也會因為單純覺得好玩而一邊做些別的事,或為了分散痛覺讓互動進行久一些而刻意分心,下面就來出賣一下自己好了XD

即使對象是心理認定的我的Dom,在互動時我也很常不在我的Sub狀態,會鬼扯聊天、狂笑還有認真看房間的壁紙XDD


如果有人想知道我們在聊什麼的話,對話大概是這樣的:

米:「欸我跟你說喔,今天我blog上有人留言罵我『Shut up! U little bitch. Keep ur position. 』因為我放上去的影片裡一直在掙扎和嗚嗚啊啊」

牛仔:「那樣明明就很好呀,他們很奇怪膩,管那麼多」

米:「嗯啊,所以我就回他『Guess what? Wiggle and moan is "MY DADDY'S FAVORITE PART"』I'm his super good little girl!」 (""就是圖二的手勢)

牛仔大笑表示讚賞

米:「欸欸你看那個圖案,他手上是拿手榴彈嗎?! 嘛哈哈哈哈好奇怪呀」

牛仔:「我看看...真的是手榴彈耶!! 哈哈哈」

米:「啊哈哈哈哈國王的手榴彈」然後笑到無法停止
以上,很莫名其妙吧XDDD 所以我真的不是在藐視你們,真的啦XDDD

  • 戰利品 (顫慄?)
活動後有些朋友紛紛問我還好嗎,想必是因為雷的關係。坦白說因為我當時身患重疾,所以對痛覺異常的無感,我當下只有三種感受:1.有點無聊了... 2.一直被車撞的感覺  3.好吵! 天呀好吵!!

如果有人因為太大聲而精神受創或去了耳鼻喉科掛號,請寫信到clover的共用信箱,站方會讓雷工補償的。

實際上我也真的沒有大家以為的慘烈,這是當晚回家後好奇自拍的結果↓
晚餐和大家續攤的時候,忘記是吱吱還是艾若說好像被打得很慘,裙襬邊都能看到紅紅的...那個是蚊子包啦XD (照片右上角粉紅毯子旁邊可以看到大腿外側有一塊紅紅)


*以下開始是不好玩的心裡話,找樂子的朋友請繞道*




  • [第一次]變麻瓜 想不到寫個心得還能解任務,真優秀(自己說)
標題指的是我患病的時間,是的,我的幸運葉子在活動前一個月就身患重疾死亡了。

我到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有80%的時間都是對SP妄想力爆棚的狀態,所以當發現自己變成麻瓜的時候真的非常可怕。感覺就像是突然看不到了一樣,我完全感受不到SP的任何色彩了。

誠如許多電視劇及電影會有的橋段,一場車禍(意外)足以引發突發性的失明;我遇上了毀滅性的大地震-DS關係的驟逝。事情發生地突然,我像位處地震帶的居民一樣,在最熟睡的半夜被粗暴地搖醒,縱然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還是要藉著求生本能慌亂地收拾維生用品,在房子完全倒塌前倉皇狼狽地逃離。赤腳散髮抱著搶救出的東西頹立在空曠的廣場,看著始終堅信的庇護散成碎石瓦礫,卻隱隱期望一切只是場太過逼真的惡夢。最開始的那幾天我忙著恢復生活機能,抱著困惑失落無助和一切黑暗的情緒盡可能地維持日常生活,如常工作如常社交。

我是在第6天發現自己病了的。按照原定計畫我赴約了一個魔法師舊友的小旅行。我嘗試推著小拖車想衝進9又3/4月台,卻只是狠狠的一頭撞上石柱;那曾經引以為傲的幸運魔力消失了。
我看著那位舊友及他的那個世界,深深地覺得無趣、不好玩、不明白、不再渴望、不會害羞、甚至不能理解。在異鄉不用"如常行事",於是我終於無法逃避地正視了這個殘酷的事實-自己並沒有完整的逃離那棟已不復存在的庇護所。

第34天是大家期待的Clover Munch,我必須承認我是發自內心的渴望颱風和活動撞期的,但是沒有...於是我只好如常工作如常社交。儘管我已經很努力的讓自己投入,但或許還是有些人發現我的力不從心了吧...抱歉了大家。

雖然過去也因為各種崩潰各種分手而登出過幾次,但我知道這次不一樣。第102天了,我還是沒有找回我的魔力。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出「打屁股」這三個字而完全沒感覺,我打開blog後臺自己留下的靈感筆記像看外星生物般不解,過往的夥伴們聊起SP時我毫無共鳴......

我覺得我不屬於這個世界了。
這就是離開的時候了。

Farewell ! My weird friends. 我已經開始想念你們了 。

ps. 送給大家我整理電腦時找到的一小段影片,應該是架鏡頭時誤按的。或許有那麼一天,我的失明狀態也會像這樣逐漸清晰:)
video


8 則留言:

  1. 親愛的,不管妳在哪裡我都一樣愛妳

    回覆刪除
  2. 太有誠意了(thumb up)
    希望妳一切都好

    回覆刪除
  3. 依舊像以前所說的
    認識妳是因為SP 喜歡妳是因為妳
    無論如何 祝安好 快樂 幸福

    回覆刪除
  4. 明明是篇美麗而感傷的心得文
    為什麼我一直聯想到皮卡丘??

    期待長假之後的世界是彩色的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