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2日

于琥兒的異想世界(上)


于琥兒有個祕密。

自小父母便以打屁股的方式管教她,到了國中後,或許是意識到她已進入青春期,便停止了這樣的處罰方式。她本以為自己自此可以脫離被打屁股的生活,怎知道升高中時,父母偏偏帶她去聽了三一女中的招生說明會……最終,琥兒還是進了那所會打學生屁股的學校,而她的父母,為了配合學校的方針,也決定重拾小時的管教方式。

琥兒並不是一開始就對打屁股感到興趣的。處罰畢竟是處罰,多半伴隨著羞恥與不甘。然而,那空白的國中三年,反而成為了特殊的培養皿,讓某種異樣的情愫,隨著自身的性啟蒙、生理同心理的轉變,一起發育成長。她開始想像自己在各種場合下被打屁股的情景。這樣的愛好還不算是什麼太大的祕密,琥兒真正的祕密是,她有一種能力,能把她的幻想,在夜晚的夢境中,化作現實。

即使是進了高中的現在,琥兒仍無法戒除這樣的嗜好。在學校被老師打屁股還是令人羞恥的,在家被父母打屁股也仍然無法習慣,這兩者她都會極力避免,哪怕自己對此有著祕密的興趣,也不可能做出故意犯錯找打這種事。這是打屁股作為一種懲罰,所象徵的永恆的痛苦層面。然而,與此相反,琥兒在夢境與幻想間所找尋到的,則是打屁股的另外一個面向。彷彿是甜美的,令人嚮往,不斷勾引著她深入,探索自己的底限……她就在這樣兩極的夾縫間生活著,在黑夜與白晝間,在夢境與現實間,在幻想的甜美與現實的痛楚間,不知不覺,她發現自己比別人多擁有一個世界。


在夢境裡,她可以任意穿梭時空,在不同的時空裡扮演不同的于琥兒。發展出各式各樣的劇情,唯一相同的是,于琥兒總是逃不了被打屁股的命運。最刺激的一次,或許是她幻想自己被誣陷犯了姦罪,在中國古代的衙役裡被判處「杖臀全刑」。刑罰一道道加在她的屁股上,好幾次她都痛得暈了過去。在夢裡的她暈了過去,現實的她便醒了過來。或許是夢中的痛楚太過強烈,醒時,彷彿感覺自己的屁股仍隱隱作痛著。琥兒來不及深思,就得急急忙忙趕著上學了,畢竟,遲到可是會被打屁股的。

然後,彷彿連續劇一般,隔夜她再次進入夢鄉,夢裡的她頓時被水給潑醒,轉眼間她又回到那個殘酷的刑台上,繼續晾臀示眾,等待板子落下。如此反覆,竟連續佔據了她整整十個晚上的夢境,夢裡的她幾乎生不如死,然而醒時的她卻眷戀地憑藉著屁股上的餘痛來回味。她發現早晨所感覺到的痛感逐漸增加,彷彿是真的被打了屁股似的。直到杖臀全刑的夢境圓滿落幕的早上,她特地掀開睡裙,照了鏡子一看,兩瓣屁股竟已染成深紅。琥兒有些訝異地想:她昨天在學校或家裡都沒有挨打,怎麼會這樣呢?……莫非,自己的能力又再度進化了?


在那之後,琥兒時常發現,她的「能力」導致她一起床,屁股上就多了許多板子的痕跡。而她也只得帶著仍然紅腫疼痛的屁股,就這樣上學去。穿越故事裡的主角往往為了自己無法回去原本的世界而擔憂,然而琥兒卻不用憂心這個,反倒是來來回回毫無障礙,使得她日也挨打,夜也挨打,竟不得片刻歇息。說也奇怪,愈是在極端的痛苦之中,琥兒幻想的慾望反而愈發強烈,她無法停止自己的夢境,無法阻止自己成為受盡折磨的女主角。

於是乎,當她在夢裡醒來,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座富麗堂皇的大教堂裡。她也無暇欣賞彩色玻璃窗映射出的美麗光線,也不在莊嚴肅穆的氣氛下低頭默禱,就這麼逕直地往告解室走去。她知道,那是夢裡的她該去的地方。

相關閱讀:
關於我的抽獎禮物資訊

3 則留言:

  1. 毆,cos選了告解這個!我一直很希望最後選的是這個主題說!

    回覆刪除
  2. 從這個開場看來,我猜cos打算兩個都寫。

    回覆刪除
  3. 我想我寫的走向應該會跟大家本來的預期有點不太一樣吧...XD
     
    畢竟我有點不太擅長去寫不同時代的氛圍
    希望能把那感覺表現出來囉 :)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