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4日

龍宮(下)

「到了這裡,妳就不需要衣服了。」乙姬使了個眼神,一旁的蟹將便用他的大螯,將少女的衣服剪破。少女雖然想護住赤裸的身體,但是仍然無法阻止布料脫落。接著她被強壓在海龜的龜殼上,這姿勢她先前已經體驗過了,是個能讓屁股自然翹起的姿勢。只是這時她的手跟腳都被地面上的海草給牢牢綁住,完全沒有辦法掙扎。

「這是由比目魚特製而成的皮拍,」乙姬邪惡地笑著,對少女說明道:「待會兒妳就知道它的滋味了。」

少女怒喊:「我才不想知道呢。」但她這一舉動似乎惹惱了乙姬,馬上一拍下去,少女立刻吃痛地閉嘴。比目魚拍的覆蓋面積,幾乎要比少女的兩瓣屁股還大,光是打上一下,整片屁股瞬間麻了,再打上一下,便成為火燒般的疼痛。更何況少女先前才被浦島太郎給打過,屁股都尚未完全恢復呢。

只聽見啪啪聲不絕於耳,少女的屁股愈來愈紅,乙姬心底就愈是湧上一股快意。果然還是只有人類的屁股,能帶給我這種「成就感」,她心想,多麼美麗的紅啊。從白裡泛紅漸漸染成深紅的過程,讓乙姬醉心不已,搭配上少女混雜著哭喊啜泣的呻吟聲,簡直讓她達到另一個高潮。

突然乙姬停了下來,少女以為懲罰終於結束,誰知道一回頭,卻看見乙姬放下了比目魚拍,卻拿起了另一樣工具。乙姬發現少女的目光,邪惡地對她笑道:「這是鰻魚鞭,也是我們龍宮的特產……」

少女只感覺腦袋嗡地一聲,絕望得像是要炸了開來,眼前浮現的,是乙姬那笑吟吟的神情背後,無法揮散的邪惡感。她這時才真正死心地明白──這女人是不會輕易放過我的。

終於,第一鞭下去,劇烈的痛處就幾乎撕裂了她的所有感覺……


少女重新被送回地面上,已經是一個禮拜後的事了。在這地獄般的七天內,她不知被那性格殘暴的龍宮公主,給打了多少頓屁股。所幸乙姬似乎並不喜歡青紫破皮流血的屁股,打到太過嚴重的地步她就會收手,命人給她敷上一種以稀有珍珠研磨而成的藥霜。敷上藥霜後,整晚屁股都將是麻癢交雜,灼熱而疼痛的狀態,讓她連睡覺都像是在受刑。

神奇的是,每當睡醒之後,屁股的傷痕就會完全被藥霜給治癒,又恢復原本的無暇白皙。只是這對少女而言並不是什麼值得慶幸的好事就是了,尤其是每當乙姬看見她那完好如初的屁股時,那種見獵心喜的神色,只會讓乙姬更興奮而使力地打她的屁股。

最後一天的懲罰反而是最輕的,她一早就被叫了起來,被乙姬直接拉在自己的膝上,用手打她的屁股。對於吃過先前的苦頭的少女而言,這樣的懲罰可以說是無比的恩惠了,雖然屁股還是會痛,但總要比那些奇奇怪怪的工具好的多。乙姬似乎也十分享受的樣子,用手打的話,不僅可以直接感受到屁股的觸感與溫度,打得再久也不太怕會打過頭,讓屁股一直保持著美麗的暈紅。

這一天的打屁股時間特別地長,好不容易結束後,她終於被告知可以回家了。臨行前乙姬交付給她一個玉匣,吩咐她不可以隨意打開,但也不可扔掉,並告知她回家後需向父母稟報這幾日的行蹤遭遇等等源由,不得說謊。上岸後少女看著那玉匣,本想隨手一扔,又怕裡頭有什麼神秘的機關,於是還是謹慎地將其揣入懷中。

回家時,父母見到失蹤七日的女兒,自然是又驚又喜,連忙問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少女此時早已將乙姬的吩咐叮嚀拋在腦後,打屁股看來沒能幫她長多少記性,她頑劣的本性浮了上來,隨口就編出一套遭到惡人綁架的謊言。娓娓描述出一個可憐可嘆的故事,說自己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云云。

她的父母本來就要信以為真了,突然間少女懷中的玉匣散發出奇異的光芒,竟然自動飛向少女父親的手上,盒蓋自己打了開來。只見父親從匣中取出一張信紙,原來在那上頭,乙姬早已寫好事情的始末,一旦少女想編造故事撒謊,玉匣就會自動將這封信送到她父母手上。

父親看了信,臉色愈發鐵青,「看來真的得如信上所說,好好管教妳一番才行。」說著,他竟從玉匣中取出一做工精美的木製板子,板子看起來又厚又重,上頭竟然細細的刻著幾個字:「龍宮公主乙姬謹贈」。

少女看著來勢洶洶的父親,手不免又向屁股摀去。她頓時預感到自己未來的日子恐怕將多災多難,很不好過了,這樣的預感令她像所有傳說故事裡到過龍宮的人一般,霎那間感覺自己老了好幾十歲。


(全文完)
  

4 則留言:

  1. 好故事!看完之後餘韻猶存~

    回覆刪除
  2. 這個故事我很喜歡...XDD
    想像力豐富

    我是旅者

    回覆刪除
  3. 想像力真好,我喜歡這種童話與spank的創意結合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