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7日

日記‧走路工(譯)

在Munch之前,讓我們來複習一下走路工翻譯的故事--日記。

日記
作者:Flogmaster/翻譯:走路工

*****

這是我最喜歡的spank故事之一,是十幾年前網路上一個叫作Flogmaster的人所創作的。F/M寫了百篇以上的SP故事,依故事情節分成好幾大類,比如「一般」、「兒童」、「奴隸」、「真實故事改編」、「長篇小說」、「科幻」等等,他甚至還為自己長年來的創作自己打分數評等!不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F/M的故事網頁不斷地搬家,最後就找不太到了...非常遺憾...

這篇「日記」是我「珍藏」許久的故事之一。你可曾想過,當打屁股變成一種「獎勵」的時候會是怎麼樣的情況?如果你不乖的話,就會被「禁止打屁股」...真的是篇有趣的故事,或許也是許多人嚮往的世界。原文是英文,如果翻得不好,請別笑我,打屁股的故事都不太好翻...尤其是那些千奇百怪的狀聲詞,怎麼翻都只有「啪啪啪」三個中文字可以用...

******

2132年9月8日

今天是我十六歲生日,好興奮!我終於要成為女人了!從今天起,不管是州政府或是那些男生們都認定我是個成人啦。我收到好多生日禮物,有書、有衣服、還有首飾等等,但是我最喜歡的還是你!親愛的日記!爸給我的特別禮物~以後有什麼事我都會告訴你,我們一定會變成好朋友的。你,跟我,絕對不會背叛對方的唷~

喔,我必須下樓去了,爸準備了一份特別驚奇給我。我想我大概知道是什麼──至少我是這麼希望的啦──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別的更棒的了。晚一點再寫。

2132年9月8日

我回來了,現在已經是深夜了,大家都睡了,但是我實在是太興奮睡不著。今天是個既漫長又令人興奮的一天,好多新鮮事,也有好多更值得期待的。

不久前我剛挨了這輩子第一頓鞭子。爸帶我到馬廄去,用一條長皮鞭抽我。我不知道能不能描述得出當時的感覺,實在太驚奇了!每一次疼痛的爆發感都流遍了我全身,真是不可思議!到現在我還陶醉在愉悅裏,有點點暈眩的感覺。

其實這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事實上,比我想的更棒。多年來看著爸抽打媽或姐,而我只能躲在陰影裏偷看,因為我還太小了。不過,現在我已經滿十六歲了!我是個女人了!

當爸抓住我的手對我使眼色,我就知道接下來要去哪裡了。我興奮到呼吸都有點困難。瞄了一下客廳裡來參加生日party的客人,每個人都對著我微笑並揮手,大家都知道「我的時間到了」。他們都知道這是我的第一次,而第一次總是最特別的。

我跟著爸走到外頭,就我們兩個人而已。獨獨我們兩個人就已經讓我夠緊張了,我很高興並沒有「觀眾」在場。以後說不定會在大家面前被鞭打,我很確定,但是這一次就只有我跟爸兩個人,我好高興。

爸沒有拖時間,他一把馬廄的門關上,就命令我把衣服脫光光,而我睜大著眼看他從牆上一根釘子取下一條皮的長鞭,拖著它走過泥土地。我開始把衣服脫掉。我感到身體變得前所未有的敏感,甚至能感覺肌膚有多麼地細滑,而且因為緊張的關係有一點冒汗。我的心跳變得好快,胃也好像要打結了。就這樣,沒有轉圜的餘地了。我就要變成女人了,一個真正的女人,第一次。

我想起我姐Margo的第一次,我記得她跑進屋子裏,帶著喜悅及疼痛的淚水抱住媽。那時我對到發生了什麼事只有模糊的概念,但是爸的表現讓我知道那一定是件意義重大的事。他對Margo引以為傲。那天稍晚的時候,她才告訴我她挨了一頓鞭子,我跑去跟爸說求他也抽我一頓鞭子,但是爸當然拒絕了。

現在,全裸地站在我爸面前,夢想終於成真了,似乎一切都不是真的。朝著爸慢慢走向前時,我的雙臀不住地顫縮著,好像兩腿之間有只手在推擠它。我感到那裏有陣劇痛,然後我才瞭解那不是痛,只是喜悅太強烈了。我太激動而且全身都濕透了,我已經準備好要接受鞭打。

爸讓我彎下身趴在一個柵欄上,把我的手腕捆在下面較低的橫樑上,我開始好奇到底這會是什麼樣感覺。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跟那時的玩伴Eric實驗性地互相打對方屁股。用手打屁股並不會很痛,但是有種偷嘗禁果的刺激,也有相當的危險性。我從來沒有感受到那種不可思議的期待感。後來女傭Helga逮到我們而且把我們拽去見Eric的爸爸。我們被痛駡一頓並且一整個月不准見面,而Helga得到一頓結實的板子作為抓到我們的獎勵。爸對我非常失望,他每看我一眼我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失望。我覺得非常羞愧並且不再試著被打屁股,即使我有兩三個男朋友非常想要。

但是我現在十六歲了,而且是個女人了,在接受我的第一頓鞭打之後我就可以被任何我想要的人打屁股了。也許我應該去找Eric(我想他家搬到新華盛頓一帶去了)叫他打我屁股,這回可是玩真的了。也許我也可以打他屁股,如果他想要我打他的話。我還沒仔細考慮清楚,但一定會很有趣。

喔聽我說,日記,我實在是個調皮的女生,我滿腦子都是頑皮的想法。我就是沒辦法不去想。也許明天我應該問我媽可不可以也打我一頓,說不定可以挨一頓藤條。我知道媽最喜歡用藤條打Margo,Margo總是說那是她能想像得到最棒的疼痛感。但是絕不能讓媽知道我的鬼主意,不然她以後一定不會讓我享受這種樂趣的。

回到我的初體驗故事。爸把我牢牢地綁在柵欄上,我知道這會是頓漫長且徹底的鞭打,可能也是最嚴厲一次。大家都知道,第一次總是最棒的,而且一定打到你永生難忘。

我先聽到第一聲鞭子之後才感覺到痛,很奇妙的感覺。我先是被皮鞭抽擊在我赤裸的皮膚上的巨響嚇到了。在那一剎那間,一絲恐懼閃過全身,因為我沒有感到痛。但是恐懼在幾分之一秒之後隨著突來的疼痛而消失,讓我打自內心體會到自己的脆弱,體會到那種劇痛對一個十幾歲的普通女孩有多大的力量。

爸不急著抽下一鞭,他等了大概整整一分鐘,好讓我有足夠時間品嘗第一鞭。我饑渴地吞咽那種感覺,陣陣的刺痛感湧向我全身,喚醒我身體的每一部份。大概是離臀部最近的關係,我的私處開始變得濕潤,並且傳送陣陣脈波到全身。我感覺到腳趾頭在扭動,髮稍立了起來,胸部高漲而顫抖。

「噢咿───」我大聲尖叫「真不敢相信!」

爸大笑一聲,接著我聽到微微的嘶聲,好像他猛力把鞭子往後一拉的聲音。我知道第二鞭就要來了,趕緊繃緊身體。果然沒讓我等太久。

隨著破空聲而來的皮鞭正正地抽在我的屁股上,力量大到我可以感覺到在那一瞬間整個屁股被皮鞭壓扁。皮鞭離開後我感到那條兩吋寬的皮鞭在我整個臀部上點燃一股狂盛的烈火。我的屁股著火了!我喘著氣使力扭動我的屁股,希望可以減低點溫度。那種疼痛真具有啟發力,一瞬間把我腦袋裏所有想法都消滅殆盡。我只感到痛,只有痛,似乎還有一種「甜甜的」、「液態的」火,滴在我的屁股和大腿上。(過一會兒後我才知道那是從陰部流出來的...但是當時我只覺得是著火了)

當我的內心被快感所籠罩的同時,我聽到皮鞭一下又一下的抽在我身上,我也聽到自己無法控制地呻吟和尖叫。不管那麼多了。我的屁股像是火在燒,而麻癢難耐的火焰不停地舔噬我、逗弄我。我迷失在這旋渦裏了。

我數不清在鞭打的過程中我達到多少次高潮,至少有好幾次吧。當我醒來時,我已經被解開,而爸也已經離開了。我的屁股上和大腿上紅腫的鞭痕陣陣地抽痛。我輕輕地摸著自己的肌膚,很驚奇地感到皮膚上浮起的鞭痕和一塊一塊令人疼痛的腫塊。我滿足地大聲呻吟著,感到全身充滿著精力。我好想沖個冷水澡。

我全身赤裸地跑到泳池跳進去。雖然游泳池那兒有幾個客人還沒離去,但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我潛到最深的池底,寂靜的水底有種深邃而清新的感覺。我一直潛到因為缺氧使得肺好像要爆炸一樣,才猛然沖出水面,大口地喘氣。那一瞬間,我彷佛經歷了這輩子最奧妙的高潮。

噢,我的屁股好痛...我得好好揉一下。今晚恐怕要趴著睡了,日記,而且我可能得晚一兩天再拜託媽媽用藤條打我,今晚我覺得已經很夠了。雖然我還想要,但是一口氣太多,我想我大概會受不了。

有點累了,明天再寫。

2132年9月9日

早安,日記。幾分鐘後我就要去學校了,可是我還想再多寫一點。今早還是一碰就痛,但是沒有昨晚那麼糟。最驚人的是我整個屁股都變成紫色了!嗯,昨晚好紅的鞭痕現在都變黑而且帶著紫色。雖然沒那麼痛,不過看起來真的很糟!我等不及要秀給那些女生看了!掰!

我回來了。今天在學校遇到Kathy跟Janice。當我告訴她們的時候她們不停地格格地笑。她們都沒被鞭打過,而且充滿好奇。我們到廁所裏,為了讓她們看到那些痕跡我必須把牛仔褲和內褲脫下來。不一會兒廁所裏就擠滿一大群好奇的人,大家都印象深刻。Denice也在那兒,她說我挨的打比Della Court的第一次還要重,而每個人都知道Della的爸爸打她打得很狠,每個禮拜至少抽她兩次。我想Denice大概很嫉妒。她比我大一屆,所以我們很少交談,但今天她顯得很親切。

「妳姐多久挨一次打?」在走回班上的途中她問我。

我聳聳肩:「不一定,一個禮拜最少一次吧,有時候比較多。」

「跟妳挨的一樣重嗎?」

「大概吧,我不知道要怎麼比較。」

Denice看起來有點誇張又渴望的樣子,把書本抱在她的胸前。「妳有個認真的老爸真幸運,」當我們走到她的教室門前,她說,「我爸把打我當作是一個月一次的雜務。」

我很同情地對她笑一笑。我終於知道為什麼Denice總是喜歡跟那些運動選手混在一起。她只跟巨大的橄欖球員約會,我想是因為她喜歡他們粗硬、野蠻的特質。如果這女孩的爸爸不好好地修理她,她會自己去找願意打她的人。

2132年9月11日 第一次被打屁股後第三天

今天是週末。早上我很早就起來,然後很勇敢地跑去告訴媽媽我需要一頓藤條。她顯得很驚訝,還問我要不要再等個一兩個星期再挨打。「一次太多快樂不太好唷~」她說。

「拜託啦~媽~我會洗晚飯後的盤子的。」

最後,她答應了,但是說好只抽我六下屁股。我求她打我十二下,但是她說不要就拉倒,我只好屈服了。六下總比沒有好。媽說等我們吃完早飯就來打屁股,也就是說,我還得等兩個小時。天哪。我一面幫她做早餐,但我的眼睛卻離不開角落那根細長的藤條,那根藤條看起來好像很無辜的樣子。

我一直分心,結果媽媽要我做的事都沒做,我拿著早餐碟呆站在廚房裏。幻想著被那根藤條打會是什麼感覺。終於媽媽受不了了。

「妳一直心不在焉,孩子!我們先打完屁股妳才能專心一點。」她走去拿藤條,而我感到胃在翻攪,突然間我有點害怕。

這時候Margo跳進廚房,她那對二十歲的成熟巨乳只有一件小小的背心包著,下半身也只穿著很短很短的短褲。很明顯地她要去慢跑,但是我知道她這身行頭不是為了運動,而是為了展現她的身材給附近的男孩看。

Margo一看到藤條,就嘟起嘴巴。「噢,為什麼她可以得到!媽~我也是個好女孩啊,我不也應得嗎?求求妳~」

媽一定是心情很好,因為她馬上就同意,然後我們三個人就往前院草坪走去。這是媽的規則之一,她總是在前院打我們屁股,好讓每個人都能看見。這讓整個過程變得興奮刺激一百倍,當然也更加丟臉得多。

到草地上以後,我跟Margo就脫光衣服--事實上,我還披著睡袍。然後我們兩個彎下腰,抓住腳踝。媽媽走到我們身後。「噢,妳的屁股好得很快,Kay,」她對我說,聲音顯得有點訝異。「我想應該可以挨得住十二下,妳這個禮拜是個好女孩。」

「謝謝妳!媽咪!」我非常興奮地大叫。能跟我姐一起被打屁股,一切好像夢一樣。希望我待會兒不會哭得太大聲,以免讓我們兩個都丟臉。

媽媽先從Margo開始,很快速地揮了六下,每一鞭聽起來都像鞭炮一樣大聲。Margo從齒縫裏發出嘶嘶聲,輕微地扭動了幾下,但沒有哭出來,我很訝異。然後媽靠近我。我很害怕,但我的身體很興奮。我終於感覺到自己像是一個真正的女人,全身脫個精光地站在前院裏被鞭打。

藤條要比皮鞭來得猛烈,那種痛法也比皮鞭集中得多。在每一鞭打下去後,疼痛都還會停留好久,鞭痕也會留在屁股上好幾天才會消。屁股上會有一條條鞭痕浮起來,而且皮膚變得十分敏感--光是坐下這個動作都會變成一種極度興奮的體驗。

媽先給了我三鞭,當我在喘息、想要緩和一下時,我聽到Margo的屁股挨了她的第二個六下。我無法想像她怎麼挨的住--一次三下對我來說已經很多很多了。當媽媽回頭再抽我三下,已經是我開始哭叫的極限了。藤條的刺痛出乎意料,我覺得我的屁股好像被撕碎了。我可以發誓我感覺到我在滴血,不過,八成又是我的陰部...。

Margo挨了另外六下,然後我再挨三下,直到我挨了十二下屁股,而Margo挨了我的兩倍。這時我沒辦法停住不哭,Margo卻是面帶微笑地站起來。雖然我還在承受藤條鞭打的痛苦中,我還是很嫉妒我的大姐。她居然能這麼從容地挨這麼重的藤條,不像我這樣又哭又叫。我期望有一天我也能面帶笑容地挨二十四下屁股。

Margo眼裏還是有淚珠,不過她用衣服擦了擦,然後穿上衣服準備去跑步。我實在不敢相信她挨完一頓打後還要去跑。

「妳真的還是要去慢跑?」我大叫。

「噢,這樣很棒的,小妹。妳應該試試看,當妳整個屁股汗透又抽痛得不得了,那種感覺妳沒辦法,就像天堂一樣。我希望每次跑步前都能挨一頓鞭子。」

2132年9月13日

喔,日記,今天是我在學校的生活裏最棒的一天!我幾乎不敢相信滿十六歲會有這麼大的不同。從此以後,老師們被允許可以對我採用體罰,而且大多數老師都毫不吝嗇。我們的數學老師Witkowski太太當著全班面前用戒尺打了我二十四下屁股,只因為今天的課堂小考我是唯一拿到最高分的人!當然,我是光著屁股挨打的,真是超級尷尬。全班同學──有男生也有女生──都看到我光溜溜的屁股和兩腿之間。我得彎下腰趴在講桌上,她把我的裙子翻起來,並且拉下我的內褲。然後她開始用木頭做的尺用力地打我屁股。每一下都好像火在燒一樣,特別是星期六早上我的屁股才剛挨過媽媽的一頓藤條好打。但是我並沒有哭,因為我希望全班的男生都覺得我很勇敢。我想我應該成功了,因為大多數男同學在午餐時都來跟我致意。

但是更棒的還在後頭。下課後我去找Witkowski太太,向她提議在下一節課前再打我一頓,好讓我牢記在心,她同意了!她抓住我,把我按在她的腿上,然後劈哩啪啦地又打了我二十幾下,並且告訴我放學後向她報到,她要用皮帶抽我一頓!結果接下來的一整天我都在幻想那條皮帶抽在我已經很痛的屁股上是什麼感覺,因此英文課時心不在焉,被Carpal先生罵了一頓。

放學後,我很興奮地也有點緊張地跑到Witkowski太太的教室去。這時我的屁股已經很痛了──我還能忍受更多打嗎?不過當然我還是想被打,只是心裏的另一部份怕痛。我能忍得住嗎?

教室裏有其他兩個學生,一個男生一個女生。兩個我都認識。那個女生是Cindy Lockmyr,是個像天使般甜美的學姐,她總是一天到晚得到打屁股。跟她在一起的是Jock Holmes,她偶爾的男朋友。他們站在教室前面,兩個人的褲子都脫到腳裸邊,屁股赤裸裸地呈現在我眼前。兩人的屁股上都有著一條條由Witkowski 太太的藤條所留下的痕跡,Witkowski太太拿著藤條指著他們說教。但是他們兩個都沒在聽,而是各自沈醉在身體的愉悅裏。

Witkowski太太見到我,招手要我上前去。她放下手中的藤條,拿起桌上的皮帶。「我得去一下洗手間,」她向我道歉。

讓我震驚的是,接下來她把皮帶交給我。「給他們一人二十四下,等妳打完了以後,換他們一個人打妳十二下,等我回來以後再接手。我要的是重重的打,孩子們。我回來的時候如果你們三個哪個沒有哭的話,我就要換藤條打你們。」

Witkowski太太匆忙地離去,可見她很急。我有點膽怯地走上前去。

「快點,」Jock咆哮地說,「她馬上就會回來了,你聽到她說什麼了。」

「對啊,一人二十四下,快一點!」Cindy喘著說,她彎下腰,剛被鞭打過的屁股朝著我,紅色的鞭痕因汗水的濡濕而有點閃亮。

想到待會兒會被Jock和Cindy打屁股激勵了我,我趕緊拿起皮帶,開始猛力地揮打Jock結實的屁股。我愈打愈快,盡我所能地全力抽打,他呻吟著扭動屁股。二十幾下過後,他的屁股紅到幾乎像血一般的顏色,既紅且腫,而原本被藤條抽打所留下的鞭痕好像結合在一起,變得更腫了。

Cindy是下一個,而我同樣無情地抽打她的屁股。我知道一頓好打會帶來什麼樣的感覺,我可不能讓她失望。我急切地鞭打她,看到皮帶落在她光滑柔嫩的雙臀上,讓我的性欲高漲。她哀叫著哭了起來,在我毫不留情的鞭打下嚎啕大哭。

打完了以後,我把皮帶交給Jock,並且把裙子脫掉。脫掉裙子要比把裙子掀到腰上不滑下來容易得多。我彎下腰,手掌撐在黑板上,把屁股翹起來。Jock似乎對這一幕感到很有意思。

Cindy上前來到我背後,把我的淺藍色小內褲拉到膝蓋下,然後她對Jock點點頭。他走上前,給了我這輩子最美妙的一頓皮帶。當我還在啜泣的時候,Cindy開始她的份,當她打完時,我無法控制地瘋狂地邊跳邊揉著自己的屁股,好像要把那股刺痛深深地壓進皮膚裏。

這時候Witkowski太太回來了,見到我誇張的舉動皺起了眉頭。「妳一個人到牆角去!」她嚴厲地斥責我,然後轉向另外兩個學生。「你們兩個都沒有哭,顯然是打得還不夠。讓我們試試再十二下藤條會不會有幫助。」

這時我背對著他們所以看不到一切經過,但是我可以聽到藤條入肉的聲音一下接著一下,而我知道那兩個學生一定正沈入疼痛的迷幻裏。當老師打完了以後,Jock跟Cindy都輕輕地哭著,然後她就讓他們回去。

Witkowski轉向我。「好吧,小女孩,過來這邊。」她坐在她的辦公桌上,我在她面前顯得十分渺小。我有點生氣她叫我「小女孩」,我已經十六歲了耶!不過──我還是乖乖聽話。她把我按在她的大腿上,我光溜溜的屁股現在高高地朝著天。然後她開始打我屁股,先是用手,然後用皮帶。

被用手打屁股並不痛,好像我還不夠乖到可以得到一頓皮帶或板子,但是某種程度上卻感到更難為情、更私密。接著她開始用手輪流打我兩邊屁股,我開始覺得有點煩惱,我想要像用板子那樣重重地打,讓我整個屁股都感覺到痛。每打六下Witkowski太太就會用她那雙大手擰我的屁股,用力地揑,或揉一揉、拍一拍。這讓我感到非常興奮,真希望後頭真正的疼痛趕快開始。

接下來的皮帶就真的很痛了,而且Witkowski太太一連打了十下、二十下都沒停下來,最後足足打了我四十八下屁股。在我明顯地到達極限的時候她停了下來,我卻花了快一分鐘的時間才回過神來,發覺她已經停止打我了,她揉著我的屁股跟我說話。最後我試著站起來。

「謝謝妳,女士。」我說。

「妳得到教訓了嗎?」她問。

我的內心似乎要結凍了──我的嘴巴張開,說了幾句讓我的屁股不敢相信的話:「妳...妳不認為我需要一、兩下藤條嗎?」

Witkowski太太對著我微笑,「如果我動用藤條的話,至少得要抽六鞭。」

我想了想,點點頭,再次彎下腰,雙手扶在黑板上。這回不是軟軟的皮帶落在我屁股上,而是細長的藤條;不是由兩個沒有經驗的男孩和女孩來執行,而是一個強壯的女人,她非常瞭解如何帶給我最大的疼痛。

當一切都結束時,我知道我愛上Witkowski太太了,我這樣告訴她。她對我微笑說,我是個好女孩,並且建議我如果我還需要更多的話,可以跟她約定放學後的時間。她還暗示我,如果她一個禮拜沒有見到我一次的話,她就會自己排個時間。

2132年9月15日

今天發生了好多事!今天早上早餐前爸鞭打我一頓。他說從上一次挨打到現在已經一個禮拜了,以我這個年紀每週至少要打一頓屁股。真是個體貼的好爸爸!我等不到下禮拜啦!他的鞭子和媽或Witkowski太太的藤條不同。爸的鞭打更徹底,而且似乎更瞭解我的感覺。每一鞭我都可以感覺得到他的體貼。

Margo很嫉妒我被打屁股而她沒有,所以爸就在去上班前把她拉到他大腿上打屁股。雖然Margo已經大到不太適合趴在腿上被打屁股,但爸打起來仍然駕輕就熟,Margo也不怎麼在意趴在腿上挨打。媽說待會兒她會再用板子打她,爸才讓光著屁股的Margo待在客聽等著,離開去上班。過了一會兒,我在刷牙準備要去上學時,聽到大木板不斷地打在Margo的屁股上的聲音,而且聲音持續了好久好久,甚至到Margo開始哭了以後還持續了好一陣子。我很好奇 Margo會不會後悔她當初幹麼這麼渴望想要被打屁股。

我自己的屁股是已經痛到足夠讓我保持規矩好幾天了,特別是在學校要坐一整天,還有坐在蹦蹦跳跳的校車,所以我沒有向媽要求任何事。不過當我走下樓梯時,媽已經拿著板子在樓梯口等我了。不管喜不喜歡,我都得爬到媽腿上,光著屁股挨幾十下板子。

那天早上在校車上我有點坐立難安,對面座位上有個叫Leonard的男孩看著我。

「妳一定是被打屁股,我看得出來。」他有點色色的笑著。我認識Leonard,但沒有特別喜歡他。我們小時候曾經在一起玩,但後來就很少碰面。他是有點可愛啦,但也有點討人厭。他就是那種不懂得適可而止的男生。我小時候看過他戲弄一個女生,最後她哭了,所以我覺得他真是個討厭鬼。後來他也哭了,他只想戲弄她,但沒想到她那麼認真。我反倒同情起他了,不過,不是現在,他居然在我不能好好地坐下的時候還一付洋洋得意的樣子。

所以我反過來嘲笑他:「那當然,舒服得很呢!真遺憾你爸反對體罰,你永遠感受不到屁股挨板子是什麼感覺的啦!」

Leonard的臉變成深紅色,我知道他對於他老爸不接受體罰教育感到很不滿。Leonard甚至在學校也不能被打屁股,因為他爸簽了一份棄權書──聲明放棄他兒子被打屁股的權利。現在突然間,他看起來好像要哭了一樣。但他強忍住,下一秒鐘又恢復了害羞的笑容對我說:「嗯,對不起,你說得對。我不是有意把打屁股當作壞事。」

「我知道,你在忌妒,就是這樣。」

Leonard點點頭,看來很羞愧。但他突然靈機一動,爬出他的位子坐到我旁邊來。我看得出他滿臉惶恐,好像深怕我把他一把推開。我什麼話也沒有說,他才稍稍放輕鬆。「可以問妳一個私人的問題嗎?」他悄聲地跟我說。

「當然,不過我不一定要回答。」

他點點頭。「沒關係,我只是好奇...」他停頓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氣。他的聲音變得非常輕柔,然後把頭靠過來:「那...那是什麼感覺?」

我感到臉頰熱了起來。我對他微笑,「很不可思議的感覺,」我小聲地回答,「跟你這輩子所有的經驗都不一樣。有點像做愛,但是更棒。」

「更棒?」他說,不過我從他通紅的臉上看得出來,對於那檔子事他也是沒什麼概念。突然間我覺得他似乎變得好脆弱,好像在百貨公司裡迷路的小男孩。我拾起他的手擰了一把,然後拎著他的手背按住他突然隆起的褲襠。

Leonard嚇了一跳,驚訝地看著我,然後緊張地四處張望看看有沒有人發現。

「放學後到南校門口找我,」我說。「我們一起走路回家,路上可以聊聊這個。」

這時Leonard的臉色變得蒼白無力,他點點頭。愈來愈多人上了巴士並且坐在我們附近,所以接下來我們兩人都默不出聲。下車時我對Leonard使了個眼色,他看起來有點驚慌,但顯得很高興。

這一整天我不時地想到Leonard好幾次,我很好奇他會不會猜到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我早已打好主意,如果一個男孩想知道打屁股是什麼滋味,那就只有一種方法能讓他知道,不是嗎?

放學後我遲了一會兒才到南校門口去,因為Lazo先生把我和其他幾個學生留下來體罰。我只有隔著裙子挨了六下板子,但是Lazo先生的板子很重,而且他很壯。Linda Denis先是光著屁股挨了二十四下板子,然後還得趴在Lazo先生腿上,挨一頓厚實的肉掌。Linda一直都是Lazo先生最喜歡的學生,我好嫉妬她,但是此時更擔心跟Leonard的約會。當我終於逃脫(手掌打屁股總是漫長得好像永遠不會結束),立刻飛奔到南校門口,可是Leonard不在那兒。就在我開始想他是不是不會來了還是等不及的時候,他突然從幾棵樹後面蹦了出來。他等了好一陣子,但是不想被別人看到。

「你準備好要體會打屁股是什麼感覺了嗎?」我說,Leonard的反應有點訝異。

「妳是說...」

「當然囉,跟我來我家吧。在我爸媽回家前我們還有兩個鐘頭的時間,我們可以到馬廄去玩。」

Leonard明顯地陷入恐懼卻又渴望的窘境,雖然他的眼神有點躊躇,但他還是點了點頭。我大笑著伸手過去親密地摟著他,並在他臉頰上輕吻了一下。我的屁股因為剛被Lazo先生打現在還溫溫的,這使得我更加興奮。

走在路上時,我把Leonard有點猶豫的手拉過來環著我的腰,然後移到屁股上。他的眼神突然間興奮起來,似乎很享受於感受著我的臀部一起一伏。我則是享受著男性的手掌撫摸著佈滿在我屁股上的紅腫鞭痕。這段路真是漫長但卻美妙無比。

回到家,我把課本往床上一丟,從冰箱裡抓了幾罐可樂。我們沒有浪費一丁點時間,馬上跑到馬廄裡去。

我決定自己先得到一點點鞭打,所以我脫下褲子,爬到圍欄上趴好,叫Leonard先用皮帶抽我十二下。Leonard還搞不清楚怎麼一回事,但他做得很好。我的屁股早已經非常疼痛,但我很想要來一頓打稍微提提神,而且我想要Leonard先習慣一下看到被處罰過的疼痛的屁股。

當Leonard結束鞭打我以後,我協助他脫下褲子並且讓他就定位。他很緊張,所以我找了張板凳,咬緊牙,坐下去。我必須說,這真是個疼痛的經驗,尤其是他的重量壓在我的大腿上。我先用手掌打他屁股,邊打邊不時地擰他、戳他。我打了他很多很多下以後,接下來差不多可以用皮鞭抽了。

他控制得不錯,但有時候還是有點反應過度了一點。他的小弟弟很有趣,一會兒變得巨大雄偉,一兒又縮到幾乎看不見。這似乎讓他覺得很糗。我把玩了幾次,最後呢,在最長、最重的一陣鞭打之前,我把它含到嘴裡,吸吮著,直到他準備要射了之前,我又提起皮鞭使勁地抽他屁股。

之後呢,又換他鞭打我,這回持續更久,而且更用力,但比起爸或是任何一位老師的鞭都還是輕得多,所以我可以張開雙腿,要求他往上揮動鞭子,往我的跨下抽打。這個請求使得他神魂顛倒,但仍然認真地遵行,而我想我大概來了十幾次!

2132年9月18日

喔,日記!大災難!

昨天晚上我對爹地表現得很沒禮貌。那時候他正在客廳打Margo屁股,而我也想要。結果,很蠢地,我表現得像個被寵壞的小搗蛋,向爹地要求我的那一份。爹地對著我皺起眉頭,說他要給我某個我應得的東西。然後他走進他的房間,出來的時候手中拿著~天哪~黃色臂章!

老天,我得戴著這東西一個禮拜。這意味著整整一個可怕的禮拜將沒有皮鞭、藤條來打我屁股!連一頓小小的戒尺都不行。我哭著懇求爸,可是爸威脅我如果我不表現得乖巧一點,就得戴那臂章兩星期,最後我只好乖乖聽從。不過我覺得爸是對的,最近我的確是比較調皮一點,我滿腦子都是跟打屁股有關的事情,可是我就沒法不去想啊。

啊~一個禮拜不能打屁股,我該怎麼辦?

2132年9月20日

距離我上一次被打已經兩天了,我快瘋了!感覺好像我的屁股已經很久沒被觸碰過了。前幾次所留下的痕跡和疼痛幾乎已經消失不見。在學校戴著臂章真丟臉,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個壞女孩。我以後再也不做任何會被處罰戴上臂章的事了,我發誓!

2132年9月21日

喔,日記!跟你分享一件今天發生的事!

今天放學後,我遇到jessica和Amy。Amy也戴著臂章──而且得戴兩個星期!而Jessica的爸爸則是個反體罰者,所以我們三個人現在是被冷落的一群。為了補償一下,我們決定成立自己的打屁股俱樂部!

我們約在Amy她家。其實Jessica還是有被打屁股的,儘管她的雙親持反對立場,她還是找得到她的男朋友們和其他女生在她想要的時候為她提供服務。

Jessica想第一個被打,於是Amy和我幫她脫光衣服然後輪流用板子打她屁股。我們把她的屁股一直打到變成漂亮的緋紅色,然後才換人。每人先打五十下暖身,那真是美妙。我實在無法形容這幾下重打對於我被冷落的臀部是多麼奢侈的享受。打Amy她那可愛的小屁股也相當令人感到愉快,而Jessica的屁股比較大、打起來聲音響亮,更是絕佳的娛樂。

總的來說我們一起度過一個美好的下午,我想每個人都來了好幾次。我們約好了定期聚會的時間。當然,還要招募更多的成員。再多幾個女孩加入的話,我們可以在一起打上好幾個鐘頭的屁股!

2132年9月23日

今天我又發現一個新的打屁股夥伴!

還在為我的打屁股禁令垂頭喪氣(還有兩天...啊...),我向Margo吐了些苦水。下午只有我們兩人在家,那時候真是超饑渴的!很明顯的Margo也是一樣,突然間她露出一絲狡獪的眼神。

在我還沒搞清楚接下來發生什麼事之前,她已經把我脫個精光,使我彎下腰準備挨一頓藤條抽打。

記得以前我有多訝異Margo可以笑著挨二十幾下藤條的能力嗎?嗯,她也有能力笑著用藤條抽我二十幾下!噢,真的很痛!抽在我甜美的肌膚上帶來了極其美妙的感覺。真希望我可以像這樣被抽一整個晚上!(倒不是說我能挨得了那麼多下啦,在二十下過後我幾乎進入高潮而呈現昏迷狀態。)

接下來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用藤條抽別人。我一直以為挨藤條打的那一邊才是最愉快的,不過拿藤條打人也挺不賴的,特別是當妳的屁股已經很痛的時候。打 Margo的時候我是光著身體的,所以我能夠感受到當我全力揮動藤條時我赤裸的身體的每一部份。我喜歡當我揮動每一鞭時我的臀部和胸部顫動的感覺。

Margo是個年輕的小女人。我總是嫉妬她,因為她比我成熟得多。不過打她的屁股實在是件樂事。她高佻的身材和比較大的屁股,在她彎下腰時形成一個很寬的畫面。她的私處也不像我的那樣羞咪咪的樣子──當她站直時,在她兩腿之間仍微露出一點點;當她彎下腰時,陰部幾乎就從小縫裡突出來。我敢說有好幾鞭一定觸擊到陰唇的最外邊了,但是Margo都沒有逃離那個姿勢,不過她的身體因為不可思議的高潮而產生劇烈的抽搐。

我打了Margo兩倍於我的鞭數,這樣才比較公平,畢竟她比較大,而且這是她應得的,她對我這麼好而讓我先挨打。打完以後,我讓她從屁股到膝蓋保持赤裸著,這時候她無法停止啜泣。出自感激她給我一個擁抱,然後吻了我一下。她跟我說,我的鞭笞彷佛夢幻一樣。以後任何時候只要我們想交換一頓鞭打就儘管開口。

在她要出門約會前,她又用梳子打我的光屁股一頓作為特別服務,使得我的屁股瘀青且疼痛,而這正是我想要的。我跑到浴室洗了個熱水澡,並且賞玩自己的身體一個多小時之久。

我本來想要告訴Margo有關打屁股俱樂部的事,但還是決定不要。因為這樣我跟她可以先享受我們的部份,如果我還覺得不夠的話,仍舊可以去找俱樂部的女孩們。

喔,生命真是美好。下星期我就可以被打屁股了,而爹地也保證會給我一頓最最重的鞭打作為當了一個星期乖女孩的獎勵。還好他不知道我多常被打屁股!我等不及想體驗爸計畫給我的鞭打。他曾經提到過一條生皮制的長鞭,光是想到都會不由自主的顫抖呢!

(完)

1 則留言:

  1. 謝謝走路工的翻譯^^
    甜點聚會沒跟你要連絡方式.
    耳邊開始響起梅子說...概不提供的聲明(汗)
    還是拜託梅子或mimi或鬼才引薦一下囉~
    因為太感謝,所以只好說大恩不言謝了XD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