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8日

[翻譯] Knickers


作者:Indigo

星期一經歷了一個差點用發燒把我殺死的神祕感冒,
(之所以說神祕是因為發完燒好像就沒事了 XD)
再加上一整周滿滿的行程與作業,
還有一屋子造成配圖作業困難重重的新室友,
本來以為這禮拜又要翹班了,
但最後還是挖出了這篇可愛的文章來翻譯~
作者是前陣子剛和DJ結婚的、
A Voice in the Corner的共同作者Indigo!!!
當然以我目前為止的泡水腦,
(自從發完燒後一直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泡在水裡> <)
我是沒有辦法把這篇文章翻譯得好到什麼程度啦,
也絕對沒有像我翻俄文一樣絞盡腦汁的想找到最佳翻譯 @@
但因為實在是太可愛了又太適合配圖了覺得不翻簡直違法,
所以就隨便翻翻放上來了,
圖極多請小心享用 ^_^

艾若


  以前我的內褲收藏數量合理到了極點。


  它們塞滿了我櫃子的某個小抽屜。我大概有30條,包括運動專用的四角褲、印著我鍾愛的酷喬(譯著:史努比的第二人格)的棉質內褲,我會在那些令人生厭的日子迫在眉睫或企圖伏擊我的時候穿上它們。


  當然我也有隱形內褲(用來搭配洋裝或是窄裙),還有約會專用內褲──你知道的──要嘛有蕾絲花邊、或是半透明、不然就是有緞帶或絲質皺摺。


  然後我認識了DJ,而我適度的收藏就開始增加了。


  他喜歡鑑賞屁股,也總會意識到這些藝術品的包裝,使得穿內褲這件事從此以後有著無窮樂趣。


  他對內褲一事並沒有什麼強烈意見,但有時候如果我掀一下我的裙子給他看看我選了哪一條內褲,他會微笑一下或變得饑渴萬分;而有些時候,無論我怎樣抗議,他會在徵詢我的意見前干涉我的選擇。


  著裝的時候,我可以毫無疑問的預測到當天(或當晚)我的內褲一定會被看到。由於我實在是乖巧到連天使都會哭泣,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但和他待在一起的時候,我常常不出一兩個小時就被壓著挨揍了。


  可能的姿勢有:我趴在他的床上(我討厭這個姿勢)、我站著俯身靠在他的手臂上(我真的很討厭這個姿勢)或趴在他的大腿上(基本上我喜歡這個姿勢,直到他舉起他的手臂並以一種對我的品味而言過於嚴厲的姿態揮落為止)。無論如何,這件事情都會發生:我的屁股會挨揍,而他會看到我的內褲。


  所以著裝的時候,我會花一個世紀來決定究竟該從我的收藏裡選哪一條內褲來穿。我會在腦中描繪他的臉龐,推敲我能不能讓他微笑,這些選擇在我的收藏增加之前,曾經是一件比現在要容易許多的事情。


  而它們大幅增加了。


  我有純白色的小件學生內褲,有些是棉質的,有些是貼身的,有些是專門穿在運動短裙裡的安全褲。


  我有黑色的內褲,有些有皺摺,有些有蝴蝶結,有些在後方有緞帶,這是在關鍵時刻會影響決定的細節。


  我有粉紅色的絲質內褲,綁著垂落到我大腿上的緞帶。


  我有紅、藍、綠相間的格紋內褲,像穿上它們的女孩一樣天真無邪的設計。


  我有各種色調的圓點內褲。它們既可愛又歡樂,照理說實在不該讓它們的主人得到那種嚴厲的眼神。


  我有輕扯一條線就可以脫掉的內褲。


  我甚至有一件紅色半透明的小褲褲,用來搭配紅色的洋裝,在認識他之前,我從來沒穿過紅洋裝。你會覺得他讓我墮落了嗎?但我並不覺得墮落,我覺得我表現得前所未有的好。


  當然,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還有非常非常多。我買了一個新的櫃子,每個抽屜都被這些輕率的收藏給塞爆了。


  是這樣的,我一直如此堅信:某一天,當我在他面前彎下腰,他會看見我為他選擇的小褲褲偷偷瞥向他、試圖留下好印象。他臉上會浮現一抹喜悅的微笑,他的手會停在半空中,而他壓著我的手臂會從他嚴厲、不容質疑的姿態軟化,緩緩的改成輕撫我的屁股。他強而有力的手溫柔而堅定的愛撫輕觸著,然後他會扶我起身,讓我轉身面向他。他會輕輕的吻我,然後逐漸增強為我樂意歡迎的入侵。他的雙手會在我層層交疊、被這個姿勢弄縐的衣物中找到入口,忘了補充,我會在他的懷抱之中。


  當然,畫面不會停在這裡,但可能在別篇文章裡才有機會繼續發展。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一切並不是這樣發生的。他會像我說的那樣強迫我俯身,掀起我的裙子(或是在讓我趴下前脫下我的褲子),而他也真的會注意到我的內褲,我常常會尖叫著"看看我的內褲!"以示幫助。他會承認他看了我的內褲萬分之一秒,然後就開始用他固執的、武斷的、堅忍不拔的手掌痛揍我的屁股。到了某個階段,這可能是我放棄維持固定姿勢並竭盡所能的從他懷裡掙脫的之前或之後,他會暫停一下並脫下我的內褲。有時候,他只會把它褪到我發紅的屁股下方、大腿附近;有時候,他會把它整件脫掉,我還要彎起我的膝蓋才能讓他順利的擺脫掉它。對此我沒有絲毫選擇,就像他對我做的任何其他事情一樣。


  就這樣過了超爆久,在我的屁股變得紅腫痠痛之後,他會抱抱我、親吻我,並常常對我做出一些魯莽到我甚至無法正眼看他的事情。


  你知道在那之後他會做什麼嗎?在我問他我可不可以穿上我的內褲之前,他不會允許我這麼做!我真希望你永遠都不需要知道,需要徵詢自己有沒有權利穿上最基本而私密的貼身衣物是多麼丟人的一件事,要支支吾吾的提出這個要求有多麼困難,更別提還得等他考慮完。


  有時候他會讓我重新穿上內褲,但是也有其他時候。


  我不知道比較糟的情況是他直截了當的說"不行"還是另一種拒絕方式:抓起我的內褲塞進他的口袋裡,然後牽起我的手,走出房門度過我們的後半日,而我必須用另一隻手壓著裙子,踉蹌的跟在他身後,試圖保留一絲微小的尊嚴。


譯者碎碎唸:
這簡直是我配圖生涯的高峰!!!
還有我偷偷把我最愛的堪稱本文亮點的一句話加粗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找到它呢? ;)

6 則留言:

  1. 很乖的指出自己炫耀乖巧是多麼不乖 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是畫重點提供大家筆記 :P

      刪除
    2. 她的乖巧大概是服刑表現良好的概念XD

      刪除
    3. 無論是什麼地方乖,
      至少確定是可歌可泣 XD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