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

The Dancer XII


我真的差那麼一點點就來得及在半個小時之前po文了 @@
徹底是一個上完晚班之後火速衝回家寫完這篇的最後一個part > <
所以就廢話不多說了,
直接繼續這個失控的故事吧 =P
如果你還沒看過這個系列,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_^

Arod


  「妳是我的。」Tyrone用右手攫住Kenneth的脖子,拇指緊緊地壓在她的氣管上,不允許空氣通過:「妳的身體、妳的靈魂、甚至連這些短暫通過妳肺部的空氣,」他鬆手,在她猛地吸了一口氣後,又再度封鎖那條唯一的致命通道:「都是我的。」他放手,讓她癱軟在他腳邊:「所以,碰過妳身體的其他人,他們的性命......也都會是我的。」


  她竭盡全力推開影子,坐直身子,驚愕的看著他。他雙唇的觸感溫暖、溼潤而莫名的熟悉,但它不該如此熟悉,至少在Tyrone給她的世界裡,它不該存在。而她沒有別的世界。

  影子露出一抹冷酷的微笑:「我不會為了Tyrone的所作所為折磨妳,」他將她散亂的髮絲撥到耳後,輕聲的說:「但妳的存在本身,K,就讓人渴望折磨妳。被折磨是妳的天職,」他輕笑出聲,其中偽裝的甜膩令她毛骨悚然:「總有一天,妳會懂的。」

  他放下她,儘管他的手指仍然沒有溫度,但卻不知怎地傳達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溫柔,而在這陣本該帶有暖色調的溫柔中,卻又有一抹若有似無的冷色殘暴。他起身,走向另一個門的陰影,就要像他的名字一樣融化在黑影之中,在跨出最後一步之前,他回頭:「不要離開這裡。」

  於此同時,她也輕聲吐出:「不要離開我。」

  他多餘的一個音節懸在空中,找不到往下滾落的滑水道,只好在高處凝結,卻無巧不巧地擋住他們兩人的視線,讓他們看得見彼此的殘影,但看不清輪廓。他轉頭,移開目光,看向前方,卻沒有繼續往前走的意思,僵直的站在原處,像那個多餘的音節一樣動彈不得。搖了搖頭,他遲疑的開口:「妳還記得嗎?」

  她聳聳肩,多半是出於不知所措,而非感受到這個動作必要的實質意義:「我的腦袋忘了,但我的......嘴,記得。」

  他迅速的轉身,以一種獵豹般掠食者的步伐走向她,將她的雙肩緊壓在椅背上。她抬起頭,熱切的看著他冷若冰霜的面孔,迎接第二個並非毫無預期的親吻。他使他們兩人經由嘴唇作為媒介合而為一,而他將自己的靈魂用盡全力擲向她,在她身上裂成碎片,並像無孔不入的液體般湧進她體內。

  他將右手伸向她腦後,抓住整把的髮絲,不允許她的頭部移動分毫,接著,他的雙唇滑向她的頸部,再往她的鎖骨遊走。他在她雙腿之間的那個小空間中跪下,輕吻她的胸口。

  她嘆了一口氣:「為什麼是我?」或許這不是最重要的問題,但是她必須要得到這個答案,她必須要知道為什麼她會無可避免地被捲進所有最痛苦的事件裡,無法脫身。

  回應她的是另一串甚至更激情的碎吻,像光線一般撒滿她曝露在空氣中的每一吋肌膚。他要不是不打算給他答案,就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我是什麼?」在一陣毫無意義的沉默之後,她終於開口,問出另一個問題。

  「我差點忘了,K,妳還有一個專長,」他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卻依然奇蹟似的令人看不出他的情緒:「就是問妳不該問的問題。」他鬆開控制著她的右手,一點也不顯慌張,狼狽的反倒是被影子的冷靜自持弄得不知所措的她。

  她一如往常的垂下目光,儘管她知道此時此刻,所有曾經屬於過去的規則都已不再適用,她仍然無法改變任何習慣。這些反應已經被深深烙印在她身上,深可見骨,永遠無法根除。

  「妳會知道答案的,只是妳不會喜歡。」影子直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順從無比的她:「但妳微光般的生命追尋的,就是永無止盡的悲劇,不是嗎?」他向後退,以便將她整個人納入自己的視線,彷彿在他視線外的部分,就不再屬於她,也不再屬於他似的:「妳就只是一個極致精美的容器,讓所有的超自然生物像崇拜共同的女神一樣渴慕妳甜美迷人的、令人上癮的肉體,我們會竭盡所能的獻祭自己的靈魂給妳,甚至從中感受到我們早已屏棄的肉慾歡愉。」他瞇起雙眼,攔阻企圖從中流洩而出的情緒:「妳是毒品,最頂級的毒品。」

  她試圖移動,卻發現自己再度身陷超自然的囹圄,無論她身在何方,她似乎永遠都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

  「所以妳生來就該是屬於我們的玩物,既非人類,亦非超自然生物,這樣的命運書寫在妳的靈魂裡、流淌在妳的血液中、印刻在妳的骨肉深處。」他上前一步,將她推向椅背,像是要將她定罪,卻又心知她全然的無辜:「而妳不會愛上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K,妳沒有這個能力。」

  他低下頭,狠狠的咬住她的耳翼,直到尖銳的疼痛令她哀嚎出聲:「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愛妳,同時卻又恨妳入骨。Kenneth,我舞動的美麗火焰,妳讓我想要用一隻手掌將妳微弱得可憐的火光熄滅,妳讓我想要摧毀妳……再讓妳用死去的同樣方式,在我掌心中重生。」他將她推倒在地,並殘暴的壓到她身上,像掠食者佔有自己的獵物那樣,是某種暴虐的血色藝術。


To be continued...

2 則留言:

  1. 「我們會竭盡所能的獻祭自己的靈魂給妳......妳是毒品,最頂級的毒品。」

    給了「主動對小被的迷戀」最簡單深刻的形容......療癒的同時也很中毒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永無止盡的上癮光是用想的就好興奮啊!!! <3
      可能就是要中毒越深,越能達到療癒效果吧,好像如果沒有那種難以言喻的迷戀,就會失去原本的價值一樣 > <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