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6日

全員AR中 05

 二對一的對峙。

 兩名女子站在玩具堆——AR武器補給站——前,從背靠背的姿勢,轉為相距一步並肩站立,面向在五公尺攻擊半徑外圍停下腳步的明莉。她們一邊小心戒備,一邊輪流朝這個「擊墜數」比她們兩人加起來還多了些的對手說話。

「沒想到妳來得這麼乾脆。」短髮女子先開口。
「還以為妳會磨蹭到快沒時間才來呢。」綁馬尾的女子接話。
「時間就是次數嘛。」明莉聳聳肩膀。

「也是。」短髮女子苦笑。
「賭注大一點才刺激。」馬尾女子則說得一本正經。
「而且就算萬一輸的是我,我也希望數字大一點呀。」明莉笑得開懷。

「萬一?妳覺得妳會贏?」
「一個贏我們兩個?」
她們說話很有默契,總是由短髮女子先說重點,再由馬尾女子補充完整。

「我來就是要贏。」明莉回答得理所當然。

短髮女子與馬尾女子眉頭一皺,不再說話,似乎覺得再說下去也是白搭,還不如手底下見真章。

她們三人不像其他參賽者那樣,神經兮兮的將手機舉在眼前,而是單手低舉在身前蓄勢待發,模樣倒也有點像是西部片中一觸即發的決鬥場面。



二人組維持面向明莉的姿勢,慢慢分開,準備分頭從左右包夾。在此同時,明莉察覺到背後有人接近,而且是帶著明確的攻擊意念接近。

無論這是以一敵三,還是以一敵二的同時要另外應付一個準備暗算的對手,都有可能同時受到來自三個方向的攻擊。這三方包夾態勢一完成,將隨時有至少兩個對手,站在能對明莉屁股上的AR愛心做出有效攻擊的角度。閃得過一人,未必閃得過第二人。閃這兩人的過程中,屁股上的愛心也可能轉而暴露在第三人的攻擊下。

如果身後女子和這兩人並非事先講好要聯手,只是想趁她們戰得兩敗俱傷之際漁翁得利,這當中就有可乘之機。但若她們三人是一夥的,就不能指望她們會為了該攻擊哪個對手而遲疑。指望前者,等於把命運交到別人的手上。既然如此,不如就讓這個問題的答案變得不重要。

釐清到這裡,對明莉而言就已經夠了。她拋開雜念,身體有了動作。

明莉猛一跨步,飛身衝向正前方,也就是剛分開還不到五公尺的兩名對手之間。這一步快得出奇,兩人立刻轉動身體與手機瞄準,卻仍晚了一步,未能完全跟上。沒想到明莉接著卻又急停,讓她們兩人的手機畫面差點追過頭,趕緊回拉。

兩人要搶在明莉轉身攻擊前先下手為強,手指就要朝正確的方向劃去,這才發現隊友屁股上的AR愛心擋在了攻擊路線上。這一劃下去,不但無法擊敗明莉,反而會先互相攻擊到隊友。

原來明莉已經微微穿出包圍圈,卻又在算準的這個位置突然停步。兩名對手為了追她,情急之下奮力轉身,哪怕轉動角度不多,腰帶上仍然露出了側面的一截AR標記,讓她們屁股上的AR愛心都在彼此的手機畫面上暴露出來。

兩人震驚收手而有所遲疑的短短一瞬間,明莉已經閃身一退,橫舉手機將站在她左側的短髮女子屁股上的愛心以及武器補給站,都納入畫面之中。緊接著手指快速連劃兩次。

『大會報告:21號參賽者,於比賽時間剩餘75分鐘時,擊敗5號參賽者。』

第一下是以手上的AR攻擊,第二下則是從補給站抄起了一把AR木拍。明莉兩個動作一氣呵成,既然感覺到手機的震動,自然更不分心去讀戰報,已經準備好應付下一個對手。

這時馬尾女子也已經轉過身來面向明莉,繞向明莉右側,舉起手機瞄向她屁股上的愛心。明莉更不多想,直往她身旁衝去。

馬尾女子正心想妳重施故技,我又怎麼會再上當,而且這次也不用再擔心誤擊隊友。她卻來不及想到明莉這一下再無欺敵之意,是要走最短的距離,在最短時間內完成攻擊。不,應該說現在不欺敵就是最好的欺敵。

馬尾女子還在想著要看清來勢,明莉已經衝到她斜後方,頭也不回,抓著手機的右手反手就往她屁股後方約一公尺處擺去,看也不看的食指一劃。身體前衝與手臂後擺的位移相互抵銷,讓手機在相對穩定的狀態下完成了對焦、辨識與攻擊的一連串動作。

『大會報告:21號參賽者,於比賽時間剩餘75分鐘時,擊敗6號參賽者。』

明莉繼續往前跑了兩步,回身將玩具堆與剩下的最後一名對手都納入畫面中。抄起一根AR藤條之際,看見對手跑到一半卻慢了下來,似乎不知道是該繼續前進,還是轉身逃走,略顯稚氣的臉上更有著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待續)

2 則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