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4日

全員AR中 03

明莉心念電轉,知道現在才發力轉身已經遲了。她乾脆前腳放鬆,順著跨出腳步的勢頭,側身跌坐到地上,同時扭身以手機瞄向對方,按下舉發鈕。

對方臉上一驚,身體更加緊貼在柱子與牆壁之間,透過手機盯著明莉,隨即露出得意的笑容。她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說:「我看妳能拿我怎麼樣?」

明莉的手機螢幕上,顯示對方手上已經是空的,但五秒鐘過去,十秒鐘過去,仍未顯示自己遭到淘汰。


明莉小心防範四周,同時慢慢起身,手機始終瞄向對方,心裡也已經猜到大概是怎麼回事。

這人用牆壁與柱子完全遮住自己的腰帶後半圈,屁股上的AR愛心就只會以半透明方式顯示,對她的攻擊就會失效,實質上等於處在無敵狀態。所以她才會像一般民眾一樣,只需專心尋找獵物,不用提心吊膽的防範攻擊。

也就是因為這樣,明莉才會晚了一步察覺到這個危險。

    ※    ※    ※

對方這種行為自然是犯規的。

所有參賽者身上的腰帶後半圈,都設有左、右,後三段AR標記。如果相機瞄到正後方標記,整個粉紅愛心都會正常顯示,從任何方向攻擊都有效。但若只拍到左方或右方標記,就會只有該側一小部分愛心顯示清楚,餘下大部分都改成半透明顯示,攻方也就必須從正確的方向揮動AR武器擊打,才算是有效攻擊。

活動須知中就已明文告知,任何常態遮蔽AR標記物的行為,都是缺乏公平競爭精神的不當得利行為,將被判定為嚴重違規。包括但不限於以衣物遮住腰帶,躲在牆角、躺在地上,長時間擠在密集人群中等等的舉動,都算在內。一旦查明確有主辦方認定為不當得利的舉動,都將絕無寬貸。

只是主辦方以避免有人處心積慮鑽漏洞反制為由,並未公開他們的實際取締方式。

    ※    ※    ※

今天是這項活動第一次舉辦,結果還是有人心存僥倖,以身試法。

明莉本來就不喜歡把勝負託付在別人身上,何況規則執行上如此不透明,她不知道自己這一閃是否夠快,也不知道主辦方是否能夠查明真相,做出公正的判決。所以她持續拍攝對方違規站在牆角的畫面,儘可能多收集對方違規的證據,並小心防範自己在這尷尬的期間內再遭到其他對手攻擊。

30秒過去,總算收到了系統通知。

『大會報告:13號參賽者進行不當得利之舞弊行為,經參賽者檢舉並確認無誤,即刻起褫奪參賽權。13號參賽者請立刻至指揮中心報到,若無故不到或無法反證自身清白,將處以終身禁賽之處分。』

犯規女子一臉震驚,垂頭喪氣的離開。系統通知就此結束,明莉的手機也仍然正常顯示AR物件,表示她可繼續比賽。

明莉繼續防範四周,心想若說主辦方真是看到她舉發的畫面後,才開始查證、判斷,加上還要打完這串通知,只花30秒似乎有那麼一點太快。更有可能的情形是,在這次攻擊發生前,就已經掌握到13號犯規的事實。說不定,主辦方甚至一直在直接監看整場比賽。


「嘿,一群老狐狸。」

明莉嘀咕一句,拍拍屁股,走向西裝皮帶貨架,在手機上抄起一把AR雙尾皮條,繼續尋找下一個獵物。

(待續)

2 則留言:

  1. 我怎麼覺得會出現支線劇情?

    回覆刪除
    回覆
    1. 第一屆比較不會啦,總要先用基本架構跑出個結果,後續才會開始安排小任務嘛(←講得好像真的有這活動而且要一直辦下去一樣)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