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日

沙漏

(無圖。F/M極短篇小說。不喜歡的請不要點進去。)




屁股上傳來一陣涼涼的觸感,耳邊聽見她說話的聲音。

「老樣子,準備好了就自己翻吧。」
「嗯。」

我看著眼前的沙漏,深呼吸一口氣,伸手翻了過來。

紅色的沙粒慢慢流洩而下,涼涼的觸感不見了,緊接著就是一陣直衝腦門的衝擊與熱辣辣的疼痛。木拍的第一下所帶來的痛楚總是格外清晰。

呼氣,吸氣。

第二下堆疊在第一下尚未散去的痛楚上,第三下又繼續交疊上去。開頭的前幾下時,痛楚開始堆疊,感覺尚未麻痺,刺激最為強烈,最難忍住,但每次想到時卻也最是期待。

沙漏只漏了小小一撮,還多得是時間。我回想起當初買這沙漏的情景。

讓挨打的人自己翻沙漏計時的點子是從影片上看來的。當初我跟她提起時,都覺得這種彷彿挨打還得自己按開關的窘境實在非常有意思,於是有一天我就跑去書店選購。

沒想到書店裡擺的沙漏雖多,品管卻做得很差。明明是同款沙漏,漏完所需的時間卻可以從一分鐘十幾秒到十分鐘不等。一分鐘連暖身都嫌不夠,十分鐘又冗長到會讓整個過程太平板,挑來挑去只有一件兩分四十五秒左右的讓我覺得比較合用。還記得當我發現其中一件竟然要十分鐘才漏完的時候,心裡還想著她如果知道要整整十分鐘,一定會說出「太么壽了」這四字評語。

啪。這一拍的刺痛格外深沉,把我從回想中拉了回來。

「你好有閒情逸致喔。挨打還分心,還偷笑?」
「也沒有啦,只是在回想當初買這個沙漏的時候。」
「是~喔?那你慢慢想吧。」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覺得她說話語氣好像多了幾分捉弄。她也不繼續追問,手上卻忽輕忽重,擊打的位置也一直變換,故意不讓我的感覺麻痺,根本沒辦法「慢慢想」。

不過話說回來,難得等到這美好得殘酷的一刻,我也覺得應該專心品味當下,於是將失焦的目光重新聚焦在沙漏上,看著還有大半沒漏下來的沙粒。

紅色的沙粒從沙漏上半部慢慢流下,感覺就像脹滿整個腦子的紅色慾望慢慢流出,轉變成屁股上累積得越來越紅的痕跡。隨著沙子不斷漏下,腦袋也覺得越來越輕,越來越有得到解脫的感覺。

只可惜對我來說,這個沙漏漏完一遍所需的時間其實稍嫌短了一點,也可以說沙子會比腦袋裡的慾望先漏完,讓我每次都覺得還有點意猶未盡。可是我又不好意思顯得太飢渴,所以也幾乎從未開口要求再翻一次。

「唔!嗯!」
「這麼快就受不了啦?太久沒挨打吼?」

今天似乎跟往常不太一樣,我已經痛得忍不住掙扎悶哼,沙漏卻才漏了一半左右。或許真是久違的疼痛讓我難以適應,拖慢了時間的感覺,只覺得沙漏漏得好慢好慢。

「大概!!!!……吧。」
「嗯哼?」

她故意在我一句話沒說完的時候又送上一拍。

被她弄得一句話裡一兩個字說得特別大聲,讓我突然臉紅得連耳根子都在發燙。我知道她八成看到了,卻又想不到其他方法掩飾,只能繼續專心看著眼前沙漏的沙慢慢漏下,咬著牙仔細品味她送給我的每一波疼痛。

眼看沙子終於快要漏完,她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快,越來越重,我終於忍不住一聲聲叫了出來。

「嘿嘿,你終於也有今天吼。」
「不嗎?妳還來。」
「不要吵,快結束了。」
「……嗯。」

專心嘗完一下重似一下的最後五拍,沙漏的沙終於全部漏完。

「呼……」
「這次還滿意嗎?」
「嗯?……嗯,很滿意。」

她為什麼特地強調「這次」?不過我沒說謊,「這次」我真的很滿足了。如果用我們這個小圈圈的暗語來說,就是感覺已經烤到全熟,說不定還有點焦。

「乖,去照照鏡子吧。」
「嗯。」

我走到梳妝台前,扭轉半身想看看她幫我上了什麼樣的顏色,卻看到了一個出我意料之外的物體。我納悶地轉過頭去,看到剛剛好不容易捱到漏完的那個沙漏還放在床邊,再轉回來一看,梳妝台上又有一個一模一樣的沙漏。

「妳妳妳妳竟然偷掉包!」
「對啊,你沒說錯,這些東西品管做得好差,所以我才能找到時間比較長的來掉包。」
「……是幾分鐘?」
「你猜呀。對了先跟你講,你猜錯一次,我就讓你重溫一輪。有這麼明顯的提示,你一定很快就猜得到,我很好心吧?」
「那真是謝謝妳喔」

我只能苦笑。所幸苦笑過後,我總算沒忘記有句話該正經跟她說:

「謝謝妳這麼費心。」

(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