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5日

搗蛋鬼

大多數的時候,我不太會故意去做他規定不能做的事情來挑釁他或討打。嗯,大多數的時候,除了我覺得太久沒算帳然而欠債量又不多然後我又很餓的時候




我想這是我們的默契,一種稱之為玩耍的默契。

我會有一些故意搗蛋的行為,讓他能夠名正言順的制伏我以及開打。像是故意搔他癢,癢到他滿床打滾。接著他會反過來壓制我,抄起工具,打到我想滿床打滾,但我不行,因為被壓制了嘛!

或是故意在離開洗手間的時候不關燈,不管他出言威脅、循循善誘,還是硬把我拖到開關前,拉著我的手去關燈,我會盡我所能、頑強抵抗、抵死不從,最後他當然還是得抄起工具來樹立...嗯,威嚴。

他喜歡我這樣胡鬧,我也很喜歡胡鬧。反正他註定就是沒有威嚴可言了(欸),這樣嬉鬧真的很開心呢~

不過還是會有一些後遺症啦。

上次算帳的時候,不是搗蛋,是真的欠太多要來算總帳的時候。

那時候我痛到掙脫他的控制滿床打滾,對他笑著說:「很痛!我沒在跟你開玩笑!真的很痛!」
對,我是笑著說。雖然我說的話千真萬確,但是不管是誰應該都不會信。可是沒辦法,他那麼沒有威嚴,會笑著說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所以被拉回去繼續揍也是理所當然的(默)。

事後我問他:「欸,我不是跟你說真的很痛嗎?你怎麼還打得下去?」

他說:「誰知道妳是不是開玩笑的。」

我有說我沒在跟你開玩笑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