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我的姐姐哪有這麼被 #5

我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


不光是她強勢的個性,以及招牌睥睨眼神。雖然這些特質很棒,但有這些特質的人也不是沒有可能是個被動。


有一天我在房間的時候,好像弟弟也在吧,姊走進來坐在旁邊的桌上跟我閒聊,聊著聊著她拿起我放在桌上的皮帶起來把玩,然後她把皮帶對折,雙手握住兩端,往中間靠,再用力往兩側拉,發出響亮的“啪”

圖片來源http://ppt.cc/xaaXy
「叫我女王!」她說。

我強迫自己冷靜。

我白了她一眼,用我這時能發出的最冷淡的聲音說:「有病喔?」

接下來大家都沒有再對這個舉動有任何評論,但我還記得那時的畫面。她高高地坐在桌子上,雖然雙腿離地板實在太遙遠,著實滅了不少威風。但是那個高度、翹著的腿,還有那飛揚的眼神,我覺得真的很不錯啊!

「那是因為你是雙向,很想要一個主動吧!我覺der沒什麼R!」弟弟邊挖鼻孔邊說。

吃完晚餐後我們繼續閒聊。晚餐時姊的表情看起來沒什麼變化,臉跟平常一樣臭。

「是你根本無視人家可能是主動吧!」我反駁。

「不然我們直接去問她啊!」

「問你媽啦!要是她不是同好怎麼辦?你這麼想出櫃自己去!」

「你剛剛不就出櫃了,她都看到影片ler~」他指指我的電腦。

「幹!」

他從坐姿改為側躺在地上「依我的直覺,她一定也是!」

「那為什麼她不是主動。」我也躺在地上,雙手整著頭。

「小時候我們三個人玩扮家家酒的時候,你沒注意到嗎?她從來沒有要求要扮演可以打人的角色,每次都把這個機會讓給我或你。」

「可是再更小的時候,我跟她玩有輪流過欸!」

「但至少,她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再去扮演打人的角色了。要嘛是沒興趣打人,要嘛......」弟弟露出猥瑣的笑容「就是很想被打。」

「靠杯!」我大笑。

「而且你說說看,如果她不是同好,幹嘛跟我們玩這些變態遊戲玩這麼多次。」

「這倒是。」

「所以要一起去攤牌了嗎?」他終於挖到鼻屎,往我身上彈。

「幹!噁欸!」我拿衛生紙捏起那陀鼻屎,包起來丟回去。


2 則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