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6日

全員AR中 05

2 則留言:
 二對一的對峙。

 兩名女子站在玩具堆——AR武器補給站——前,從背靠背的姿勢,轉為相距一步並肩站立,面向在五公尺攻擊半徑外圍停下腳步的明莉。她們一邊小心戒備,一邊輪流朝這個「擊墜數」比她們兩人加起來還多了些的對手說話。

「沒想到妳來得這麼乾脆。」短髮女子先開口。
「還以為妳會磨蹭到快沒時間才來呢。」綁馬尾的女子接話。
「時間就是次數嘛。」明莉聳聳肩膀。

「也是。」短髮女子苦笑。
「賭注大一點才刺激。」馬尾女子則說得一本正經。
「而且就算萬一輸的是我,我也希望數字大一點呀。」明莉笑得開懷。

「萬一?妳覺得妳會贏?」
「一個贏我們兩個?」
她們說話很有默契,總是由短髮女子先說重點,再由馬尾女子補充完整。

「我來就是要贏。」明莉回答得理所當然。

短髮女子與馬尾女子眉頭一皺,不再說話,似乎覺得再說下去也是白搭,還不如手底下見真章。

她們三人不像其他參賽者那樣,神經兮兮的將手機舉在眼前,而是單手低舉在身前蓄勢待發,模樣倒也有點像是西部片中一觸即發的決鬥場面。


2016年10月24日

我的姊姊哪有這麼被#4

2 則留言:
我腦袋裡依稀有這樣的記憶,那是我們都還很小很小的時候,大概幼稚園吧,只有我跟我姊,弟弟還不知道在哪。

小鬼嘛,玩的遊戲都很無厘頭,而且只要有人提議,另一個人就會無腦地同意,然後玩在一起。

似乎是姊姊提議要玩的,那是個“綁架國王”的遊戲。

2016年10月12日

全員AR中 04

2 則留言:
本來這樣的遊戲,很容易因為所有參賽者都小心翼翼,陷入遲遲沒有進展的僵持局面。但明莉早早開出了第一槍,讓眾人都知道她陷入手無寸鐵的危機,也就有部分參賽者在這個誘惑之下動了求勝心。

儘管仍然有人守株待兔或專心躲藏,但既然有足夠的參賽者開始移動腳步搜尋獵物,接觸與攻擊的頻率也就必然大增,狀況也就這麼動了起來。

五六號搭檔聯手解決了幾個,其他參賽者之間零星對抗中也有幾個人遭到淘汰。比賽進行不到20分鐘,本來多達30人的參賽者,已經減少將近一半。

但遭遇率會隨著參賽者人口密度下降,接下來整整五分鐘,仍無人再遭到淘汰。

「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吧。」

明莉這段期間裡並未出手,一直等到這一刻,才真正展開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