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七

 前一晚雙巖等人是在離海岸邊的外浦村只剩里許路程之處過夜,結果小夜發生了異狀。這一頓直打到天亮,卻幾乎沒破皮,連雙巖自己似乎也略感驚訝。

 只是雖未破皮,小夜卻已全身癱軟。而且高潮退後,更是一牽動屁股就痛得支持不住,實是舉步維艱。

 但雙巖說機不可失,要立刻去外浦村探探情形,乾脆背起了她,走起路來卻仍健步如飛,煬之介反倒跟得比小夜自己走時還辛苦。

 三人一進了村子,就看到這幾年來眼熟的景象。三名妙齡女子嘻嘻哈哈跑來跑去,到處打翻東西,十幾名村民追趕她們,一逮住就拉到腿上當場狠狠打她們屁股。但和其他村子不一樣的是,被逮住痛打的少女大聲呼痛中仍嘻嘻哈哈,挨了幾下後卻掙脫,又開始鬧了起來。


 這通常是「怪病」已經進展相當長一段時間才會有的跡象。雙巖眉毛一揚,問身旁的煬之介:

「怎麼樣?」
「唔~~跟昨晚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可是,跟其他村子似乎也不太一樣。」
「嘿。看來是來對地方了。」

 雙巖大剌剌走向忙著指揮村民的村長面前,劈頭就問說:

「這村裡所有的妙齡女子我全都要見過,幫我把人都叫來。」
「……你這小子沒頭沒腦說什麼鬼話,沒看到我們在忙嗎?」

 這時一名玩鬧的女子嬌聲尖叫中,朝雙巖撲了過來。

 雙巖不閃不躲,左手摟住女子腰間。女子似乎沒料到他會有這種反應,反而嚇了一跳。雙巖也不掀起她的衣服,右手戒尺就往她屁股上招呼。一聲令眾人都覺得陌生的聲響過後,女子嬌聲呼痛,安分下來。

 雙巖的胡來與女子的反應都超乎眾人意料之外,全村鴉雀無聲,連另外兩名胡鬧的少女也不動了。

「好,我就先幫你們擺平這幾個丫頭。」

 說著雙巖牽著少女,將她按到牆邊,再叫另外兩名女子也照樣站好,她們也都乖乖聽話。雙巖要她們掀起衣服,接著就開始打了起來。

 這一頓打起來,聲響並不特別響亮,卻扣人心弦,令人想一直聽下去。挨打的女子們呼痛歸呼痛,也並不顯得格外疼痛,皺眉的神情中更有著迷惘與竊喜。過不了多久,三名女子都失了魂似的軟倒,不再胡鬧,乖乖讓村民們攙扶著帶開。

    ※    ※    ※    ※

 在場最驚訝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煬之介。

 這些日子裡他看多了雙巖教訓胡鬧女子的情形,但無論以現世或常世的眼睛去看,看到的景象都和之前不一樣。

 昨晚得到啟發的不是只有雙巖。煬之介以往看雙巖打人,感應到的跡象極為稀薄,讓他一直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但自從昨晚一役,他清清楚楚的感應到一種長年鬱積的念得到抒解的感覺,也學會了如何詮釋自己感應到的跡象。

 現在他知道以往雙巖還必須靠劇痛來震懾住女子時,女子身上的念得不到真正的抒解,所以若和一般村民一樣只靠打痛來解決問題,「怪病」復發會很快。唯有打得女子們又痛又滿足,反而才可以壓住症狀較久。

煬之介看著雙巖出手的情形與女子們的反應,心想儘管尚未有實例驗證,但這幾名女子多半會安分上好一陣子。

    ※    ※    ※    ※

 村長說他這陣子也找鄰近村子探聽過,發現雙巖竟然頗獲好評。鄰村的長老們都說這個年輕人雖然態度蠻橫無禮,卻從未沾惹各村的妙齡女子,事情擺平了就失去興趣似的走人,讓他對這個年輕人也產生了幾分好奇。

「喂,老頭兒,你講這些陳年舊事要講到幾時?說完了就趕快把女人都帶上來給我看看。」
「你這小子喔……好,我就幫你安排安排。」

 村長苦笑著吩咐村民把家中發過病的女子都帶來廣場,但雙巖等三人一一仔細問話、查看,都查不出有何異狀。

 一整天忙下來沒有什麼收穫,雙巖仍與平時無異,但煬之介與小夜都顯得疲憊已極。村長叫人在海邊找了兩間用來放漁具的小木屋,讓他們過夜。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