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2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六

 對峙。

 高手劍客之間的對峙,看似雙方一動也不動,實則各自發出「氣」相互試探。這所謂的「氣」並非能夠發出去制住對方的力量,反而像是一種感覺。發出氣,就是伸出感覺的觸角,估量這一刀斬去會有什麼結果。

 沒有這種感官的人,就不會受到「氣」的影響。只有功力到家的高手之間,才感應得到彼此發出的氣,因而互相牽制,演變成雙方都不能輕舉妄動的漫長對峙。講求「刀未出鞘,勝敗已分」的居合,就是最倚重這種「氣」的技藝。

 現在雙巖就被一股前所未見的氣,壓得不敢輕舉妄動。但當下他面對的不是劍客,而是這幾年來已經打過不知道多少次的,小夜的屁股。


 沒錯,他面對的不是拿刀要取他性命的劍客,只是個等著他去打的屁股,照理說沒有理由不能出手。換做是個沒有敏銳感覺的尋常人,早已一拍打了下去。

 說來倒也像是以刀斬瓷器。要擊碎是簡單,但要乾淨俐落地將瓷器一刀兩斷,刀過而器皿暫不分離,刀路就必須精純無比,不能有一絲紊亂。眼前的這個屁股要打是簡單,但他就是覺得一旦貿然出手,將會唐突了這靜謐莊嚴的一刻。

 搖曳的營火火光下,小夜的屁股顯得比平常更加嫵媚動人,雙巖卻被遲疑綁住,無法動彈。

 「雙巖哥?」

 小夜遲遲等不到擊打而發出疑問。她的聲音不像「病發」時那樣只剩討打的慧黠,嫵媚中隱隱然透出一股不可侵犯的貴氣,卻又留有幾分平時的純真,眼神中也一樣有著對雙巖無比的信任。

 『跟平常一樣的小夜還在……跟平常一樣……』

 她這一打岔,反而像是解開了雙巖所受的束縛。他輕輕呼氣,隨即閉上眼睛,用力搖了搖頭。接著他一睜眼,嘴角一揚。

 「嘿,我也真是傻了,竟然動起了追求什麼狗屁完美的念頭。」

 雙巖心中迷惘一消,身體已經有了動作。手上的戒尺「無稱」揮出時無聲無息,打上屁股的聲響響亮而渾厚。彷彿不只是責打身體,更撼動了靈魂。

 小夜在嬌喘聲中,慢慢呼出一口氣。明明只在轉眼之間,聽來卻漫長得彷彿經年累月。在一旁看著的煬之介發出小小的疑問聲,但雙巖不理他,手上繼續施為。

 雙巖第一拍既已出手,此後更無遲疑,任憑體內強烈的欲求驅使而出手揮擊,心中卻又有著盡情品味的餘力,嘴角始終掛著桀驁不馴的笑容。小夜的嬌喘與掙扎一次比一次嫵媚,卻反而有種神聖的美。但要說小夜成了雙巖演奏的樂器,卻又並非如此。雙巖也從小夜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吸引力,引得他出手愈發精純而強勁。

 兩人相互激盪、飛昇,渾不知時光飛逝。入夜不久就動起手的這場對峙,直打到東方魚肚白已露,兩人仍無法自拔,直到小夜軟倒在地,雙巖才收手不打。

 這場對峙當中,有個事物在雙巖心中飛掠而過。他知道這事物一閃即逝,想抓也抓不住,只能任由它在心田留下影子。只見他在晨光中佇立良久,連一旁的煬之介已經扶起小夜抹藥都渾然不覺。

(待續)

2 則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