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5日

獨行的,美食家?

 她拜訪完今天最後一個客戶,剛走出大門,立刻感受到一陣強烈的疲憊,而且不只是疲憊。

 她雙手輕輕按上自己的屁股,心想,餓了。

 她,餓了。
 她,站在辦公大樓門口,餓了。
 她,站在車水馬龍的大馬路旁人行道上,餓了。

 「就去找間店吧。」她點點頭,邁開大步往前走。

 她來到一條小巷。形形色色的招牌不但雜亂無章,更外凸到了侵犯行人路權的地步,她卻看得心曠神怡。

 『嗯嗯,這種小巷子最值得期待了。』

 來到一大塊原木木板的招牌前,她停下腳步。
 『嗯~~每次都忍不住選這種,還是試試新口味吧。』

 來到一副只有骨架的藤編招牌前,她又停下腳步。
 『嗯~~今天不是這種心情啊。忙了一整天,想大口吃個痛快說。』

 來到一間沒有招牌,只用一整排皮帶編成門簾的店前。她也停下了腳步。
 『嗯~~好想吃,可是屁股現在最想要的不是這個啊。』

 但走完整條巷子,始終沒找到令她能夠義無反顧踏進去的店。想到今天是不是也要找最常選的木拍店家光顧,不由得有些心慌。倒不是說去木拍店有什麼不好,但就是會覺得好像輸了挑選店家這場仗。

 『冷靜!我只是餓了而已啊。』

 她閉上眼睛,在內心喝叱自己,讓心情鎮定下來。

 接著她睜開眼睛,回頭走不了幾步,就瞄到往旁岔出的一條更小的巷子裡,有條很新的布條掛在遮陽棚下,上面寫著一行字:「熱騰騰的新食材!南美紫檀木拍!」

 她想也不想就走過去,看著玻璃櫥窗裡的展示品,但並未看見她想找的新食材。

 這時店門滑開,一名女服務生上前招呼:

 「歡迎光臨!裡面請。要不要試試本店今天才剛進貨的南美紫檀木拍呢?我們今天特別提供試用優惠,免費多送一份任意搭配的雙打三明治喔。」

 「就給我這個!」

 話一出口才覺得似乎太衝動了些,但有新菜色,有雖然沒看過但聽起來就很有質感的南美紫檀木,有限定今日的特別優惠,更有率先試用的開路先鋒榮譽感。這四點中的任何一點,都足以令自詡為老饕的她食指大動,何況是四樣一起來?

 女服務生先是被她的積極嚇得一愣,但隨即露出開心的微笑,招呼客人進店。

 「好的,請跟我來。」


    ※    ※    ※    ※

 她站在櫃臺前,一邊聽著更裡頭不時微微傳出的拍打聲與呼痛聲,一邊看著櫃子裡與牆上以木拍為主的各種琳瑯滿目的器具。

 「唔,主菜當然是南美紫檀木拍的重打,開胃小菜是手掌,前菜就選這長柄拍,最後還有三明治……啊,請問三明治可以兩把都選南美紫檀木拍嗎?可以喔?哇,好棒。不過,唔……還想再多一味說。」

 她點菜點到一半,看見一名女子眼眶含淚,揉著屁股,從走廊來到櫃臺,看到她正拿著紫檀木拍端詳,從她身後走過時輕聲說了一句:「這東西很有份量,勸妳別太貪心喔。」

 她回身點頭表示謝意,卻繼續看著這把木拍看得著迷。想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把自己想點的所有菜色都點了。畢竟今天的她,不怕撐死,只怕餓到。

 櫃臺人員複誦過所有菜色,確認無誤。女服務生領著她從走廊去到一間小房間,指著一張特製的沙發椅,說主廚五分鐘後就會來,請她換好自己喜歡的服裝後就趴上去。

 她脫掉套裝,想了一想,留著身上的內衣褲,整個人趴到了椅子上。這張椅子形狀頗為特殊,如果真用來坐,多半會十分彆扭,趴上去卻無一處不服貼。她雙腿分開約十五度,兩腿打直,腳掌觸地;軀幹水平俯臥;雙手往前伸直,抓住椅子前方的握桿。模樣倒也有點像是以趴臥姿勢在騎機車。

 沒過多久,她指定的一男一女主廚,身穿她指定的廚師服,推著推車走了進來。兩人朝她打了聲招呼後,調高座椅後半的高度,讓她的屁股抬到接近男子腰部的高度,雙腿只剩腳尖觸地,讓她更增添了幾分無助。

 一切就緒後,狀似主廚的男子立刻開始上第一道菜。

 『喂喂~手掌就這麼痛了,接下來的菜是有多可怕啊♡』

 一頓手掌打完,她的屁股和臉頰都微微發熱。女子似乎是二廚,先前一直在旁觀看,這時開始依照主廚的吩咐,將他指定的第一件器械傳遞過去。

 她主動將內褲拉成丁字狀,充滿鬥志的準備迎接自己點的菜色。

 『唔喔喔~小木拍每次都比想像中更痛啊。』
 『啊,每次都忘了點個戒尺來配。哎呀不過算了啦,反正今天就是想痛個飽滿嘛。』
 『!!!!每次都超痛的長柄拍接在這裡會變成這樣啊!好新奇!』
 『啊啊~是這種痛法啊?挨完長柄以後接個能用兩邊屁股一起挨的標準木拍簡直是綠洲。』
 『唔喔喔喔喔南美紫檀木這麼沉!……啊啊可是餘韻好棒。啊不對這個我選了三十分鐘耶!』
 『$@%#^!三明治超、超刺激的啦!!』

 她嘴上安靜,身體反應也堪稱乖巧。只是如果有人聽見她心中的評語之多,也許會對她完全改觀。

 快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煎熬的時間過得特別慢,她也不知道這一個半小時的供餐時間過得究竟是快還是慢。

 兩位廚師料理完,告知如果不加點,她還可以在這裡頭待上半個小時享受餘韻。兩人最後再寒暄幾句,便行告退。

 她趴在椅子上,一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一邊雙手揉著屁股,感受著吃時明顯太撐,現在則恰到好處的餘韻。

 「今晚,應該會很好睡。」

 她的這句自言自語說得心滿意足。

(完)

※這篇真的就是在玩某日劇的梗而已,姑且對沒看過的朋友們說聲不好意思 XD

13 則留言:

  1. 回覆
    1. 然後松重豐跑去演夜神月他爸我心裡很複雜...

      刪除
  2. 看這篇一直不小心代入女裝的松重豐好違和XDD

    回覆刪除
    回覆
    1. 腦內切換要做確實不然很痛苦的啊哈哈哈 :D

      刪除
  3. 這篇我喜歡XDD
    如果真的有這種店就好了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哇哈哈哈如果真的有琳瑯滿目的店跟菜單可以這樣挑,一定會每次都很煩惱啊

      刪除
  4. 這篇我喜歡XDD
    如果真的有這種店就好了呢~

    回覆刪除
  5. 這個風格也太有趣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捧場 :)

      畢竟是拿一個已經發展得很成熟的表演風格來照套嘛(掩面)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