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五

 雙巖回到神社,吃完晚飯,和登紀、煬之介一起來到老宮司房裡坐下。

 他從登紀捧來的一小堆木材裡挑了一根,拿起小刀削了起來。只見他每一刀削下,都隱隱有種令人眼睛一亮的俐落。祥正和尚曾笑著說他這手法是邪道,卻也叫他不必改,維持原樣就好。

 三人知道他在整理想法,倒也不催促,任憑他削下去。過了一會兒,雙巖開了口。

 「詳細情形煬之介都跟你們說了吧?」

 煬之介與老宮司、登紀,都點了點頭。

 「那好。除了煬之介,我還要借用小夜一兩個月,說不定再久一點。」

 三人對看一眼,登紀先反問:

 「小夜?為什麼是小夜?如果真是要除靈,由我去才對吧?」

 「誰說要除靈了?妳一次都不曾發病,去了也沒用。」

 她似乎有話想說,但想了一想,還是決定不說。

 「那為什麼要小夜?她才剛被打完……」老宮司語氣狐疑。

 「所以才好啊。我不是說過嗎?這趟下山巡完,我的猜測八成沒錯。」

 「你先把這件事說清楚。煬之介的確轉告了你的推測,但他可不知道你為什麼這樣想。」

 雙巖聳了聳肩膀,看似不太情願,卻又得意的說了起來。

 「很簡單,發病的女子只要被狠狠打上一頓屁股,看起來就會恢復正常,不再鬧事。但是你們可想過,這些女子怪病復發的時候,症狀卻不見得和前一次一樣?」

 「咦?啊……」登紀似乎想到了符合他描述的跡象。

 「沒錯,神社裡的巫女也是一樣。這次病好了,下次『復發』時,鬧事的情形往往又不一樣。所以我才會說我的猜測八成沒錯,這些女子是被某種東西附身了。」

 「「唔……」」

 老宮司與登紀都不由得沉吟起來,煬之介則不發一語,始終靜靜聽著。他們三人已經很習慣雙巖肆無忌憚的推論步調,但若是現任宮司耿介在場,多半當場就會和雙巖大吵一架。

 畢竟若說巫女們是染上怪病,總還有辯解的餘地;但若侍奉神的巫女真是被惡靈附身,這種事情傳出去,可就大大損及神社的威信。

 但登紀這些日子以來仔細觀察,再聽雙巖這麼一說,就覺得這些患病的巫女們的確有這類跡象。若說這是被不同的靈附身,似乎也就說得通了。

 「那,我為什麼都沒事?這意味著我的靈力比她們都差嗎?」

 「嘿,有沒有比其他巫女差我是不知道,但妳一個巫女長的素質,難道會比所有患上這種怪病的女人都差?」

 「這……」

 雙巖抬頭看了她一眼,又繼續削起手上的木頭。

 「我看是正好相反吧。多半是妳搞過幾場大場面的儀式,身上有你們所謂天神留下的氣味,讓這些東西不太想上妳的身吧。」

 「那,為什麼以前我們進行的驅邪儀式會除不掉這些惡靈?它們有這麼強大嗎?我倒不覺得,甚至感覺不太出來。」

 「我有說是惡靈嗎?我看就像人一樣吧。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虧心事,誰也不想被抓去審問,把這些事情攤出來講。但要說是不是每個人都是罪大惡極的惡人,應該當場處斬?那又未必。真抓到公堂上審一審,十之八九也都只能訓誡幾句,打打屁股就放回去。這些東西說不定也就是這麼回事啊。啊,打屁股這點還真是沒說錯啊哈哈哈哈!」

   三人面面相覷。雙巖的推論讓他們贊成也不是,反對也不是。

 「這只是你的猜測吧」結果由老宮司說話了。「你有辦法證明嗎?」

 「我要證明什麼?這事情可一點都不會讓我傷腦筋啊。傷腦筋的是你們吧?」

 「好好好,那,你想怎麼做?」

 老宮司知道他就是愛討嘴上便宜,苦笑著不再爭論,要他說下去。


 「簡單,我要拿小夜當媒介,帶著她四處走走,看看在各地附身上來的靈有沒有什麼分別。如果找得到這些東西的頭頭,就去會它一會再說。」

 「這……」

 三人當場啞口無言。雙巖的計畫未免太破天荒,對小夜也太殘酷了。

 「你們擔心她的屁股受不了?嘿嘿,我早準備好了。這是我從行商人那兒買來的藥膏,聽說有效得很,只要沒打得破皮見血,一兩天就能好,在每個村子都賣得很好,村民也都說很有效呢。」雙巖說著拿出了一個小木盒,裡頭裝著黝黑的藥膏,氣味十分濃厚,讓他們都皺了皺眉頭。


 「也不是只有傷勢的問題,你不覺得這樣對待一個妙齡少女,未免太殘酷了嗎?」登紀再怎麼說也是巫女長,自然關心手下的巫女。

 雙巖並不立刻回答,忽然又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巫女長問妳呢,小夜,妳說呢?」

 他突然朝門外喊話,接著聽見門外砰的一聲響,隨後則是一陣慌亂動作的聲響。

 「妳還站在外面做什麼?進來吧。」 雙巖又喊了幾句,才看見小夜拉開門進來,右手還揉著額頭。

 「是……我,想跟雙巖哥去。」

 「小夜,妳……真的不要緊嗎?」登紀擔心地問起。

 「是。三年前,這間神社所有人的性命都是雙巖哥救的,而且這些年來一有什麼奇案,往往也是他幫忙解決的……只要能幫上雙巖哥的忙,我什麼都願意做。」

 小夜說得紅了臉,低下頭。她今年將滿十九歲,由於入門得晚而仍在修行,但素質已經頗受矚目,眾人都十分看好她。

 「你們都聽見啦。我明天就動身,照行商人的說法,有這種怪病流行的地方就只有能登北半部的一半左右。花上一兩個月,總能大概巡過一圈,你們就別擔心啦。」

 雙巖說著將木盒蓋上,朝小夜輕輕一扔,小夜連忙接住。

 「洗完澡抹一抹吧,說不定很快就得開始忙啦。」

 「是。」

 小夜答應完,才想到這盒藥膏代表著接下來這一兩個月裡她將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忍不住雙手伸到還在痛的屁股上揉了揉,本來就紅了的臉也更紅了。

(待續)


2 則留言:

  1. 回覆
    1. 我可以先洩漏人物設定,以後不會有小夜的姊姊大夜出場 XD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