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5日

獨行的,美食家?

13 則留言:
 她拜訪完今天最後一個客戶,剛走出大門,立刻感受到一陣強烈的疲憊,而且不只是疲憊。

 她雙手輕輕按上自己的屁股,心想,餓了。

 她,餓了。
 她,站在辦公大樓門口,餓了。
 她,站在車水馬龍的大馬路旁人行道上,餓了。

 「就去找間店吧。」她點點頭,邁開大步往前走。

2016年5月21日

與妳的星期六/第一個星期六

4 則留言:
直至很久很久之後,他仍然清楚記得,與她的相遇,是在一個星期六的晚上。

「嘎吱……」診所古舊的木門被緩緩地推開,輕輕探進頭來的是一張陌生的臉孔,伴隨著聲若蚊鳴的幾個字:「不好意思……請問……請問……是不是打烊了?」

打烊會用來形容診所嗎?他嘆一口氣,把正在處理中的文檔儲存到桌面上:「請進來吧。」

2016年5月11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五

2 則留言:
 雙巖回到神社,吃完晚飯,和登紀、煬之介一起來到老宮司房裡坐下。

 他從登紀捧來的一小堆木材裡挑了一根,拿起小刀削了起來。只見他每一刀削下,都隱隱有種令人眼睛一亮的俐落。祥正和尚曾笑著說他這手法是邪道,卻也叫他不必改,維持原樣就好。

 三人知道他在整理想法,倒也不催促,任憑他削下去。過了一會兒,雙巖開了口。

 「詳細情形煬之介都跟你們說了吧?」

 煬之介與老宮司、登紀,都點了點頭。

 「那好。除了煬之介,我還要借用小夜一兩個月,說不定再久一點。」

2016年5月9日

所謂"入圈"

7 則留言:
隨著人生閱歷的增加,我越來越懂以前課本上的名詞定義有多麼重要了。

先搞懂我們在討論的是什麼東西,我們才能討論下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