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2016年3月26日

我是這樣開口的———試探篇

12 則留言:
雖說喜歡SP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但真正在這圈子活躍起來,還是認識我的現任男友,並成功把他從「麻瓜」轉化成「會打我的麻瓜」之後的事。 

當我在我的小小部落格大肆宣揚(炫耀)這件事時,不免也有很多同好好奇我的轉化大行動是如何進行的。

簡單來說,我的轉化行動分為三階段:試探 → 引導 → 深化 

2016年3月16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四

沒有留言:
 雙巖打完後,登紀指揮巫女們穿好衣服,並將場地收拾乾淨,就讓她們先回巫女寮擦藥休養。

 「登紀。」
 「我知道,我會留意她們復發的情形。」
 「我剛剛一次打四個有沒有很帥?」
 「……現在只有我一個,你是在裝給誰看?」
 「嘖。好啦,看樣子我明天又得下山,就趁現在跑一趟祥正和尚的地方好了。晚飯前我會回來,幫我跟大家說一聲。」

2016年3月14日

那些年,我們一起寫過的故事 (2011)

沒有留言:
我曾經非常非常討厭作文。

小時候作文曾經是我的噩夢,不管是寒暑假作業中的日記、讀書心得,還是國語習作中的小篇作文,都讓我傷透腦筋。直到被送去作文班之後才有改善,然而現在回想起來,在作文班的最大收穫應該是學會了“腦袋想什麼就寫什麼”。

我的意思是,那些什麼寫作技巧,我很少真正用到。

這樣的習慣在小學可以拿到作文比賽的獎項,在國中大概就只能在段考作文拿到前段的成績,到高中就只剩下中上了。是的,我的寫作能力在國高中之後成長的並不多,加上我實在不是讀文組的料,那些個優美文章我實在是不懂欣賞。

我寫出來的東西大概也就是這樣了,我沒有堆砌華美文字的能力,因為那些文字不是我講話會用到的,所以我很難自然地用在文章裡,即使是描述SP畫面我可能也只侷限在有限的字彙,搞得自己寫起來覺得每次好像都寫的一樣(根本複製貼上)。

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我比較少寫一樣的東西,覺得自己膩,其他人應該也很膩。
(噢但是我一點都不介意看別人寫一樣的東西唷~)

在這樣有限的能力中,我能做的就是不斷嘗試各種可能,就像在工作上抱持的心態

我想看我能夠做到什麼程度。


2016年3月12日

傳說

6 則留言:
這是從小庭學姊那裏聽來的故事。

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少為人知,現在是如同校門口的老樹上的傷疤,微小而真實的存在。

2016年3月4日

愛麗絲夢遊四葉島(完)

4 則留言:
< 寫在前頭 >

嗨大家好,正是坑王小高,身兼三個坑的始作俑者(跪)

其實大收官很早以前就想好了,但在這巨變的半年中完全擠不出任何一丁點時間把它打下來,於是都成家立業了還沒有填坑...甚至久到我自己都已經記不得我寫過什麼(但艾若居然如數家珍)的狀態...

但出來跑總是要還的,所以,總算,有了這一篇。

本篇是以下三個系列的大收官,基於年代久遠,在這邊幫大家彙整一下連結:

愛麗絲夢遊四葉島(1,2,3,4
進擊的嘶鵬怪(1
小說接龍新遊戲(1,2,3,4,5,6,7


2016年3月2日

亂點兵器譜 - 特小拍面長柄拍

沒有留言:
 收假後的第一篇,決定寫一下這兩年來一個小小的新發現。

 我挺喜歡藤條的痛,但由於種種可以告人跟不可告人的因素,我比較偏好使用50公分以下送禮自用兩相宜的中、短兵器,因此常常冷落了藤條。

 但後來我發現手上的一件短兵器,也能在痛楚中帶出一種像是螞蟻咬的酸癢感,這次就來介紹一下了。


(照慣例,內有工具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