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6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三

啪——!
「……!!!!」

雙巖手上的木條打在一名巫女屁股上,聲響遠比登紀出手時更加紮實而響亮。挨打的巫女連悶哼聲都還發不出來,雙巖已經打到第二個。等打到第三名巫女,最先挨打的一個才總算擠出聲音說:

「雙巖哥,這、這好痛喔!」
「廢話,不痛我打妳們幹嘛?」

雙巖悠哉地在幾名巫女間遊走,但其實對每個人都只有第一記打得特別痛,讓巫女們先入為主,把第二下以後打出的痛覺都想得更痛。實則接下來的擊打力道多半都不輕不重,恰到好處。三名巫女嘴上頻頻呼痛,臉上卻漸漸眼角帶笑,唯獨已經先挨了一頓打的小夜還好端端站在原地。


「雙巖哥,你、你都不打我嗎?」小夜忍不住問了。
「別急,我會讓她們一起升天的。」
「哎喲!不要說得這麼難聽啦!」

雙巖也不理會小夜的抗議,繼續打著其他三名巫女。過了一會兒,換旁觀的登紀說話了。

「你手上這玩意,是找祥正大師幫你做的?」
「嘿嘿,是我削的,但他教了我不少訣竅就是。不過說來祥正和尚應該感謝我。他幫我爺爺打這兩把什麼『朧月』、『朧影』是了不起,上上下下找不到半點可以挑剔的地方,但這樣多沒意思?直到幫我搞定這把『無稱』,他才懂得什麼叫做妙趣。」

原來雙巖手上這根木條看似粗獷不工,其中卻頗有些玄機。

這是一把以份量頗重的枇杷木削製而成的戒尺。長二尺,兩頭的寬度與厚度有著微妙的差異;一頭寬兩寸,厚五分;另一頭寬一寸五分,厚八分。戒尺兩端也並非切平,而是各以不同角度略為偏斜;邊上稜角更是特殊,左方則右圓,前圓則後方,無一例外。

但儘管份量沉重又奇形怪狀,握在雙巖的大手中卻無一處不服貼,打起人來也正巧能該方處則方,該圓處則圓,更方便他隨心所欲施加多種不同的痛楚。

整把戒尺上上下下找不到一處對稱,運用起來更是無比順手,故曰無稱。

「是喔?哪天也幫我削一把一樣的。」
「喂,別開玩笑了。就說名字叫『無稱』了,就是要無雙無對,無從對稱,這才有點意思。要是搞出第二把,不就沒戲唱了嗎?」
「瞧你剛才解說得那麼得意,怎麼被我講兩句就沒戲唱啦?」
「嘖。」

雙巖鬥嘴沒討到便宜,聳了聳肩膀,轉頭卻看到練武場另一個角落放了個大竹籃,裡頭放了十餘根斷成兩截的厚木條。他手上稍加力道,打得巫女們一口氣都快要喘不過來。接著走向登紀,在她耳邊說:「晚上妳去庫房裡挑些好一點的木頭來找我。」

說完雙巖又走回好不容易才透過氣來的巫女們身後,開始專心打了起來。約莫一刻鐘過去,巫女們屁股上的感覺漸趨麻痺,挨打時也不再呼痛,全心享受。這時雙巖的戒尺也已經往小夜屁股上招呼了一陣,讓她跟上其他幾名巫女的步調。

雙巖不再頻頻把她們往忍受疼痛的邊緣逼,開始夾雜停頓。讓巫女們時而心癢難搔,時而舒暢痛快,時而難熬卻又迷戀。

登紀在一旁仔細觀看,目光所向之處卻不是雙巖的戒尺或巫女們的屁股,而是她們的表情。兩名已經挨完打的巫女既不敢擅自離開,也不想離開,跟在登紀身後觀看,看得滿心羨慕。

「哇……」
「好好喔……」

又是一刻鐘過去,巫女們嬌喘連連,屁股上卻已經傷痕累累,滿是硬塊。

雙巖戒尺一轉,改以較為窄而厚的另一頭擊打,力道也跟著加重。沉猛又熱辣的打擊來得突然,讓本已適應疼痛的巫女們又驚又痛,嬌喘與呼痛齊飛。

雙巖不再給她們時間喘息,一擊快似一擊,一拍重似一拍,轉眼間就讓四名巫女痛得全身掙扎扭動,最後不約而同在恍惚中軟倒在地,微微顫抖,良久無法起身。

(待續)

--

(呃,日本的一刻是兩小時,不過在這邊還是用中文說法好了不然太不人道XD)

6 則留言:

  1. 日本的一刻我可以!
    是說軍閥要不要找軍火商打造無稱阿~~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妳根本是"I can do this all day long"吧XDD

      至於兵器喔,我總覺得我會卡在設計圖畫不出來(爆

      刪除
    2. 日本的一刻......敢情這雙巖的手是鐵臂來著XD正常人都要五十肩啦XD

      刪除
    3. 對啊對啊,我就說很不人道吧(好像哪裡怪怪的

      還有好久不見 :D

      刪除
  2. 去哪裡生這麼長的枇杷木啊拜託。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咦不是將近四尺的木刀都能做了嗎?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