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1日

超遲到的極短Munch心得文 + 與妳的星期六/第四個星期六

3 則留言:
以下文章分為 Munch心得文 《與妳的星期六》第四回兩部分

超遲到的極短Munch心得文

真的非常剛剛剛剛好趕得及在本年度出爐~
大家好,我是糖心,帶了一隻麻瓜來的那個香港女生

2016年12月21日

2016年12月7日

回顧『全員AR中』

沒有留言:
要找東西湊篇幅的時候就來個總集篇或大回顧(喂)

說起來整個故事最大的重點大概只有一個,就是「把幻想藏在貼近日常生活的現實之中」。

這個故事的靈感是玩前陣子爆紅的手機遊戲『Pokemon GO』,在家樂福抓怪時想到的。只是我選擇不套用本來最關鍵的地圖AR,改以某知名的多人競技綜藝節目為基調,加上更早以前就紅過的AR標記物,就搭成了這個場景。

這個活動雖然有著人力物力等等的門檻,但光靠現行科技也並非不可能辦到。這「似乎辦得到」,也就等於讓幻想與現實無縫接軌。再加上是麻瓜活動中藏著同好才知道的祕密比賽,這種把幻想藏在日常現實中的設定,正是我最喜歡的調調。

原因很簡單,因為弄出過這樣的幻想後,在現實中遇到類似的場面時,就還可以多享受到幻想帶來的另一種樂趣啊哈哈哈!

2016年11月23日

跟當初想的不一樣

7 則留言:
跌跌撞撞的在圈內混了幾年,最大的發現大概就是發現這檔子事裡一直都還能有新的發現。包括所謂「跟當初想的不一樣」,也包括「原來跟當初想的一樣」。

如果不是實際闖蕩過,我極有可能還有很多很多認知,都還停留在空想。就像以前講過的,以為管教是我玩這檔子事裡最不可或缺的核心,後來才發現其實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另外也有些事情,繞了一圈後卻又發現當初想的沒錯。例如之前寫問卷時曾說我覺得打屁股是「最刺激的愛撫」,而這也的確是我現在的認知。只是當初想的未經驗證所以沒有幾分把握,而且也不夠透徹罷了。

但這些再扯下去就太嚴肅了,今天我想聊的其實是個很瞎的經驗,也許是我心目中最震撼的一次「媽呀怎麼跟我想的不一樣」。

2016年11月9日

全員AR中 06

2 則留言:
明莉記得曾看過這個11號參賽者擊敗對手的戰報,倒沒料到是個看起來這麼稚氣的少女,忍不住苦笑著問了一聲:

「是她們兩個拉妳參加的?」
「……嗯。」

女子點了點頭。

明莉心想,難怪這女子會哭喪著臉了。短短幾秒鐘內,就從三打一的局面,變成只剩她孤身一人。何況身手比她俐落的兩個同伴都轉眼間就被打倒,只剩她獨自面對這樣的對手。

「不要怕,大姊姊不會弄痛妳的。」

勝敗早已沒有懸念。

『大會報告:21號參賽者,於比賽時間剩餘74分時,擊敗11號參賽者。』
『比賽結束,由21號參賽者奪得冠軍!』

2016年10月26日

全員AR中 05

2 則留言:
 二對一的對峙。

 兩名女子站在玩具堆——AR武器補給站——前,從背靠背的姿勢,轉為相距一步並肩站立,面向在五公尺攻擊半徑外圍停下腳步的明莉。她們一邊小心戒備,一邊輪流朝這個「擊墜數」比她們兩人加起來還多了些的對手說話。

「沒想到妳來得這麼乾脆。」短髮女子先開口。
「還以為妳會磨蹭到快沒時間才來呢。」綁馬尾的女子接話。
「時間就是次數嘛。」明莉聳聳肩膀。

「也是。」短髮女子苦笑。
「賭注大一點才刺激。」馬尾女子則說得一本正經。
「而且就算萬一輸的是我,我也希望數字大一點呀。」明莉笑得開懷。

「萬一?妳覺得妳會贏?」
「一個贏我們兩個?」
她們說話很有默契,總是由短髮女子先說重點,再由馬尾女子補充完整。

「我來就是要贏。」明莉回答得理所當然。

短髮女子與馬尾女子眉頭一皺,不再說話,似乎覺得再說下去也是白搭,還不如手底下見真章。

她們三人不像其他參賽者那樣,神經兮兮的將手機舉在眼前,而是單手低舉在身前蓄勢待發,模樣倒也有點像是西部片中一觸即發的決鬥場面。


2016年10月24日

我的姊姊哪有這麼被#4

2 則留言:
我腦袋裡依稀有這樣的記憶,那是我們都還很小很小的時候,大概幼稚園吧,只有我跟我姊,弟弟還不知道在哪。

小鬼嘛,玩的遊戲都很無厘頭,而且只要有人提議,另一個人就會無腦地同意,然後玩在一起。

似乎是姊姊提議要玩的,那是個“綁架國王”的遊戲。

2016年10月12日

全員AR中 04

2 則留言:
本來這樣的遊戲,很容易因為所有參賽者都小心翼翼,陷入遲遲沒有進展的僵持局面。但明莉早早開出了第一槍,讓眾人都知道她陷入手無寸鐵的危機,也就有部分參賽者在這個誘惑之下動了求勝心。

儘管仍然有人守株待兔或專心躲藏,但既然有足夠的參賽者開始移動腳步搜尋獵物,接觸與攻擊的頻率也就必然大增,狀況也就這麼動了起來。

五六號搭檔聯手解決了幾個,其他參賽者之間零星對抗中也有幾個人遭到淘汰。比賽進行不到20分鐘,本來多達30人的參賽者,已經減少將近一半。

但遭遇率會隨著參賽者人口密度下降,接下來整整五分鐘,仍無人再遭到淘汰。

「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吧。」

明莉這段期間裡並未出手,一直等到這一刻,才真正展開行動。

2016年9月28日

台中一日遊

4 則留言:
 大家好,我是Levi,帶了一批黑黝黝的古董在角落擺炫耀攤的那個就是我。

 不好意思最近嚴重睡眠不足,連上台前已經想好的一句話,都當機了好幾秒才擠出來,相信跟大家聊的時候也有閃退過幾次。倒不是因為害羞啦,真的就是腦袋當機啊哈哈哈哈(←是有比較好嗎?)

2016年9月22日

The Dancer XXII

1 則留言:

我的意志力終於阻止我窗掉這個禮拜的更新,
(↑那意志力過去一整年跑哪裡去了 XD)
不過我得承認The Dancer又自己生長了,
這跟我一個月前開始邁向終局的設計不太一樣,
雖然方向完全沒有改變,
但是我在自己的指尖看到愛倫坡的影子,
真不知道這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 <
這是結束的開始,
但是真正的開始在這裡 ;)

2016年9月14日

全員AR中 03

2 則留言:
明莉心念電轉,知道現在才發力轉身已經遲了。她乾脆前腳放鬆,順著跨出腳步的勢頭,側身跌坐到地上,同時扭身以手機瞄向對方,按下舉發鈕。

對方臉上一驚,身體更加緊貼在柱子與牆壁之間,透過手機盯著明莉,隨即露出得意的笑容。她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說:「我看妳能拿我怎麼樣?」

明莉的手機螢幕上,顯示對方手上已經是空的,但五秒鐘過去,十秒鐘過去,仍未顯示自己遭到淘汰。

2016年9月8日

The Dancer XXI

沒有留言:

經過了一年多後,
我終於寫出了The Dancer的續集了 > <
而且還很有誠意的寫了將近3500字,
只怕就是太有誠意了大家反而沒時間看完 XD
去年十月,
曾寫過一篇解釋為何本系列會暫停更新的文章
儘管此時的我尚未理解為什麼我有能力繼續寫下去,
但我想人類還是強大到足以面對傷痛的。
由於經歷了心境轉折,
劇情也就理所當然地必須跟著轉 (誰規定的 @@
所以雖然我花了非常大的篇幅,
仍然沒有什麼明顯的進展 QQ
為了繼續寫下去,
又把整個系列從頭到尾看了一次,
才發現故事從第一集Kenneth第二次逃離Tyrone開始到現在,
也不過才過了兩個禮拜,
我到底是為什麼可以寫到第三年還沒寫完啊 XDDDDD
如果大家想要/需要回憶一下過去兩個禮拜(?!)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

2016年9月6日

RB Online/全員VR中

1 則留言:
前情提要:吃不完打屁股

江凱學在最後總算還是把漢堡都吃完了,同時也覺得一餐吃了三集有些愧對店家,眼看門口附近還有不少排隊等候用餐的客人,大部分情況下他是那種寧可去門可羅雀的店用餐,也不想浪費時間在排隊等候翻桌的人。

2016年8月31日

全員AR中 02

5 則留言:
明莉失去武器的消息被所有參賽者得知,確實有不利之處,但她的反應卻是舔舔嘴唇,嘴角一揚,老神在在的逛起賣場來。

雖說所有參賽者都知道她失去了武器,但賣場內滿是可供遮蔽的貨架與人潮,又必須接近到十公尺內才看得到屁股上的AR愛心,真要鎖定她這個目標來攻擊,倒也沒有那麼容易。多半會有有心人跑去武器補給站附近想撿便宜,但現在剩下的參賽者還太多,反而容易自相殘殺起來。

2016年8月17日

全員AR中 01

5 則留言:
假日的一間大賣場裡,無數攜家帶眷的購物人潮當中,許多人戴著面具,拿著手機,到處瞄來瞄去。

原來這是賣場與遊戲廠商合作,配合時下一款最熱門的地圖相機AR手機遊戲所辦的促銷活動。

活動名目是化妝舞會,歡迎進入賣場的民眾從主辦方規定的多種面具中選擇一種,戴在臉上作為AR標記。再將相機APP更新為支援該活動的版本,就會有遠高於平常的機率與頻率,讓戴著AR標記的民眾身上出現各種平常不容易抓到的珍奇怪獸,讓民眾可以抓個過癮。


2016年8月15日

[活動] 2016 幸運草 Munch (額滿)

3 則留言:
Hi,親愛的幸運草之友:)
隔了四年,我們又來到臺中啦~
歡迎老朋友與新朋友們一起來同樂!

◎活動時間/地點:
2016年9月24(六)下午2時~5時 於臺中市西區某獨立空間
(詳細地點將個別通知)

◎報名資格:
1. Spanking愛好者(或有興趣想了解)。
2. 年滿18歲。

◎報名方式:
報名請填寫線上報名表(已額滿),Google表單不會漏信請放心唷!
人數限定30人以內,額滿為止;想攜伴參加的朋友還請個別報名

◎場地費用:
300/人,費用包含包場及輕食茶點。

◎活動調性:
本次活動為純聊天性質的入門款,現場不適合上演全武行,但仍歡迎與會同好帶工具來炫耀~
當天將有簡單的開場活動,幫助大家認識彼此,歡迎大家帶著輕鬆的心情一起來同樂:)


ps.如果對活動有任何其他想了解的部分,歡迎來信spankclover@gmail.com


2016年8月13日

與妳的星期六/第三個星期六

4 則留言:
「上星期為什麼沒來?」五點十五分,甫進門,便聽到他平靜的聲線。

「嘿嘿……」她乾笑兩聲,沒有作出正面回應,逕自拉椅子坐下。

?」他跨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居高臨下地逼她正視他。

2016年8月3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七

沒有留言:
 前一晚雙巖等人是在離海岸邊的外浦村只剩里許路程之處過夜,結果小夜發生了異狀。這一頓直打到天亮,卻幾乎沒破皮,連雙巖自己似乎也略感驚訝。

 只是雖未破皮,小夜卻已全身癱軟。而且高潮退後,更是一牽動屁股就痛得支持不住,實是舉步維艱。

 但雙巖說機不可失,要立刻去外浦村探探情形,乾脆背起了她,走起路來卻仍健步如飛,煬之介反倒跟得比小夜自己走時還辛苦。

 三人一進了村子,就看到這幾年來眼熟的景象。三名妙齡女子嘻嘻哈哈跑來跑去,到處打翻東西,十幾名村民追趕她們,一逮住就拉到腿上當場狠狠打她們屁股。但和其他村子不一樣的是,被逮住痛打的少女大聲呼痛中仍嘻嘻哈哈,挨了幾下後卻掙脫,又開始鬧了起來。

2016年8月1日

兩難

沒有留言:
最近生活上遇到了一些問題,有個需要選擇的事情讓我很為難,因為我想表現的積極進取,但又有些原因讓我退卻,也許因為我什麼都想要,想要在眾人前完美,想要做到大家認為美好的樣子,又想要過得開心,所以感到為難吧。

本來因為很煩,想要就這樣窗了反正也不是沒有窗過,但講到了兩難,讓我想到之前想到的想法。

有時候跟男友會有一些摩擦。

可能出於一種驕傲的心理,我認為能夠管我的人必須比我出色、比我成功、比我有能力。最好樣樣都比我好,樣樣都在在我之上。他要是個領導者,能夠領導我往正確的方向前進。於是我便仰望他,如同我期盼的,我的完美主動那般。
同時我也希望他是個冷靜自持的人,有足夠的幽默感,但在處罰我的時候能夠有原則、嚴肅、不輕縱。

然而,也許是我的個性太過於強勢,太過於伶牙俐齒,能夠被我吸引到、並且也能夠吸引我的人總不是童話故事般的,能夠馴服桀敖不馴的我的訓獸師,而是溫和、寵我、溺愛我的好好先生們。

他們不是我期盼的那樣有條理有規劃,也不是總能夠走在我前方。但也許是這樣的個性才能夠包容我這樣整天大呼小叫,開著亂七八糟的玩笑,然後跟我一起笑一起鬧。也許我內心的小女孩期盼的不是這樣的一個人,但活在現實世界的我需要這樣的人。

也許我本來期盼的人根本不存在,你不可能要求一個人要活在秩序中,卻又能包容失序的我;也不可能要求一個人寵我溺我愛我,還要能狠下心在我犯錯時痛揍我。

當情況不如預期的時候,我還是會大吵大鬧貶低對方,然後事後覺得愧疚,覺得自己根本欠教訓。想當然爾,好好先生們總讓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也許,我不該什麼都想要,該做好取捨,好好收起我最重視的,放下也許不是那麼重要的。

我們也可以過著接近童話故事般美好的生活。

2016年7月26日

扭蛋

7 則留言:
經過台北轉運站的時候

二樓整排的扭蛋機總是讓我駐足欣賞

今天本文就來介紹這系列把我集了兩週的十元硬幣一次清空的扭蛋

2016年7月20日

亂點兵器譜 - 一體成形酒紅色小皮拍

2 則留言:
話說幾個月前,趁著各種天時地利人和之便,先後拿到了好幾把採用同一種設計的小皮拍。我對這種簡約大方中自有其美觀的設計愛不釋手,就來介紹一下吧。

(照慣例,內有工具圖)

2016年7月18日

2016年7月6日

台下十年功

沒有留言:
有時候我會想,圈內應該有人是透過第一手的體驗,例如在日常生活或是親密互動的過程中,激發了打屁股的渴望;但也有人(至少我就是)的這種渴望,是被各種第二手的內容,例如影片、小說、表演等等所觸發。

倒不是要說前者一定比較好。但若我們對打屁股這檔子事還缺乏較全面的認知,對很多細節都還無從判斷是非優劣時,就先接觸到許多經過「去蕪存菁」的東西,也就頗有受到誤導的危險。

2016年6月22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六

2 則留言:
 對峙。

 高手劍客之間的對峙,看似雙方一動也不動,實則各自發出「氣」相互試探。這所謂的「氣」並非能夠發出去制住對方的力量,反而像是一種感覺。發出氣,就是伸出感覺的觸角,估量這一刀斬去會有什麼結果。

 沒有這種感官的人,就不會受到「氣」的影響。只有功力到家的高手之間,才感應得到彼此發出的氣,因而互相牽制,演變成雙方都不能輕舉妄動的漫長對峙。講求「刀未出鞘,勝敗已分」的居合,就是最倚重這種「氣」的技藝。

 現在雙巖就被一股前所未見的氣,壓得不敢輕舉妄動。但當下他面對的不是劍客,而是這幾年來已經打過不知道多少次的,小夜的屁股。

2016年6月21日

RB Online/衡量

1 則留言:
溫馨前情提要:快吃完了

十分鐘過去,江凱學把漢堡肉留到最後吃。依照賴曉蓓的腦內統計,這種人通常就是M
但她覺得不必要給他證明自己不是的機會比較安全。她遠離他們打算求救。

2016年6月18日

與妳的星期六/第二個星期六

6 則留言:
她在傍晚六時四十五分低頭玩著背包的帶子、畏畏縮縮地走進診所時,他正在觀看她前一天主講某大型講座時的影片。

2016年6月9日

[活動] 啪啪啪,救救我!

4 則留言:
嗨,親愛的朋友們

我們好久沒有玩踩踩樂了!

上次玩還是409406 (是你,就是你了),轉眼間已經快要突破90萬了,感謝大家這些日子以來的陪伴:)

這次要踩的數字是

888995
    啪啪啪救救我!

不管是否真心誠意,求饒是一種浪漫~


請第一位踩到的朋友將畫面截下,寄到spankclover@gmail.com
(如果因系統問題,同時有多人踩中,將以收到的第一封截圖為準)

我們將贈送小禮物(目前還在討論中)



2016年6月8日

打屁股團康遊戲 『Strike!』

7 則留言:
不知道怎麼想到的一個很白癡也很陽春的團康遊戲。

簡單說,這次我要拿來亂改的是棒球的規則,只是當然不會真的全套搬上來用,參加者也不用真的去跑壘,拿紙筆畫上幾個壘包,放些棋子在上面跑就好了。




(無圖,請安心點開)

2016年6月7日

RB Online/女人的友情

3 則留言:
前情提要:戴莉想把敵人一網打盡,為了得知他們的真面目所以到了他們很有可能出現的餐廳

江凱學先喝飲料,同時指指木製帶把手的餐盤,再指指賴曉蓓。

賴曉蓓解讀他肢體語言好像在表達「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做這種事」,回答:「偶爾來體驗庶民生活也蠻有趣的,是不是?」

2016年6月6日

Krampus

8 則留言:
這是遊戲Don't starve中的怪物,當玩家的淘氣值(也有人翻罪惡值)到達某個數字的時候,這個怪物就會出現,偷走玩家的東西。

在查詢攻略看到"淘氣值"的時候,我很好奇為何要取這樣的名稱(根本同好關鍵字),而且這個生物跟淘氣到底有什麼關聯呢?

2016年5月25日

獨行的,美食家?

13 則留言:
 她拜訪完今天最後一個客戶,剛走出大門,立刻感受到一陣強烈的疲憊,而且不只是疲憊。

 她雙手輕輕按上自己的屁股,心想,餓了。

 她,餓了。
 她,站在辦公大樓門口,餓了。
 她,站在車水馬龍的大馬路旁人行道上,餓了。

 「就去找間店吧。」她點點頭,邁開大步往前走。

2016年5月21日

與妳的星期六/第一個星期六

4 則留言:
直至很久很久之後,他仍然清楚記得,與她的相遇,是在一個星期六的晚上。

「嘎吱……」診所古舊的木門被緩緩地推開,輕輕探進頭來的是一張陌生的臉孔,伴隨著聲若蚊鳴的幾個字:「不好意思……請問……請問……是不是打烊了?」

打烊會用來形容診所嗎?他嘆一口氣,把正在處理中的文檔儲存到桌面上:「請進來吧。」

2016年5月11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五

2 則留言:
 雙巖回到神社,吃完晚飯,和登紀、煬之介一起來到老宮司房裡坐下。

 他從登紀捧來的一小堆木材裡挑了一根,拿起小刀削了起來。只見他每一刀削下,都隱隱有種令人眼睛一亮的俐落。祥正和尚曾笑著說他這手法是邪道,卻也叫他不必改,維持原樣就好。

 三人知道他在整理想法,倒也不催促,任憑他削下去。過了一會兒,雙巖開了口。

 「詳細情形煬之介都跟你們說了吧?」

 煬之介與老宮司、登紀,都點了點頭。

 「那好。除了煬之介,我還要借用小夜一兩個月,說不定再久一點。」

2016年5月9日

所謂"入圈"

7 則留言:
隨著人生閱歷的增加,我越來越懂以前課本上的名詞定義有多麼重要了。

先搞懂我們在討論的是什麼東西,我們才能討論下去呀。

2016年4月27日

生與死

沒有留言:

總覺得是被雷打到才會下這種標題,不過既然想到了,乾脆就先寫下來吧。

我在打屁股這個變態的喜好中,尋求的是生,不是死。

2016年4月19日

RB Online/第一篇

4 則留言:
在小高填坑之後
萬萬沒想到連冨都繼續連載了
我慚愧
我道歉
算起來也大約一年沒寫文章
不管大家期待與否
我將慢慢把坑填完
只要冨還在畫我就不會窗(雙週)
窗了看要是M/M OTK還是什麼都隨便你們

2016年4月13日

亂點兵器譜 - 紅心矽膠鍋鏟

沒有留言:
各位觀眾,我又買到了一把令我相見恨晚的民生用品!

想當初看到產品頁面上一張拿這玩意去剷太陽蛋的照片,我和朋友還覺得好笑,想說拿這個前端缺一角的玩意去剷鍋裡的蛋,豈不是十分彆扭。

沒想到買來一用,才發現竟然是這麼一把完全對到我胃口的利器,表現大大超出期望,簡直可以說是民生用品跟軍用品加起來不用除以二!

(照慣例有工具圖,但反正是民生用品,不用太緊張)

2016年4月11日

青春

沒有留言:
社團、陽光、大哥哥,這些幾乎是我高中生活的全部。


我一直覺得17歲是最美的年紀。
15、16歲稍嫌稚嫩,18歲雖說也是青春無敵,但已"成年"似乎讓這年齡蒙上一層老氣。而17歲,是個充滿自信、勇於嘗試、哭哭笑笑散發著令太陽都失色的光芒的年紀。

我的17歲吶,帶著這樣的傻氣,很認真、很用力、全心全意地喜歡上了一個男生。

2016年4月9日

如果,同好就在妳身邊

2 則留言:
桂枝一直很喜歡玉蘭這個學妹。喜歡她亮澄澄的眼睛,雖然相處的過程中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2016年3月30日

2016年3月26日

我是這樣開口的———試探篇

12 則留言:
雖說喜歡SP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但真正在這圈子活躍起來,還是認識我的現任男友,並成功把他從「麻瓜」轉化成「會打我的麻瓜」之後的事。 

當我在我的小小部落格大肆宣揚(炫耀)這件事時,不免也有很多同好好奇我的轉化大行動是如何進行的。

簡單來說,我的轉化行動分為三階段:試探 → 引導 → 深化 

2016年3月16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四

沒有留言:
 雙巖打完後,登紀指揮巫女們穿好衣服,並將場地收拾乾淨,就讓她們先回巫女寮擦藥休養。

 「登紀。」
 「我知道,我會留意她們復發的情形。」
 「我剛剛一次打四個有沒有很帥?」
 「……現在只有我一個,你是在裝給誰看?」
 「嘖。好啦,看樣子我明天又得下山,就趁現在跑一趟祥正和尚的地方好了。晚飯前我會回來,幫我跟大家說一聲。」

2016年3月14日

那些年,我們一起寫過的故事 (2011)

沒有留言:
我曾經非常非常討厭作文。

小時候作文曾經是我的噩夢,不管是寒暑假作業中的日記、讀書心得,還是國語習作中的小篇作文,都讓我傷透腦筋。直到被送去作文班之後才有改善,然而現在回想起來,在作文班的最大收穫應該是學會了“腦袋想什麼就寫什麼”。

我的意思是,那些什麼寫作技巧,我很少真正用到。

這樣的習慣在小學可以拿到作文比賽的獎項,在國中大概就只能在段考作文拿到前段的成績,到高中就只剩下中上了。是的,我的寫作能力在國高中之後成長的並不多,加上我實在不是讀文組的料,那些個優美文章我實在是不懂欣賞。

我寫出來的東西大概也就是這樣了,我沒有堆砌華美文字的能力,因為那些文字不是我講話會用到的,所以我很難自然地用在文章裡,即使是描述SP畫面我可能也只侷限在有限的字彙,搞得自己寫起來覺得每次好像都寫的一樣(根本複製貼上)。

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我比較少寫一樣的東西,覺得自己膩,其他人應該也很膩。
(噢但是我一點都不介意看別人寫一樣的東西唷~)

在這樣有限的能力中,我能做的就是不斷嘗試各種可能,就像在工作上抱持的心態

我想看我能夠做到什麼程度。


2016年3月12日

傳說

6 則留言:
這是從小庭學姊那裏聽來的故事。

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少為人知,現在是如同校門口的老樹上的傷疤,微小而真實的存在。

2016年3月4日

愛麗絲夢遊四葉島(完)

4 則留言:
< 寫在前頭 >

嗨大家好,正是坑王小高,身兼三個坑的始作俑者(跪)

其實大收官很早以前就想好了,但在這巨變的半年中完全擠不出任何一丁點時間把它打下來,於是都成家立業了還沒有填坑...甚至久到我自己都已經記不得我寫過什麼(但艾若居然如數家珍)的狀態...

但出來跑總是要還的,所以,總算,有了這一篇。

本篇是以下三個系列的大收官,基於年代久遠,在這邊幫大家彙整一下連結:

愛麗絲夢遊四葉島(1,2,3,4
進擊的嘶鵬怪(1
小說接龍新遊戲(1,2,3,4,5,6,7


2016年3月2日

亂點兵器譜 - 特小拍面長柄拍

沒有留言:
 收假後的第一篇,決定寫一下這兩年來一個小小的新發現。

 我挺喜歡藤條的痛,但由於種種可以告人跟不可告人的因素,我比較偏好使用50公分以下送禮自用兩相宜的中、短兵器,因此常常冷落了藤條。

 但後來我發現手上的一件短兵器,也能在痛楚中帶出一種像是螞蟻咬的酸癢感,這次就來介紹一下了。


(照慣例,內有工具圖)

2016年1月30日

高雄之旅「戰利品」

6 則留言:
跨年夜我和安迪到了高雄
停留了36小時就回港了 XD

逛了夜市(狂吃)在飯店玩(也是狂吃)
然後在市集(?)買了些小東西
剛好讓我在忙翻天的日子裡拿來灌水+輕鬆一下

事先聲明這真的是超級灌水文
看了不要後悔 (但可以揍我) XD
手機拍的模糊圖不過應該不用小心

2016年1月20日

亂點兵器譜 - 綠檀戒尺

2 則留言:
最近介紹兵器的正業(?)荒廢太久,趕快趁這個機會補一下。

就如標題所寫,這次要介紹的是一把由高檔木材綠檀木所製成的戒尺,購自國內賣家Wendy Spankingtools 打屁股用具專門店

(內有工具圖)

2016年1月16日

歲末記錄

6 則留言:
我覺得,所有的夢話都應該實現,更別說是年終的夢話了XD

歲末是除舊佈新的時節,對身為許願狂熱分子的我來說,更是回顧過去、為來年許願不可放過的絕佳時機。很趕巧的,距離第一篇在心形葉的文章,也差不多過了ㄧ年又幾個月。
       
               (是很無聊的年終回顧,恕不補償浪費的時間唷^_<

2016年1月6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三

6 則留言:
啪——!
「……!!!!」

雙巖手上的木條打在一名巫女屁股上,聲響遠比登紀出手時更加紮實而響亮。挨打的巫女連悶哼聲都還發不出來,雙巖已經打到第二個。等打到第三名巫女,最先挨打的一個才總算擠出聲音說:

「雙巖哥,這、這好痛喔!」
「廢話,不痛我打妳們幹嘛?」

雙巖悠哉地在幾名巫女間遊走,但其實對每個人都只有第一記打得特別痛,讓巫女們先入為主,把第二下以後打出的痛覺都想得更痛。實則接下來的擊打力道多半都不輕不重,恰到好處。三名巫女嘴上頻頻呼痛,臉上卻漸漸眼角帶笑,唯獨已經先挨了一頓打的小夜還好端端站在原地。

2016年1月4日

今天,你想吃哪一道?

19 則留言:
我是個愛吃甜食的螞蟻,開始自己動手做之後更是樂此不疲。

現在滿街都是手做甜點的小店,隨處可見赴歐洲學藝回來開店的人。我總是在櫥窗前掙扎著,慾望與現實拔河,該點哪一塊呢?該點已經吃過很多次卻深深擄獲我心的千層蛋糕,還是未曾嘗試過的新口味?

我很貪心的想要嘗試所有新口味,又捨不得放下心頭好。



2016年1月2日

新年禮物

11 則留言:
她最近讓他有點頭痛。

「欸~~~」甜得發膩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他揉一下緊皺的眉頭,認命地走進房間。

「怎麼了?」好不容易才把「又」字咽回去,不然她肯定發飆。

「餵~我~」又是那撒嬌的語調,坐在床沿的她,漾起了小孩般燦爛的甜笑,大眼睛中滿是期待,看起來絕對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讓人難以拒絕她的要求......但現在是早上十一時,而這已經是今天的第三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