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9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一

起初只是零星發生,村子裡的人都不怎麼放在心上。

也不過就是有些長得亭亭玉立的少女,有一天忽然變得調皮搗蛋,怎麼罵都沒用,逼得父母只好拿出幾年前就以為不會再用到的家法教訓一番。但說也奇怪,打過一頓之後,少女就會安分下來,變回原本乖巧的女兒。

事情雖然怪異,但終究在家裡就能解決,只要當下家醜不外揚,倒也無傷大雅。村裡的長輩們在事過境遷後提起,這怪事倒也不失為茶餘飯後的好話題。

有人說是少女情懷,臨到要嫁人了,捨不得離開父母,才會透過這種笨拙的方式想重溫親情的溫暖;也有人說是中邪,把鬼打跑就好了。




在這個時候,全村都沒有人真的當一回事。甚至還有好事之徒開玩笑說,乾脆弄成這個村子的習俗也不錯。

但十幾年過去,情形愈演愈烈。

幾乎全村的女孩長到十八歲以後,都會發生這樣的情形。更有甚者,即使狠很責打一頓,這些少女也只會安分幾天,等屁股上的傷勢好了,隨即又故態復萌。除了打一頓屁股以外,更找不到什麼方法可以解決,頂多只能把女兒關起來。但無論責打或囚禁,都是治標不治本。村民們不堪其擾,無論怎麼求醫、問卜、求神拜佛,始終找不到方法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無計可施之下,村民們請村長帶著幾名幹事,前往山腰上一間歷史悠久的神社求助。沒想到一向待人親切和藹的老宮司面露難色,搖了搖頭。村民們大感訝異,但自然不肯就這麼打道回府,當場鼓譟起來。老宮司揮手制止眾人,說道:「諸位稍安勿躁。請聽。」

村民們來時滿腦子只想著村裡的問題,壓根兒沒注意有什麼聲響。但靜下來仔細一聽,才發現依稀聽得見幾種他們非常熟悉的聲音。至少這幾個月來他們非常熟悉。

老宮司看著村民們,說道:「各位也都聽見了,說來慚愧,我們神社的巫女也出了一樣的問題。我們正傾全力查明,還請各位耐心等候一段時日。」

村民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連神社都自身難保,不由得大感失望。這時紙門卻忽然被人粗暴的拉開,一名年約二十七、八歲的青年走了進來。他作浪人打扮,腰間佩有一長一短的佩刀,嘴上叼著牙籤,手上拿著一根說是木尺未免太厚,說是金剛杵又未免太薄的木條,輕輕拍著肩膀。

「老爹,我回來啦!我就說只要我出馬,還不三兩下就搞定嗎?哈哈哈哈!嗯?喲,又有客人啦?」

「雙巖,在客人面前不可以失了禮數。這幾位是外浦村來的賓客,這位是村長。」老宮司一板一眼的叮嚀,轉頭又對村民們賠罪:「對不起,這是我一位老友的孫子。他年紀老大不小了,就是定不下來。」

但這位叫做雙巖的青年全不放在心上,解下大小佩刀往旁隨手一放,盤腿坐下,劈頭就對村民們說:

「怎麼?你們的女兒孫女也屁股癢啦?」

(待續)

6 則留言:

  1. 回覆
    1. 其實我自己非常震驚,因為
      1.我竟然寫了男性角色!
      2.而且是主角!
      3.而且是主動!
      4.而且擺明就不是我!XDDD

      刪除
    2. 恭喜大突破哈哈哈!!!
      每次有這種里程碑式的突破寫完都超想大叫的 XD

      好期待後續呀 ;)

      刪除
    3. 總覺得會偏離主題很多 XD

      刪除
  2. 大小佩刀,既然主角不是你,那他的軍火想必是你提供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糟,我已經把他三件傢伙的名稱都取完了,整個是本性難移呀哈哈哈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