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3日

稀人退魔異聞錄 二

「怎麼?你們的女兒孫女也屁股癢啦?」
「……你!」

村民們既訝異這年輕人如何知道這件事,又氣惱他的無禮,一時說不出話來。

「果然啊。」
「雙巖!叫你不可無禮你還胡說,給我出去。」
「好好好,我先上去照顧那些小丫頭就是了。哈哈哈哈!」

雙巖抓起佩刀起身,走到門口又回過頭來。

「對了老爹,我這趟下山去那幾個地方都巡過,我的猜測八成沒錯。」
「唔……知道了,晚飯過後來找我說清楚。你可以出去了。」

雙巖說完就走了出去,背後還聽得見老宮司對村民們賠罪解釋。



雙巖走出屋子,這時一名年紀比他小了十幾歲的少年,上氣不接下氣的沿著石階跑上來。

「雙巖哥,不是叫你等我了嗎?你每次說話都會惹爹生氣。」
「煬之介,又有客人來找老爹了,看來是為了一樣的事。待會兒他們走了,你就去跟老爹報告。」
「……好是好啦,可是雙巖哥好像每次都把麻煩事推給我。」
「不然咧?上面那些乳臭未乾的小丫頭還等著我呢,我先上去啦。」
「好啦。」
「這才乖。而且你比上個月進步囉。」
「雙巖哥……」

雙巖笑著伸手抓了抓他的頭髮,煬之介剛露出五味雜陳的表情,雙巖已經轉身離開。

雙巖看似悠哉漫步,腳程卻快得讓尋常人用小跑步都趕不上。煬之介只能看著他的背影興嘆,喘過氣來後,乖乖走進屋裡。



    ※    ※    ※    ※    ※

雙巖一路往上走,來到上社後頭一處空地。這是外賓止步的練武場,神主與巫女們平時會在這裡排演各種儀式與練武,現在則正用來處理「發病」的巫女。

「喲,登紀,妳這麼好興致,還沒到山腳就聽妳打到現在呢。」
「那是你才那麼大老遠就聽得見。少貧嘴了,快來幫忙。」

雙巖聳聳肩,走到還空著的另一邊站定。排隊等著讓登紀打的三名巫女都紅著臉,默默走到他身前,已經被打完的兩名巫女則露出羨慕又懊惱的眼神。

「喂,妳們不會全都衝著我來吧?」

不僅如此,甚至正在挨打的一個,也用眼神詢問登紀。登紀湊到這名趴在她腿上的少女耳邊說:

「小夜,我看妳是根本沒把我這個巫女長給放在眼裡嘛。」
「沒、沒有啦,登紀姊姊,人家是擔心妳太勞累啊。」
「哼,我給妳兩條路走。一是再挨我二十下重的,如果症狀還沒消退,妳就儘管去讓雙巖痛打一頓。二是妳現在就去給他打,症狀消退以後來補挨這二十下。」
「這……這,好難選喔。」
「妳慢慢想,我可要繼續打了。」

登紀說完開始用力狠打,小夜在呼痛聲中勉力回答:

「啊、唉喲!那、那就麻煩登紀姊姊現在打完。」
「嘻嘻,算妳聰明。嗯。說著說著都打完啦,起來吧。」

小夜揉著屁股起身,悄悄在登紀耳邊說聲「謝謝姊姊成全」,跟著就跑去排雙巖那邊的隊伍了,自然又引來雙巖的牢騷。

「喂,登紀,妳還故意多塞一個給我!」
「那還用說?你可想過你下山溜搭的這些日子,我可有多忙?」
「嘖!妳根本是故意算好日子,要讓我接手的吧?」雙巖說完,轉頭對幾名巫女說:「妳們幾個聽好,我今天沒空,都給我過去那道牆前面,每個人距離三尺,褲子脫了,手扶牆壁站直。」
「咦咦~~」
「咦什麼?不聽話就改彎腰!」

巫女們不敢再多說,伸了伸舌頭,各自乖乖照辦。

登紀走到雙巖身旁,在他耳邊說:

「你說得沒錯,巫女的症狀惡化得特別快。現在我得打上半個時辰,才能讓一個人的症狀消退。」
「嘿嘿,倒是妳有沒有患病呀?」
「哼,你想得美。快過去吧,有你忙的呢。」
「那也未必,妳看著吧。」

雙巖走向最左邊一名巫女身旁。

(待續)

--

一年又快要過去了,敬祝全天下同好聖誕夜都有烤火雞大餐可以享用啊哈哈哈哈

4 則留言:

  1. 很守規矩很乖呀,這發病的症狀勒?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啊……(喂

      沒關係我可以解釋成看到飯菜已經端上桌就會乖乖等著吃 XD

      刪除
    2. 突然發現名字筆畫好多

      刪除
    3. 應該只有主角特別多吧XD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