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1日

我的姊姊哪有這麼被#2

[寫在前面]
嗯哼,本來很興奮的想要寫個跟以前風格完全不一樣的故事。但寫了之後才發現我內心仍然是個少女,無法駕馭以男生為第一人稱的故事啊Q_Q但是為了這禮拜不要讓L連霸,我還是硬著頭皮拿出來繼續寫了。

總之,這會是個沒什麼營養又充滿髒話跟髒髒梗的東西(?),不喜歡這類型的文章的話請自動跳過XD


-----本文開始分隔線-----

即使生活中總是出現這些搔不到癢處,偶爾讓人提心吊膽的小彩蛋,但並未引起太大的波瀾,可以說是有驚無險。

我本來以為我可以一直就這樣下去,過著和平的日子,一個人啃食心中的小秘密。

直到那風雲變色的一天。


這是個美好的早晨,清新的空氣、悅耳的鳥鳴,讓人充分地感受到何謂"一日之計在於晨"。

我想我會非常享受這個早晨,如果我不是熬了一整夜的話。


「幹,打手槍都不揪!」身後傳來小弟油腔滑調的嗓音。他剛打完球回來,溼答答的手臂就搭在我的肩膀上。

「誰跟你打手槍!趕報告啦!」神經病教授,死線不定在晚上十二點,硬是要訂在早上九點這種奇妙的時間。

「再忙也要跟你一起尻尻!」小弟說著,右手在身前比了猥褻的手勢。

「幹,要尻回自己房間去啦!」距離死線只剩一小時!

「最近沒抓新片,你這裡有嗎?」他拿起我放在桌邊的隨身硬碟,對我揮了輝。

「你這大奶控少在那邊,這裡面的不合你胃口啦!」

「換換口味不行喔?小氣!」他嗲聲嗲氣的說,肥屁股往我身上撞了一下。

「去去去去去!」


五十分鐘後,我終於在死線之前將報告送出。可喜可賀。

為了慶祝這世界終於恢復了和平,我關上螢幕,爬上溫暖的床鋪補眠。


---

再張開眼睛時已經是傍晚了,我邊哀悼我逝去的一天,邊走回電腦前。

我的隨身硬碟已經回來了,上面多了張便條紙,但頭腦仍然昏脹的我實在無法閱讀上面的文字。

我在桌前呆坐了十五分鐘,看著夕陽的痕跡在桌上一點一點的消退,直到整個房間陷入黑暗。然後我打開了電腦螢幕。

映入眼簾的是前陣子抓的SP影片,畫面停在美好的裸臀OTK,主動的手懸在仰角45度的位置。

我又對著這畫面放空了30秒,覺得這畫面真是不錯。


我睡前有點開影片嗎?


不知是否近日日夜溫差大,我突然覺得有點冷,腦袋也清醒了不少。


好像沒有。


然後我突然意識到,這影片我電腦裡沒有存檔,我是把它放在隨身硬碟裡的。

隨身硬碟!

我低頭看隨身硬碟上的紙條,但天已經全黑了,只憑電腦螢幕的光很難看清紙條上的字。

“啪”我打開桌燈,仔細閱讀紙條上的訊息。


“主動?被動?還是雙向?”
“PS. 我是主動唷^.<”





9 則留言:

  1. 是我的話就在便條紙上面批:「不像」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只有小弟展現過一點點主動的跡象,只好讓他當主動了(咦

      刪除
  2. 恭喜攔截成功!!!
    (↑還好意思說 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關係今年跨年夜就靠艾若扛了 XD

      刪除
    2. ......
      我要假裝沒看到 > <

      刪除
    3. 艾若加油!(逃走~)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