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4日

雙胞胎<覺悟>

理央腦中一幅又一幅的光景來來去去了好一會兒,終於按下了門鈴。

儘管只是短短幾次心跳聲的時間,等待起來卻是無比漫長。

「理央,妳來啦?來來來,趕快進來。」

彩開了門探出頭來,一看到是理央,立刻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更不等她回答,就親熱的拉著她進門,關門。等理央換完鞋子,又拉著她進了一個房間。

「學姊,請等一下,我什麼都還沒說。」

彩轉過身來,從鼻子幾乎都要碰在一起的距離,看著理央的眼睛說:

「理央,妳人在這裡,這不就是妳的回答嗎?」
「……是。」
「那就放心包在我身上,學姊不會虧待妳的。」

彩拿起預先準備好的一件衣服說:

「哎呀時間不多了,趕快換衣服。」
「這是?」
「別問那麼多,既來之則安之。」

看到這件衣服,理央不禁納悶起來。她本以為即使要換衣服,也是換上方便露出屁股挨打的服裝,沒想到彩要她換上的衣服全不是這麼回事。但轉念一想,也覺得彩說得對,既來之則安之,多猜無益,於是乖乖換起衣服。

彩帶上房門,似乎在門外和人說了幾句話。

等理央換好衣服,彩領著她進了客廳。

客廳不大,但地上鋪著紅色的地毯,兩旁站著沙織與愛子,以及輩份明顯比她們小了一截的陽子與綾子,地毯另一頭還放著講桌。

沙織等四人身上各穿著不同顏色的晚禮服,講桌前的紅地毯上站著一個身穿白色婚紗禮服,背對眾人的女子。不用看到這個女子的臉,理央也知道這女子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美奈學姊。

這時一旁的電視大螢幕畫面上,開始播放以前美奈和理央一起入鏡的一段影片。

這是她們電視台的一個小型企畫,說既然美奈學生時代參加過攝影社,就由她拿自己的單眼相機,為公司拍攝同僚盛裝打扮的模樣,作為下個年度的月曆照片。不但月曆可以賣錢,連她們拍攝的過程,也被公司剪接成拍攝花絮,做成一集節目,可說是物盡其用。

現在畫面上播放的,就是理央穿著白色婚紗,由美奈替她拍照的那一段拍攝花絮。

    ※    ※    ※

『理央,妳知道新娘最需要的是什麼嗎?是覺悟啊,覺悟。』
『覺悟?』
『除了覺悟以外還能有什麼?』
『……好的,我明白了。』
『不對不對,妳表情太堅決了。』
『咦,不是要有覺悟嗎?』
『不對不對,等這戒指交換完,新娘這輩子就要跟定這個人。要做這麼大的決定,心裡一定會有那麼一點不安吧?』
『是喔……』

    ※    ※    ※

理央看著這段影片中的對話,這才驚覺的看著自己與美奈身上的白色婚紗。

這時彩說話了。

「理央,妳現在有這個覺悟了嗎?」
「……學姊,妳問這種問題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拿東西抵在人家屁股上?」
「可是今後妳不就是需要這種覺悟嗎?」

理央紅著臉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下定決心似的說:
「學姊,那我覺得我手上也需要有東西。」

彩先是一愣,然後才嘻嘻笑了幾聲,朝理央眨了眨眼說:
「理央,妳真敢講。別擔心,該給妳的,一樣也不會少。」

(頂多是糖果和鞭子都不會少,而且糖果多半還是為了襯托鞭子才有的吧?)


理央知道彩不會白白放過她,但看這陣仗,實在想不通彩到底做了什麼安排。


彩用走紅地毯的腳步,一步一步慢慢領著理央前進,將她帶到美奈身邊,接著自己走到設置在紅地毯端的講桌後頭。

理央難為情又納悶,只好用吐槽來掩飾。

「學姊,妳身兼這麼多職不會太忙嗎?」

但彩不理她,一本正經的要美奈和理央並肩站好,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本小小的精裝版書籍。她先確定愛子已經準備好手上的攝影機開始錄影,然後清了清嗓子,深深吸氣,唸道:

「理央,妳是否願意接受美奈作為妳的伴侶,無論美奈喊痛、掙扎,抗拒、逃跑,還是屁股紅腫、瘀青、結硬塊、破皮,還是傷癒轉黑轉黃,一生一世都願意繼續打她屁股?又是否願意接受美奈打妳屁股,無論她用手,用藤條,用木拍,用皮拍,也不管打得輕、打得重,打得甜蜜、打得狠辣,一生一世都願意讓她打妳屁股?」

別說站在觀禮者位置的四個人聽得掩嘴忍笑,連彩自己都差點吃螺絲又笑場。

但講桌前兩個當事人的反應自然不太一樣。

「姊姊妳又瞞著我竄改誓詞!」美奈羞紅了臉抗議。
「咦?」理央卻還意會不過來。
「肅靜!我是牧師我最大!」彩得意的駁回美奈的抗議。又說:「理央,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美奈抗議似乎只是想掩飾害羞,倒也不再抗辯。

理央恍如身在夢中,不敢相信這一切即將以遠比她想像中更美好的方式成真。

自從按下門鈴的那一刻起,不,是早在聽見部長模仿彩學姊的口氣講出那句話的那一刻起,她心中就隱約有了這樣的預感,預感到自己好幾年來的夢想也許會實現。

夢想的實現突如其來的近在眼前,她終究不敢相信,還一直告訴自己「彩學姊只是想整我」。


彩以溫和但正經的語氣,一字一句慢慢對她說:
「理央,我再問妳一次,妳現在有沒有這個覺悟,和我們這對雙胞胎一起走下去?」

理央更沒料到彩也願意和美奈一起接受她。

但看到彩與美奈都以殷切盼望的眼神看著她,理央不知不覺間熱淚盈眶,視野都模糊了。她心想,即使是被耍,那也是自己活該。就像部長說的,如果現在退縮,將來一定會後悔。

她搖了搖頭,揮開心中的迷惘,伸手去擦那擦不完的眼淚,然後點點頭說:
「……我願意。」

彩滿意地點點頭,把包括自己那份在內的挨打與打人排列組合誓詞一一問過。理央一一回答願意之際,不由得苦笑著心想這才是彩學姊的作風;美奈也不再掙扎,輪到她回答時也都回答願意。

彩笑吟吟的點點頭,說道:
「妳們可以交換信物了。」

綾子捧著一個盒子,走到理央與美奈身前。

(待續)

4 則留言:

  1. "新娘的覺悟"讓我想到愛倫坡的Bridal Ballad裡面提到的新娘...
    (↑與主題無關 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辜狗了一下好像有點黑,不過反正套不進這邊哈哈哈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