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6日

兩片土司夾烤雞組曲 - 從掛架到食譜

這是一段器材生掛架、掛架聯想到麵包,麵包夾烤雞,烤雞再轉成食譜的故事。

儘管當中的每一個點子也不是不能各拿來灌成一篇,但總覺得點子本身未必有多少價值,反倒是這一連串亂七八糟的想法激發出來的過程要來得更有意義。

仔細回想起來,也真的有很多很多的想法,都是從交流中激發出來的。有些是令人會心一笑但隨即消逝的火花,有些可以轉為實用的新招,更有一些會變成價值觀與態度的一部分,甚至成為根深蒂固的核心理念。無論這些想法本身有多少價值,遇到能讓人盡情舒展第四片葉子的同好來進行交流,總是令人惜緣又回味無窮。

所以啦,這次就忍痛(<--講得好像犧牲多大XD)把這一連串鬼點子塞進同一篇吧。


■烤麵包機款掛架

○○說:「要有土司」,於是就有了土司。

這一切的開端,只是一句玩笑話,說那種又寬又短的木拍很像土司麵包。

當時我手上也正好有兩把差不多規格的寬短拍,於是就開始想著如何以簡單有力的方式呈現出「它們是土司麵包」這個比喻。成果就是這個(不實用的)木拍用戰術掛架!

像不像烤麵包機?
當掛架時當然握柄是要朝上的。

是的,本來這一篇到這裡應該就又要全文完,但劇情一直不收我也很傷腦筋(啥?)只好一路演下去了。

★★兩片土司夾烤雞★★

既然有了兩片土司,加上我們幾個朋友之間愛用「烤雞」來代稱「打屁股」這回事,自然也就衍生出了「兩片土司夾烤雞」的意象。但當時這在我腦中還只是個很空泛的概念,除了抄起兩把傢伙夾攻以外,其實並沒有任何具體的內容。

但「兩片土司夾烤雞」這個詞已經深深烙印在我腦子裡,覺得這名堂真是有種恰到好處的不正經。隱晦得能讓麻瓜聽得一頭霧水,卻又直白得能讓懂這個黑話的同好聽得面紅耳赤。再加上這當中仍大有拼裝各種不同元素來找樂子的空間,自然更加刺激我去胡思亂想各種玩法了。

■太鼓達人

純以圖中的這兩把短拍而言,最簡單有效的用法,當然就是由一個人手持雙拍來玩太鼓達人。

除了最基本的左打左,右打右,還可以摻雜雙拍交互快速擊打同一邊屁股的打法,以不對等的單邊飽和攻擊來給予不同刺激與挑逗,挨起來別有一番煎熬。而且打起來像是拿衝鋒槍掃射也超好玩的。(被K)

■四手連彈

太鼓達人的加強版。

如果有第二個施打者,也有四把稱手的短拍,就可以兩人各持兩把,各自照顧一邊屁股(免得打架)。

不過坦白說我沒試過這招,也不清楚效果如何。

在我的想像中,兩個人手上都各有兩把傢伙,很容易太躍躍欲試而導致交通流量飽和,又或者在配速與增加變化上花的心思不夠,也會讓攻勢流於過度的繁雜混亂。一旦挨打者心思和承受力的負荷超出極限,開啟「我不管了」模式,那就十分無味了。

要知道「猜猜我要打哪裡」這種遊戲,就是要先有猜,才能有猜錯,有猜錯才會有意外驚喜。如果挨打的人放棄猜測,又或者是飽和到不用猜也知道,就會少掉很多樂趣了。

目前我是覺得如果天時地利人和兜不攏,這招很可能會讓挨打的人無法細細品味,也許還是偶爾拿來換換口味用就好了。

不過兩人聯手這個概念仍然很有發揮的餘地。


■巨無霸三明治

與繁複的「四手連彈」相反,儘可能追求單純。

我推薦的打法是兩人各持一把長柄拍,同時下重手各招呼一邊屁股。一個人使二刀流也行,只是擊打的角度可能稍微沒那麼理想。

這應該是我心目中最能打出爆炸性飽滿痛覺的打法。而要追求排山倒海的痛覺時,最好兩邊盡量同時下拍,這樣才符合讓人很難吞下的「巨無霸三明治」這個菜名(就說菜名不重要了)。

乍聽之下,可能會覺得和持用一把橫跨兩邊屁股的器具用力擊打沒什麼兩樣。但兩把長柄拍能夠各自對正兩邊屁股,打出的刺痛與鈍痛都更紮實,再加上擊打時機不時難免微微錯開,這些都讓挨打的一方比較沒有「用兩邊屁股合力抵禦外侮(?)」的感覺,會變得更加難熬。

另外這排山倒海的聲光效果與疼痛,也很適合作為收尾。加上報數也許效果會更好,但乾脆不要管數目就一路衝下去的感覺也很刺激,不必太拘泥。

■富貴雙拼

然而上述的玩法,其實都並未徹底發揮到「有兩名施打者」的優勢。這個優勢是什麼呢?就是「兩個人就有兩個腦袋」啊!讓兩名施打者各自自由發揮,想必更能讓擊打方式變得難以預料,大大增加刺激與期待。

往這個方向走得更極端一點,就是最好連兩人施加的痛覺種類都不要完全一樣。可以是軟的皮拍配硬的木拍,更可以是線的藤條配面的木拍。這當中變化無窮,就不一一贅述。

雖然被夾,但拿來夾的兩種東西又不一樣,更容易打得大紅大紫、大富大貴,故曰富貴雙拼(我才不會承認我只是最近吃過這道菜所以把菜名搬來套用)。

■富貴雙拼Special

對了,其實我們後來還想到了一招,來增加這「富貴雙拼」的趣味性。方法很簡單,就是搭配沙漏使用。

數位定時器也可以發揮類似的作用,但我個人還是偏愛類比的沙漏。

沙漏這種玩法的精髓,就在於讓挨打者眼睜睜盯著沙子往下漏,既期盼趕快漏完,卻又有那麼一點不捨。這樣的內心矛盾,再加上沙漏本身不會明確顯示剩下幾分幾秒,也就更讓人能夠徹底去品味那種不知道盡頭在哪裡的煎熬。

但如果只是規律擊打,其實多少可以換算出接下來還得挨幾下。儘管未必精確,心裡總還有個底。這樣是不好的(喂)

但搭配上述的「富貴雙拼」打法,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畢竟被兩個人各抄起一把能製造不同種痛覺的傢伙,時快時慢、時打時停的招呼下來,難免讓挨打者的時間感覺亂上加亂,營造出一種多想無益只能認人擺佈的無助感。雖然我自己沒吃到這道,但在一旁看著都覺得超羨慕的啊哈哈哈。

對了,我們實地演練這招那天的情形,其實又更多了一種刺激。以下謹節錄對話。

夾心:「誒這個沙漏多久啊?」
物主:「不知道。太久沒玩,我自己都忘了。」
裁判:「那我就等翻完兩翻再告訴你們要停吧。」

對的這是個欺敵先欺己卻又不會痛到自己的情境,另外只擔心不夠吃而直接從翻兩翻起跳的這位朋友也太善體人意啦哈哈哈哈。

★★兩片土司夾烤雞★★

是的,這首兩片土司夾烤雞組曲就到這裡結束。

然後雖然我也不知道這一整串玩法連著搞下來有沒有特別好玩,但相信還勉強可以當個主題玩樂日的題材。謹在此獻給激發我腦中諸多糟糕點子的朋友。

實際上當然還有很多變化的空間,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有興趣的各位不妨多方嘗試。

最後我要說一聲,當夾心餅乾好好喔我也好想要!(喂)

6 則留言:

  1. 看到這篇我好餓 T_T
    我要吃檸檬夾心餅 (來亂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永保飢餓精神!(拇指

      哈哈我要借用這個點子,以後我那把吃起來酸酸的(?)長柄小圓拍就叫做檸檬好了 :D

      刪除
  2. 四手連彈感覺會拍拍打拍拍
    巨無霸感覺很像衙門打板子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四片土司可能真的太多了XD

      刪除
  3. 巨無霸感覺會痛死......
    富貴雙拼看起來滿好吃的耶!(流口水

    回覆刪除
  4. 對啊對啊看起來很好吃(我還沒吃過啊啊啊啊啊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