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8日

期中雜談+第一次安價接龍 (12/11更新)

因為畢業蠻久了
只好假裝自己在期中考週的水深火熱中(被拖走)

其實也不是故意找藉口偷懶
就是想換個口味
突然不想自己構思靈感
所以就用「安價」形式來寫東西吧!
所謂安價就是日本留言板常玩的遊戲
簡單來說就是在任何情況需要建議時開討論串
並指定未來某樓的留言
然後(在沒有潛在犯罪或違反善良風俗之虞)完全照辦

當然文章也可以這樣寫
作者起頭
讀者主導接下來劇情
非常適合有靈感卻懶得寫文章的人一起參與!
在此我先拋磚引玉
以下正文開頭


穿過校園圍著的鐵絲網某處破洞,在緊急時刻可以迴避校門口登記遲到的訓導主任,否則走進學校前得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先挨一板,男女皆然。

他每星期至少會檢查一次那個洞是否被校方補起來,當這發生時正意味著此後早起上學變成一道不可馬虎的課題。

放學時刻,他走到操場對面的人煙稀少的校園死角,翻過灌木叢,依照慣例準備檢查那個他確信全校不超過十人知道的最佳地點。靠近樹叢後方時他隱約聽到人聲。

鐵絲網的裂口被填上了,同時那也是聲音的來源,一個人被卡在洞裡進退兩難。從格子裙可以清楚辨認是同校的女學生,當然也有可能是制服大盜。她察覺到腳步聲的接近,於是用她自認只會讓這位神秘客聽得見的音量求救,畢竟越少被吸引過來圍觀她才不會更丟臉,而他看著她跪趴在洞口不能動彈,想著下一步該怎麼做。

他該怎麼辦呢?
有請一樓回答
然後二樓來幫男主角命個名好了




「你在幹嘛?」他開口問這名女學生。

「快點救我。」女學生小聲道。

「有大門不走沒事爬什麼小洞?」他蹲在她身邊,也放低音量。

「我在追貓。」

「貓有什麼好追的?」

「因為牠也許不是普通的貓。」

「什麼意思?」

「是三毛貓,有三種顏色的貓。」

「反正就是隻花貓。」

「事情才不是笨蛋想得那麼簡單,如果那隻三毛貓是公貓,可是比四葉酢漿草還幸運的象徵耶。」

「對啦,我就是笨,才會在這邊跟你廢話那麼久,掰掰。」他邊講邊起身,足以讓她感到自己的聲音遠去。

「嗚嗚,你不要走,如果把我弄出來的話,我就」她踢了踢腿,著急地說。

「就怎樣?」

「先救我再告訴你。」

「再見。」

她情急之下到底以什麼作為交換條件尋求援手呢?
二樓回答
命名活動暫時延後XD



「好啦你幫我的話就告訴你一個秘密

「不要跟我說是內褲的顏色

「誰要跟你講這個!」她打斷他的話。

因為我剛剛已經知道了。」所以不算秘密的意思。

………

畢竟訂金都跟人收了,不好好履約未免太不上道,於是他將她的雙腿放平,處理她衣服上被鐵絲勾住的部分,確認脫離之後,再稍微將鐵絲往上扳,然後把她從洞口拖進來。

「謝謝你喔。」她站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塵土。

「你愛鑽洞我不反對,不過鐵絲彎的方向使得這個洞只能讓人從外面爬進來,也就是所謂的單行道,懂嗎?」

「嗯嗯。」

他盯著她的胸口,領結的顏色告訴他她是二年級的學姊,然後視線上移,盯著她的臉蛋,一個五官端正戴著眼鏡清湯掛麵的女學生,除此之外她高出自己半個頭,要是骨架沒那麼大的話其實往外爬出那個洞也許有機會不被卡住。

她被他瞧得背脊發毛,不自覺地遮住胸口。

他也沒多說什麼,轉身離開,往校門的方向。背對她時,放鬆露出認定她在平地上也抓不到貓的表情才不會顯得失禮,這表情也摻雜幾分對於劈頭就想告訴陌生人自己秘密的行為所感到的不解,以及邂逅了少見的條紋內褲所帶來的短暫感動。

看似普通卻又令人好奇的女人。他在心理下了評語。

這時她出聲叫住他。

請問三樓她這次又說了什麼呢?




「你不想知道我本來要跟你說什麼祕密嗎?」她說。

「還好耶,不管你說不說,明日的太陽依舊升起。」

她認為他還是沒興趣知道自己的秘密,覺得今天還是早點回家睡覺比較實在,於是向他揮手後就走掉了。他目送著她的身影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

「果然還是不該被看到的。」回到家之後,她撩起裙子對著穿衣鏡中的自己說,畢竟重要的秘密本該好好隱藏起來。

當晚,她做了個夢,她夢見自己的平凡日常:她在廚房烤了吐司,塗上花生醬當早餐,吃完後挑了和平日稍有差異的路線上學

翌日,她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和平日一樣,拿起事先準備於床邊的筆記本和鉛筆,把夢用自己看得懂的方式記下來,她最近已經習慣做這種夢日記,只要把夢裡關鍵的場景或夢中出現的關鍵物品記下來,可以幫助她讓這個夢的印象停留在腦中久一點。

梳洗完,換上制服,她下樓,在廚房裡找到吐司,放入烤箱裡──如果情況允許,她喜歡模仿夢裡的情節。打開冰箱,卻只發現葡萄果醬。

於是她只好去附近的超商買花生醬。來回花了一點時間,回到家時聞到濃濃焦味,烤箱沒調整好,上下火全開,把吐司烤成黑炭了。她把燒焦吐司扔進垃圾桶,重新放入白吐司,調整火力。


多花了時間吃早餐,她繞了遠路上學,然而發生了一些事,讓這趟路程比她想像中花了更多時間。

揪竟發生什麼命運的糾葛交由四樓決定
我大概想好架構了不怕歪串
敬請發揮!

★★


她看到路旁有一隻兔子在看懷錶。

是隻有人飼養的野兔,因為牠的外型明顯不同於常見的家兔──耳朵和四肢較長,比起被人馴化的家兔和肉球沒兩樣,那兔子的背影像隻袖珍版的袋鼠,她一眼就看出該兔有人飼養的原因是牠穿著衣服。

那隻CosA.I.W.中兔子的兔子不知是真的趕時間還是察覺自己的眼神,開始全力奔跑,她也快步跟上。兔子認真起來可是人類全速的兩倍快,但牠像是在誘敵深入般,跑到不見蹤影前,總會停下來把玩懷錶(牠的主人似乎把錶鏈固定在上衣口袋裡以防遺失),好整以暇地等著追擊者。

在一番追逐後,牠跑進一家尚未開始營業的咖啡廳中,她發現根本離自己發現牠的位置差沒多遠,追逐過程整整繞了街區一圈,完全被兔子耍著玩。

「可惡,臭兔子,要不是有人養,早就把你獵來吃掉。」她自言自語後,看看手錶,然後拔腿狂奔。

耽誤了太多時間,害自己快遲到了,而且遇到夢中沒出現的兔子,比起烤焦麵包更大幅偏離了劇情,接下來會怎麼發展她覺得似乎也無所謂,於是腳步從奔跑,變成快步,快到學校時,她看到校門開始緩緩關上,又放慢了步伐。

她遠遠看到一個人影,衝進校門尚未完全閉合前的縫隙,技術上而言安全上壘,沒有遲到。走近才發現,他發現到自己──是昨天的那個人──他沒有直接進教室,意味著他大概準備欣賞自己被打屁股了。


她打算找藉口向拿著板子的生活輔導組長開脫,請問五樓她說了什麼?
然後六樓覺得她混得過去嗎?

★★

生輔組長從警衛室旁的通道走出來,用手上的板子招呼她過來。

她看看四周,這個時間點只有她一個人遲到,事實上在學校祭出體罰以後幾乎沒人遲到。她抱著下腹慢慢地走向大門。

「為什麼遲到?」組長問。

「人家生理痛痛到快死掉了,好不容易才爬起來,早知道就請假了。」她講得很有氣無力。

「嗯

「那我走囉~」

「給我等一下!」木板像是平交道柵欄橫擋住她的去路。

「嗄?」

「我想起來了,上禮拜和上上禮拜跟我說生理痛所以遲到的好像也是你,沒錯吧?」

………

「所以,這三次哪一次是真的?」

「上上禮拜的

「自己趴好。」

警衛室窗口前有個供訪客簽名用的小平台。女學生在校門口被打屁股有個規矩,必須將裙子下擺捲進內褲裡,變得像燈籠褲似的,以避免走光。她每次進行這些準備都覺得比自己掀起裙子還要羞恥。她像午休般雙手交叉趴在寫字台上。

板子在燈籠褲上比畫了兩下,不輕不重地打了一下,她驚訝組長居然會手下留情。

「這是上上禮拜的份。」

「蛤~所以還有上禮拜的和這禮拜的份喔

「還有說謊和利息的份,趴好。」

組長又快又重地連打了五下,在第二下的時候順勢壓住她的背不讓她跳起來,五下打完她身子一軟癱在地上。

「被打屁股和生理痛哪個比較痛?」

「打屁股,痛一億倍!」

「那就每天準時上學,站起來,進教室去,後面那隻也一樣。」組長用板子指著差點遲到的他。

組長會在校門口站個十五分左右,以痛打那些不想舒服坐著上課的遲到學生,當他回頭掃視校門外時,她用力地對他吐了舌頭。另外,女學生在校門口被打完屁股還有一個規定,就是回到教室前都不能把裙子恢復原狀。

好久沒這樣被遊街示眾了,她心想。準備進教室時,才發現剛才在一旁看完免錢的打屁股實境秀竟然沒有要等她的意思,於是用不怕裙子飛起來的速度追上她逐漸遠去的背影。


敢問七樓當她追上他時,第一句話是什麼?

★★


好吧希望有人理我一下XDDD
有回應同時我剛好有看到的話會直接更新在這篇
不會另開新篇
回應答非所問或匿名回應的話會繼續指定新樓層
如果完全沒有回應的話
其實也不會怎麼樣
就只是被我偷懶成功了而已XDDD



那我要繼續準備期中考了(愛演)

14 則留言:

  1. 問她在幹麻好好大門不走要爬小洞

    回覆刪除
  2. 回覆
    1. 溫馨提醒:描述得越具體甚至越誇張,越容易出現戲劇化發展,反正就算亂接我會收爛攤子XDD

      刪除
  3. 「……你不想知道我本來要跟你說什麼祕密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惡,大家都避重就輕XDDD

      刪除
    2. 大家都只負責出題,不負責想答案 :D

      刪除
  4. 她看到路旁有一隻兔子在看懷錶

    回覆刪除
  5. 生理痛痛到快死掉好不容易才爬起來

    回覆刪除
  6. 當然不能讓她混過去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明明同為女生卻沒有將心比心的意思XD

      刪除
  7. 欸,看免錢的呀?五百塊,先說我好我不找零的!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