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The Dancer XVII


一直以來,
我都不覺得自己太容易入戲有什麼不好的,
直到上次和小寒討論The Dancer系列,
我才驚覺到,
自從離開Tyrone的Kenneth失去方向之後,
我也跟著她失去方向了啊啊啊啊啊!!! > <
既然意識到這一點,
我想,
這個系列可能是有救了 =P
只是可能還要再拖一陣子,
就只好請大家繼續忍受我無數的冗詞贅字啦哈哈哈 XDDDDD
如果你沒有看過這個系列,
或是看過了但已忘光,
或是在此之前從來沒有想要看過的話,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_^

Arod


  從這一刻開始,一切都改變了。

  獲得影子和胤不求回報的安慰之後,Kenneth亟需的安全感遲遲不肯出現,這樣的空虛悄聲的向她送出某種難以解讀的警告,當她的人生已經變成一幅亂序的拼圖,摔成碎片的文字便不再具有絲毫意義。

  而她不是唯一一個察覺到自己早已全然失去方向的人──與其說是察覺,倒不如說是承認,或許從某一刻開始,她就一直都知道,只是拒絕接受,不願意讓可能從中獲得滿足感的任何人如願以償。

  她已經和當初逃出Tyrone掌心的女孩完全不一樣了。儘管當時的她對奔逃毫無規劃,她至少知道自己該遠離什麼。而現在,她像磨坊中的馬匹,為了安全的生存下去,她被永恆禁錮在危機難以現身之處,但卻失去了自由,行走的軌道也只剩下那永無止盡的圓圈。

  影子比她更早知道,在他們身邊,她不會快樂,但他的愛是一種令人窒息的濃稠黏膩混合物,他只要她棲居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不在乎他是否必須與他人分享,也不在乎這是否是她需要或想要的。如果可能,他絕對會把她焊接在自己身上,讓他們兩人像連體嬰一樣無法分離。

  而天真無害的胤永遠也不會發現,安全的現狀使她陷進了另一種陷阱,它不會致命,卻像蜘蛛網一樣令她無法掙脫。他的愛像一陣風,她看不見,只能感覺到它的存在,倘若沒有這陣風,空氣不再流動,被囚禁在原地的她便會無可挽回的缺氧而死。

  如果沒有胤,她無法在影子手中存活下來。

  影子的眼神冰冷而不容質疑,混雜著某種讓人不禁感到恐懼的權威,但是她品嘗過恐懼真正的味道,並早就學會該逃離的不是恐懼這種感覺,而是令她恐懼的真正根源。

  「如果妳膽敢讓我再度失去妳,我對所有的神發誓,K,我會親手殺死妳。」

  她可以想像影子的雙手像鋼鐵一樣箍住她的頸項,也可以想像自己痛苦的掙扎著呼吸,但她逐漸明瞭,以這種方式窒息而死,與她現在生活中的窒息似乎並無不同。倘若她將自己活生生的埋葬在影子與胤的磨坊中,她與體內的小生命將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她仍然對奔逃毫無規劃,但至少,她又多認識了一樣自己應該逃離的東西。這個新的知識無法給她明確的方向,充其量只能修正她最初模糊的目標,微微矯正她盲目奔跑的方向及角度。

  儘管他們的愛保護了她的身體安全,但她永遠也無法從他們兩人身上得到自己真正需要的,如果她留到他們的愛將她淹沒,使她滅頂身亡,這片刻的安全將毫無意義。

  或許,並不是他們沒有接住她,而是她主動要求他們袖手旁觀的。

  突如其來的醒悟解放了她,鬆開了地心引力從未放手過的束縛,沒有了重量的她,像幽靈一般無聲的飄出門外,滑向灑滿金色陽光作為佐料的鮮綠森林,像一顆蒲公英的種子一樣,輕巧的低空翱翔。

  最後,她降落在樹林濃密蓊鬱的陰影下,影子和胤視線的溫度已然消失,她抬起頭,看向一望無際的未知路徑。

  她起步,然後拔腿狂奔。


  有別於好幾天前的驚慌和踉蹌,儘管她仍朝著未知的未來狂奔,她的腳步已經增添了幾分自信,這樣的自信是無知且愚蠢的,因為她顯然知道,自己逃不了多久,她只是必須用某種方式表明自己的想法。

  不管是影子和胤、還是一直都沒有退出遊戲的Tyrone,他們三個強大的超自然生物都擁有一種必須要佔有她的偏執,也各自擁有不同監視她的方式。或許她可以憑著自己好到無以復加的運氣成功逃離Tyrone一次,但第二次已是天方夜譚,更何況追捕著她的還不只Tyrone一人。她一定會被其中一方捕捉,但至少她在移動,至少她劇烈撞擊胸腔的心臟證明了她的靈魂仍在流動。

  轟隆的水聲隨著她的腳步逐漸加強,從正前方傳來。她微微皺眉,放慢了腳步,但仍然穩定的前進,拉近自己與聲響的距離。

  前方不遠處有一個小型的瀑布,不高,但不是她能安然跳下去的距離。她後退一步,沿著崖岸向右跑去,因為任何往回跑的嘗試,都會讓她直接跑回影子和胤懷中,沒有方向感的她至少能知道這一點。

  冷不防的,她感覺到了影子的接近,就在她的右側,無論她如何修正自己的方向,他都能感覺到她就在自己身體的正右方。她專注的直視前方,因為她莫名的堅信自己只要稍稍轉頭,就會和影子四目相接,產生某種她無法逃脫的連結,像繩索一樣將她纏繞在他身上。

  但無可避免的,影子還是現身了。她倏地停下腳步,警覺的向後退了一步,在崖邊維持自己微小的平衡。

  影子沒有表情,而他的眼神帶有一種她無法辨識的、沒有溫度的色澤,他用一種難以穿越的結界將自己完全武裝起來,不讓任何人探詢的視線穿透他那令人難以理解的表面。他開口,冷淡的:「妳無法逃離我,K,我是妳的影子。」

  而胤跟在影子後方,擔憂的看著Kenneth,現在的他,無法欣賞影子不合時宜的幽默感。

  最後,改變僵局的,是另一個人。

  Tyrone出現在Kennth的視線範圍內,只是一個模糊不清的剪影。在她來得及看清楚之前,直覺反應讓她忘了自己身在何處,往後瑟縮。

  於是她像一枚被丟進許願池的銅板,摔下懸崖。


To be continued...

3 則留言:

  1. Dear Arod:我一直很喜歡The Dancer 這個series,它讓我有很深刻的感覺,有時候也會觸到我的心情。曾經我也有過這種深切的情感。加油喔!期待續集!^_^

    回覆刪除
  2. 還有銅幣的比喻,我喜歡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哇啊啊啊謝謝你 >/////<
      沒有什麼比讀者溫暖的話語更能激勵作者了呵呵呵 =)
      很榮幸我的作品可以感動到別人,
      我現在也是一個很努力在寫續集的狀態啦哈哈哈~
      因為停止寫作真的會讓我死掉 > <
      好開心喔!!!
      希望以後可以常常一起玩 ^_^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