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日

The Dancer XV


續集來了!!!
但我的故事又脫離掌控自己發展了 > <
不過這樣的發展還勉強算是在我的掌控之內,
應該是拉得回來,
拉不回來也沒關係 XD
(↑到底在碎念什麼 @@)
反正這些都不是重點哈哈~
如果沒有看過這個系列的話,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

Arod


  影子的怒火要不是沒有溫度,就是根本沒有被Kenneth點燃。他冷冷的看著蜷縮在扶手椅上的她,不發一語,彷彿她方才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值得他開口之處似的,不願意虛擲隻字片語。於是她將臉埋進臂彎,闔上雙眼,像是想要逃避整個世界一樣把一切阻隔在視線之外。

  而他熾熱的雙眼始終沒有離開她纖弱白皙的身軀,她雪白的洋裝和蜷伏的姿勢帶著如此非人的美感,彷彿她是一隻佯裝成人類的貓,或是由某種細柔蒼白的羽毛堆疊而成的人形玩偶。他知道Tyrone強制所有的舞奴身穿白衣的原則,但對他而言,為自己褻玩的玩物置上象徵純潔的白衣,這樣劇烈的對比更強調了她們的墮落,尤其是眼前的Kenneth,她墮落的氣息濃烈得令他渴望親手置她於死地,再重塑她的靈魂,讓她在自己的掌心重生。

  他不認得眼前的她,不僅是因為她的記憶已經被抹去,也是因為她被恐懼和一種莫名渴望挑釁他的慾望塑造成另一個人,他們都無法理解的時序和經歷改變了她,就像蛻變成月桂樹的達芙妮,而他來不及在她變形之前感動她,將她留在自己身邊。而現在,一切似乎都已經太遲了。

  然而,他仍然需要她的存在;而她仍然需要他的保護。

  他走近她,輕撫她柔軟溫暖的臉頰,用冰冷的指尖喚醒睡眼惺忪的她,他們的溫差如同火焰與冰塊的差異,但將被融化的卻是燙人的火焰。她偏過頭,用粉嫩的嘴唇搜索他的指尖,並用他溫軟潮溼的舌尖輕輕舔吮他冰冷的手指,這是某種無意識的反射動作,她迷濛的雙眼似乎毫無識別能力,任何人在她半夢半醒時輕觸她,似乎都能得到相同的反應。

  而他渴望自己能成為她心目中獨一無二的存在,希望她能只為他一個人呼吸,但在知道她是什麼的那一刻,這樣的幻想就全數粉碎了。他沒有任何能吸引她注意的東西,他不是Tyrone,他無法把自己裝扮成貓薄荷,也無法滿足她難以捉摸的慾望。

  顯而易見的,她渴望從他身上得到某種反應、某種行為,但這不在他的理解範疇內,他無法處理。而未被滿足的慾望只會隨著時間的累積膨脹,終至爆發,然後她將再也無法忍受他。他抽回手指,讓她迷迷糊糊的墜向睡眠熟悉而溫柔的懷抱,他確信她會遺忘這個短暫的片刻,因為記憶本來就是一種不可靠的東西,只能記住強烈的事件,所有的感受都會被悄悄的遺忘,彷彿未曾存在過。記憶只是一種被構築而成的虛偽作品,儘管人們對它近乎崇拜的堅信不已,它卻缺乏所有值得被信奉的真實特質。

  他繼續著迷的緊盯著熟睡的她,此時此刻,她與他記憶中的Kenneth最為接近,雖然這樣的相似近乎毫無意義,他卻始終無法移開目光。


  「所以你早就知道她懷孕了?」胤瞪大難以置信的雙眼,錯愕的看著影子。

  「你還想得到其他會逼得她再次逃跑的原因嗎?」影子冷淡的回答胤,彷彿這是一個簡單的邏輯問題,任何人都應該一眼就看出正確答案似的。

  「什麼意思?」

  影子微微一笑,儘管無心,但在胤看來卻有種輕蔑意味:「等這一切結束之後,她會使出渾身解數,回到Tyrone身邊的。」

  胤低下頭,思索著。影子從未屈服於任何情勢,但是遇到Kenneth這個非比尋常的狀況,他的行為模式似乎也必須被替換。儘管在任何人眼中,保護Kenneth免於Tyrone的辣手摧花是拯救她的行為,但是你要如何拯救一個不想要被拯救的人呢?

  「我不能給她她真正想要的東西,我們兩個都不能。」影子搖了搖頭,看向窗外那足以燙傷他的豔陽,他沒有辦法給Kenneth陽光,Tyrone卻有權禁止她接觸陽光,兩者有著根本上的差異。

  胤回想起Kenneth驚慌的眼神,想起她說故事時的惆悵和恍惚,想起她令他不明所以的斷句,想起她突兀的休止符,想起每一個故事片段奇怪的終結點。這些一閃而過的思緒似乎能夠拼湊成某個有象徵意義的圖形,但在他眼前,卻只構成一個複雜無比的迷宮,一走進去,就會永遠迷失。

  「而我們只能永遠扮演撲火的飛蛾,將自己投身進她冷藍卻熾熱無比的焰心,無論我們做了什麼,她永遠不會愛上任何人……」影子輕嘆了一口氣,索性轉身背向胤,若是他能自由的以表情展現自己的情緒,現在的他,想必會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但此刻的他只能一臉冷酷,彷彿他什麼也不在乎似的。

  「影子,我想她和你說的有點不一樣。」胤小心翼翼的開口,打斷在影子腦中盤旋不已的痛苦思緒:「我認為她並不是沒有能力愛上任何人,」影子蹙眉,重新轉向他,而他則深深吸了一口氣:「我認為,她會愛上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而這似乎又是更深的詛咒,比沒有愛人的能力更加折磨。她要如何能同時滿足每一個人,卻又不傷害或犧牲任何人呢?

  「如果如你所說,那麼,」影子揚起一邊眉毛,將所有的困惑拿去支撐抽動的臉部肌肉:「你要怎麼解釋他的每一個脫序行為?」

  「這一點一開始也讓我困惑,但是我想通了。」胤微微一笑:「她想要你懲罰她,影子,她需要你在她瘋狂到某一個程度的時候畫下底線,才知道屬於自己的地位是什麼,你如果不給她這個,她只會繼續激怒你。」他向前一步,擲起影子的手:「她需要你的懲罰。」


To be continue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