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

The Dancer XI


本來以為今天要窗了,
殊不知我根本以極速寫出這一篇 XD
可能因為這個part實在是過於過渡期(?!),
再加上我先前實在想得太順了,
以至於雖然衍生出了一些超乎預期的情況,
還是迅速而順利的完成了它!!!
對此,
我只能說,
小說自己是一種很有個性的東西,
實在不是作者想要它怎麼樣長、
它就會怎麼生的啊 > <
總而言之,
沒有看過這個系列的人兒們,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_^

Arod


  「好久不見,K。」

  Kenneth困惑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難以置信的將他的黑髮、黑眼和白皙的皮膚相結合,再映入自己雙眼。他的虹膜就像他的瞳孔一樣黑,或只是被縮小成一條難以察覺的細線。微彎的高聳鷹勾鼻在他自己的臉頰映上一道黑影,和他削瘦的雙頰為一體。他的五官帶有一種令人難以理解的陰柔之氣,但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宣告著他所能駕馭的、難以言喻的龐大力量,這樣強烈的矛盾猛爆的衝擊著她的視覺神經,幾乎像燦爛的豔陽一般刺眼。

  「從她看你的眼神,影子,我覺得Tyrone已經把她的回憶洗透了。」胤聳了聳肩,輕描淡寫的發表著他的評論,彷彿他談論的只是某個與現實沒有直接關連的藝術創作似的。

  「他有的是機會,換作是我,也會這麼做。」陌生人輕聲的說,彷彿害怕揚起的聲調會讓她消失不見、或直接碎裂。

  他純黑色的瞳孔裡有某種值得探尋的東西,像黑洞一樣幾乎要將她徹底汲進他體內,如果她不將目光移開,就可能從此失去這麼做的機會。但無論她如何嘗試,她沒有能力看向別處,這樣熟悉的失控令她毛骨悚然:「你是誰?」她模仿著他的聲調,輕聲的探詢,並不是真的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只是試圖甩脫那種如圖釘般扎進她腦中的無力感。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她幾乎可以感覺到,隨著這聲嘆息,他心裡的某個角落也有什麼柔軟弱小的東西,跟著他一起飄散到潮濕溫暖的草地上,它並未碎裂,但可能再也找不回來了。

  直到此刻,她才發現,他的氣息就和他的懷抱一樣,冰冷而缺乏人性的溫度,和身邊那陣輕柔彿過她指間和髮梢的微風沒有什麼不同。

  「我們進去吧,我受不了這種強光。」他忽視了她的問題,仍然沒有將她放下,鎖定她的目光也始終沒有移開,他轉身,循著原路走回室內。

  她無力掙扎,只能越過陌生人的肩膀,試圖向她也不甚信任的胤求救,但是胤已經消失無蹤,彷彿未曾存在過似的。


  小屋裡的空間比她想像中的還要龐大許多,比例誇張到了不合理的地步,但既然胤和眼前這個神祕的陌生人都有可能是超自然生物,這點枝微末節其實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陌生人不發一語的坐下,卻始終不肯放下她,儘管他雙眼中帶著她難以理解的冷漠,但是緊摟著她的雙臂和僵硬緊繃的備戰姿勢能傳達的訊息,卻詭異的遠大於他的雙眼。

  他開口,似乎打算說些什麼,卻又及時打住,讓兩片薄唇彼此緊靠,過了許久,才再度開口:「妳可以叫我影子。」

  影子。雖然這也是一個非比尋常的名字,但是這個名字聽起來卻莫名的適合他。透過這樣極其短暫的相處,她已經可以感覺到,他就像太陽的反面,冰冷而陰沉,然而,倘若他不存在,陽光將失去意義。

  況且,陰影也有讓人感到溫暖的時候。

  她嚥了嚥口水,萬分艱難的抖動她那突然變得僵硬不堪的聲帶,試圖完成一個簡短的句子:「告訴我──」告訴我我們的故事!

  「不。」他在她來得及把話說完之前,就毫不留情的打斷了她:「過去在特定的時間點過了之後,就會失去意義。那些回憶只會讓妳痛苦,妳並不是真的想要重新擁有它們。」

  她垂下目光,或許她的確不想知道任何Tyrone想要她遺忘的事情,但是除此之外,她無話可說。由此她聯想到自己對Tyrone的恐懼,如果她對他只有純然的害怕和畏懼,為什麼還必須在逃離了他之後,繼續心甘情願的遵守那些不人道的、荒誕不經的規則呢?

  「我早該知道Tyrone會把妳的回憶洗掉……」影子喃喃低語著,不自覺的用指尖輕撫她赤裸的手臂,姿態溫柔、觸感冰冷:「或許,我只是選擇相信那些我願意相信的……」他低下頭,墨黑色的雙眼迎上她的,不允許她移開目光:「K,妳想回到Tyrone身邊嗎?」

  她猛地瞪大雙眼,瑟縮了一下:「如果你們把我送回Lord Tyrone身邊,我……」她竭盡全力,硬是將目光轉開,但她確信,影子可以透過他的胸膛和手臂,感受到她如初生羔羊般的脆弱顫抖。

  「這不是妳第一次逃跑,對嗎?」他終於露出一個類似微笑的表情,略為勾起的嘴角像映照在結冰湖面的冬陽,帶著金黃色暖光,卻無法真的驅走寒意:「如果妳是慣犯,我想我該提醒妳,我跟Tyrone一樣,不太喜歡別人逃走。」

  她試探性的瞥了他一眼,卻無法從他的表情推斷他的任何一絲情緒。

  「因為,妳只要一離開我和胤的視線範圍,Tyrone就能輕而易舉的感覺到妳的存在。我知道,這並不足夠,但這是我們能提供妳最起碼的保護。」他輕聲的解釋,但語氣卻和他的神情一樣,拘謹、冰冷,不願透漏任何訊息:「如果妳膽敢讓我再度失去妳,我對所有的神發誓,K,我會親手殺死妳。」

  她困惑的看著依然冷靜的他,面對這樣冷酷的死亡威脅,她應該要感到恐懼,但從她心底油然而生的,是與此情此景毫無關聯的、憐憫的溫暖微光。她想要伸手輕撫影子的髮際,這似乎是她熟悉的動作,然而,她卻無法理解這難以言喻的慾望,究竟從何而來。

  在她來得及思考之前,影子猛地低下頭,挾帶著無限的佔有慾與控制慾,粗暴的掠奪她困惑的雙唇吐出的溫暖氣息。

  而她腦中產生的第一種情緒,是排山倒海的驚駭。

  因為她讓不是Tyrone的男人吻了她。


To be continued...

2 則留言:

  1. 為「小說是一種很有個性的東西 不是作者想要他怎麼長 他就會怎麼長」 推 乾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它真的用盡生命在自由發展!!!
      我本來以為十篇以內就會結束 XDDDDD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