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7日

The Dancer VII


續集終於出現了!!! XD
天啊我徹底的無法形容我終於有時間寫東西的感動 > <
可能是因為我寫的方式的關係,
其實每一篇的劇情沒有多少進展,
感覺說不定還要再來個成千上萬(?!)篇才可以結束這個系列 @@
我一開始太低估我拖時間的功力了 =P
噢噢對了還有,
為了讓大家不會因為時序問題越讀越困惑,
我已經把所有回憶的部分都改成粗體字了,
希望這樣看起來清楚一點 ^_^
沒有看過這個系列的話,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


  Kenneth輕晃了一下,終於從陰暗詭異的回憶中掙脫出來。她不想要承認接下來的片段對她而言只是一團毫無意義的迷霧,只好把自己的聲音鎖在身體深處,並暗自期望胤會把這樣的沉默視為對回憶的抗拒,而不是一片濃稠而近乎墨黑色的空白。

  胤無聲的吁了口氣。或許,乍看之下,Kenneth只是Tyrone的眾多犧牲品之一,只是他用來獻祭給自己的處女,但隨著故事每個難以理解的轉折,和無可抹滅的超自然力量留下的顯眼痕跡,Tyrone和Kenneth的關係漸趨複雜。他試圖想要分析這種關係,然而,除了極度的不對等之外,他得不出任何結論──而這個結論是連沒有聽過故事的人類都有能力定義的。

  「後來怎麼了?」他垂下目光,不想給她任何壓力,輕聲的催促她。

  她低下頭,再度環住自己的雙腿,並把頭部埋進雙膝之間,悶悶的說:「我不想說。」

  果然。他抿了抿嘴。無論Tyrone對她做了什麼,都不想要她記得任何片段。對Tyrone來說,抹去別人的記憶易如反掌,那些短暫的靈魂碎片甚至能充當食物的調味料,之所以只能權充為調味料,是因為它們的分量也只夠他塞塞牙縫而已。

  Tyrone的小手段讓這個故事變得更複雜了,在那段時間裡,Tyrone做的絕對不只為了她逃跑而狠狠的懲罰她而已,胤甚至能確定,Tyrone沒有做出任何對Kenneth來說足以稱為懲罰的舉動,他只是利用自己驚人的氣勢恫嚇她,並讓她以為那段回憶恐怖到令她無從回想、被埋進她潛意識的最深處,如此而已。

  「但是至少Alma成功的逃走了。」Kenneth如夢似幻的囈語把胤從混亂的思緒中拉出來。

  胤撇了撇嘴,他不認為一個嬌弱的人類女孩可以成功的從Tyrone手中逃脫,從Kenneth的語氣判斷,不管她吐出口的確切字句是什麼,他知道她也不這麼認為。或許Tyrone為了不知名的理由放了Alma一馬,或許,Tyrone根本已經殺了Alma,無論哪一種可能性比較高,胤不想仔細的分析,也不想戳破Kenneth那層自我安慰的透明薄膜,它們就像肥皂泡泡一樣,只要用指尖輕輕一碰,就會碎裂成成千上萬的小水珠,四散消失。

  但所有關於Alma的想法很快的隨著他每一口氣息吐出的二氧化碳被他排出體外,令他感興趣的是Kenneth的故事。他很清楚,Tyrone對她絕對有特別的計劃,既然Tyrone如此精心策劃發生在Kenneth身上的每一個事件,那麼不管她遭遇到了什麼,都不會是偶然發生的。

  「那,妳為什麼會需要再逃跑一次呢?」胤看向她,怕嚇壞她似的輕聲問道。


  再也沒有人敢提起Alma,至少,Kenneth再也沒有聽過任何女孩提起她。所有Alma真的曾經存在過的跡象都消失無蹤,彷彿她從未存在過,她的床也被搬走了。這一點令她困惑,好像大家知道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而且還被嚴厲的告誡過不能告訴她似的,甚至連Myra都在躲她,迴避任何與她單獨相處的機會。

  然而,夜裡Kenneth也不需要面對隔壁床位的伴侶已經不在身邊的沉重空虛,因為Tyrone再也不讓她回去女孩們的房間睡覺了。

  她漸漸的明白,Tyrone如此堅定的要把Alma賣掉,其實和她在五月節那天出的紕漏沒有多大的關係。

  「懷孕」一詞在這個舞團裡,比黑死病還要致命,像一種只要把它掛在嘴邊就會得的傳染病,沒有人願意提起。對受過專業舞蹈訓練的舞奴來說,奴隸販子代表的是最悲慘的未來,他們在懲罰奴隸的時候,從來不會把要讓她們以後能繼續跳舞列入懲罰手段的考慮。

  這是深植在每一個女孩腦中根深柢固的觀念,在她們成長的過程中,沒有人會直接用這麼淺顯易懂的句子把這段話說給她們聽,但在她們的身體成熟到足以引起Tyrone的興趣之前,總會有一些前車之鑑讓她們掌握這兩件事的因果關係。

  在Alma的事情發生之前,踮著腳尖遊走在活火山口邊緣的Kenneth從未嚴肅的思考過這件事,或者該說她一直在逃避,逃避這個她在潛意識裡一直知道自己總有一天必須面對的問題。

  如今,她終於知道,為什麼Alma會在失寵後,仍然對她──Tyrone的新歡──這麼溫柔和善。除了Alma本來就是個善良的人之外,Kenneth的出現更像Alma的拯救者,只是來得太晚了,如此而已。

  而Kenneth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透過這件事情得到什麼樣的結果,她只是害怕現狀,害怕她會失足掉進火山的熔岩裡,在高溫中銷融殆盡。

  她趴在Tyrone身上,兩人的胸膛貼著胸膛,彷彿在分享彼此心跳的頻率。他就像一個訂定標準的節拍器,有時候讓她必須苦苦追趕,有時候又強迫她放慢步調,把兩顆跳動的心臟的收縮聲結合在一起,彷彿兩顆合而為一的心。

  他的右手臂環住她的腰,左手則輕柔的愛撫著她光滑無瑕的手背。他喜歡她的手,柔軟、滑嫩、白皙,一雙沒做過粗活的手。

  長久以來為同一個問題而心煩不已的她終於下定決心,她用他最愛的手掌貼住他結實壯碩的胸膛,用整個上臂撐起自己的上半身,堅定的看著他,用因恐懼而顫抖的語氣輕聲問道:「如果是我,my lord,會怎麼樣?」


  To be continued...

4 則留言:

  1. 我也徹底無法形容我看見The Dancer續集的感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我會繼續努力的 =)
      希望可以讓妳每兩周就體驗一次這種感動 XD

      刪除
  2. 忘了說,我潛水者......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歡迎浮出水面和大家一起玩 ^__^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