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9日

The Dancer VI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手腕和肩膀椎心的痠痛讓Kenneth痛苦的睜開雙眼,而在此之前,她甚至沒有察覺到自己陷入了昏迷狀態,除了在樹林裡狂奔的模糊影像之外,她腦海中未曾浮現其他畫面。

  她轉動僵直到幾乎無法移動的頸部,艱難的抬起頭來,發現自己身處的地點是個陰暗潮溼的地窖,她如細嫩的幼枝般纖細的手臂被往上拉起,雙手手腕被一條麻繩牢牢固定住,綁在她頭頂上方的橫梁上。繩子繃得很緊,幾乎要陷進她手腕柔軟細嫩的肌膚之中,她必須踮起腳尖,才勉強可以緩解那陣利刃班狠狠咬進肉裡的疼痛。

  Tyrone就站在她身後,她可以從腦後燒灼的熱度感覺到他的眼神,定定的聚焦在自己的後腦勺,幾乎要把她的頭骨燒穿,讓她成為一具失去生命的傀儡玩偶,永遠無法脫離操縱著自己四肢的繩索。

  「是誰叫Alma逃走的?」他顯然察覺到她清醒之後輕微的動靜,一點時間也不願意浪費,馬上朝頭腦仍然昏昏沉沉的她拋出關鍵的問題。

  她低下頭,試圖忽視她頸部肌肉痛苦的哀嚎,她無法找到讓它們舒服一點的姿勢:「是我,是我硬逼她逃走的,拜託不要懲罰她,my lord,從一開始一切就都是我的錯,我不想要別人為了──」

  「妳說謊。」他冷靜的打斷她,緩緩的走到她身前,伸出右手,抬起她的下巴,在逼她與自己四目相接的同時,心滿意足的伶聽她全身細胞另一聲淒厲的哀號:「我好喜歡妳試圖欺騙我的樣子。妳永遠瞞不過我任何事情,但是妳一而再、再而三的忘記這一點,不管我揍了妳多少次都一樣。」

  她預期會馬上被痛打一頓的身體瑟縮了一下,但是他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處。她睜大雙眼,驚恐的看著他,無法預測他接下來的舉動。

  「不要緊張,Kenneth。」他輕聲的安撫她,溫柔的撫摸她肩頸交界處痠軟的肌肉:「這筆帳我想要晚一點再算,畢竟它,」他的左手狠狠的抓了一下她紅腫的臀部,讓她忍不住呻吟出聲:「也需要一點時間好好休息。如果我把太多的疼痛直接疊上去,痛苦太快結束,妳會不會覺得,就算再繼續欺騙我,也沒有關係?」

  她開口,但在她來得及決定自己究竟該否認、還是該為自己辯解之前,Tyrone已經不見了,像一陣輕煙一樣憑空消失,融化在四周因不安而波動不已的空氣微粒之中,留下來陪在她身邊的,只剩下他那蟄伏在陰暗角落、等著隨時撲上她的威脅。


於是Lord Tyrone決定讓大家再等幾個禮拜 XDDDDD
好吧我承認我本來是有時間寫的,
但我好像低估了我寫小說的時間,
於是在我自己那邊寫了一篇失控超爆長的短篇之後,
呃就赫然驚覺其實我已經沒時間寫這個了 @@


所以這篇可能會有一點粗糙,
只是我覺得還是該有點進度嘛 > <
不過以後我的篇幅可能真的沒有辦法像暑假的時候那麼長了,
因為我寫的速度真的太慢了啊啊啊啊啊!!!
像之前那幾篇的長度,
每一篇寫的時間拼拼湊湊加起來,
大概需要完整的一天才寫得完,
而現在我把兩個禮拜的空閒時間拼在一起也不會有完整的一天那麼長,
只好忍痛刪減篇幅,
但這樣好像代表會連載更久 =P


既然剛好遇到中秋節,
那我就貼一首跟月亮有關的歌給大家當作補償吧 ^_^
(↑這算哪門子補償 =口=)
雖然從歌名看不到"月亮"這個字,
但是"Luna"的拉丁字根指的其實是月亮,
而且很多歐洲語言的月亮音都跟"Luna"很像~
總之是一首很好聽的慢歌。


我很喜歡它一開始對月亮的詮釋,
用了很多比喻,
看了更讓人深刻的感覺到他所指涉的女孩就像那顆月亮一樣,
有好多自己的故事和存在的原因,
也和月亮一樣神祕莫測,
是一首讓人愛上月亮的歌 =)

Aro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