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4日

RB Online/寂寞之友


當她開始提起某個和自己很合拍的女同好時,起初他不以為意,反正只是聊聊天而已,而且還是女的。直到他在她的身上找到陌生而整齊的傷痕。

後來才問出傷是來自該女被動認識的男主動,其他的解釋他聽不進去了。他曾半開玩笑地對她說過:「要跟別人實踐可以,最好不要讓我知道。」當初早該嚴厲禁止的。

「如果我對你而言不再有新鮮感,那就請你自己去追求你想要的感覺吧。」


這是他最後對她說的話,即使再相逢,兩人只剩下禮貌的問候。

約一個月後,她的單身狀態改回穩定交往中,另一半是她常提到的女同好。

「胖達。」江凱學躺在床上,數著天花板上的裂紋。

「嗯?」

「借支菸。」

「你別這樣

潘智達深知這個眼神渙散的男人是不會碰菸的,即使面臨三日五期中都不曾擺出如此崩潰的神情,要菸這種話他也不曾用玩笑般的語氣提過。

「吼你不要哭,哥只為了安慰女孩子而生有話好說啦,唉。」

江凱學也想找個人一吐為快,但卻想不到如何在這個時間點向眼前的好友解釋同好間才會發生的事,然而說了又如何,他知道最後只會演變成多一個人指責她的不是,他並不希望透過這種方式的安慰來止痛。

「你需要讓自己忙碌起來,好忘掉她」在潘智達眼中,他們只是常見的情侶價值觀不合而分手。

「比方說?」江凱學吸了吸鼻子。

「回去打球!」

「我哪有臉回去我沒辦法守,這麼久沒練習一定也打不到球了。」

「那就以回到昔日身手為目標練習,不然就去打工。」

兩人都不曾想過以書卷獎學金為目標用功的方式來達到忙碌的目的。

江凱學想起和潘智達初次見面也是在球場。潘智達路過球場時,看到藉著人行道路燈的光亮,獨自用打擊座練習打擊的江凱學。潘智達呆然佇足了五分鐘,看著江凱學將球依序放上打擊座上、打到巨大的網洞裡,待六顆球都被擊出,再將球從網子裡倒出來,不停循環,偶爾還要撿回因擊球點沒掌握好而打飛的球。


「有夠沒效率的。」

「不錯啊,總比什麼都沒做好。」

潘智達走進鐵絲網,拋球給江凱學打。

「球太少了,效率根本沒提升多少。」潘智達將被打飛的一顆球丟進網子,再全部倒出。

「我一個人要拿打擊座和球棒,所以帶不了太多球。」

「沒朋友喔?」

「對啊。」

「我也是。」

江凱學從潘智達手中接過名片,原來他在一個名叫寂寞之友的樂團中擔任鼓手,什麼怪團名。江凱學沒有名片,只是簡單做了自我介紹。


江凱學心想,其實自己並沒有失去什麼,只是回到原點而已。即使沒辦法守,還可以爭取增額球員的出場機會,所以稍微認真思考了關於歸隊的事。

「我找一些我常去吃的店,你去應徵打工,然後我去買的時候記得給我打折。」

「我為什麼非要打工不可啊

「治療情傷啊,順便認識正妹顧客,最近開了一家

「不要,我又不缺錢,是去做心酸的喔?」江凱學和家裡拿生活費,是名米蟲。

「也是啦,還不如去家教,輕鬆錢又多,搞不好還可以遇到命中註定的家教妹妹,要不是要練團我都想教了,嘻嘻」潘智達開始在校內BBS搜尋家教訊息。

「少在那邊說垃圾話

「限女,幹……高一數理先修時薪才三百,吃人夠夠……這個又太遠……

「為什麼是我要去,你在那邊著急,不對,我又沒有說我要去。」

「錢當然是越多越好啊,孩子……這個忍痛頂讓看起來並不單純,不限性別,時薪面議,地點很近,數理總複習,高二的女高中生,我先幫你寄信。」

「不要擅作主張啦!」


對方回信給了地址,要求試教。江凱學也被潘智達慫恿到不耐煩,想說趕快被打槍回來讓他閉嘴,儘管如此,為了不影響校譽,還是想辦法弄來了時下高中的參考書,惡補了一下過去所學,感慨內容比以前又刪減的不少。

地址顯示的是家教對象位於一幢價格不斐的公寓,看來有錢的家長為了孩子未來的競爭力,銀彈倒是挺敢砸的,江凱學心想:到時開個天價趕快回家吧,如果真的敢付就勉強留下來教一下。

江凱學按了對講機,傳來了略帶鼻音,可愛圓潤的女聲,自報來歷之後,電動門敞開。每過一道關卡,更強的緊張感就湧上心頭,按下門鈴時,他嚥了口口水。

門裡的所謂女高中生,仍著女中制服,肌膚彷彿嬰兒般吹彈可破,然而白皙得有些虛弱;巴掌大的臉蛋和完美的腿身比例,即使不高,卻給人迷你版模特兒的印象;不見得每個人都敢綁的雙馬尾,紮在她頭上卻顯得如此適合。

「不進來嗎?」

客廳給人的感覺很豪華,令江凱學自卑地不敢隨便亂看,然而家教妹妹就直接將他帶到房間了。

雖然裝潢是偏純白色系,他卻感受到粉紅色的衝擊。不禁心想:公主床和梳妝台是現在高中女生的基本配備嗎?高中女生的家教都是在房間裡面進行的嗎?這麼說來似乎沒看到大人,時薪的事不知道要如何談了。

「今天請大哥(ㄍㄜˇ)哥(ㄍㄜˊ)來不為別的,正是來解決高中課業的難題。」

「說的也是,那馬上開始吧,對了,學妹怎麼稱呼比較適合呢?」說完苦笑了一下,他完全有憂鬱症病患開口般生硬的自覺。

「叫人家貝貝就可以囉。」貝貝將一些書本放在維多利亞風格的白色長桌上,拉開椅子坐下,他見狀也慌忙坐在對面。

「那就從課業上比較有問題的地方

「最大的問題,就是作業很多,所以請大哥哥幫貝貝把這些作業一口氣全~部解決掉吧!」

貝貝攤開各科教師自編的練習題本,用我全梭了的方式推到江凱學面前,下一秒,他看到她塞入耳機。

5 則留言:

  1. 似乎有人插了好大一面旗子:D

    回覆刪除
  2. 你怎麼可以拆散他們!!!!

    回覆刪除
  3. 回覆
    1. 沒啦~我是投其所好的忠實讀者:P 看到有續作好開心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