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8日

關於自我介紹

圈內常見的問卷有幾個版本,大致上都屬於題庫性質,目的在於幫助同好做出內容更深入的自我介紹,讓同好之間的交流更順暢。但這些問卷的題目多則上百題,少也有個三十題上下,如果真的每一題都一一回答,不免有部分顯得瑣碎,不但寫的人累,看的人也累。

因此我曾經想過要整理出一份比較精簡的問卷,但很快就放棄了。因為對每個人來說有意義的題目都不一樣,想精簡就會有所犧牲,到頭來也不見得比較高明。

後來我想到了另一種方式,那就是DIY訪談。

什麼?是DIY訪談,不是DIY問卷?沒錯,如果只是單純叫每個人自己想問卷的題目,那只會變回沒有題庫的自我介紹而已,多半寫不了幾題就會無聊而放棄。因此在實際進行時,就要加進一些想像與扮演的成分,當作是有兩個自己在進行訪談,一個問,一個答。

誰最清楚自己想講什麼話,最怕被問什麼問題?答案當然都是自己最清楚。所以只要由自己來扮演提問者,把「受訪者」逼到能夠承受的極限,榨出來的料往往就會比定型的問卷來得精彩。

覺得這描述有點眼熟嗎?對,用DIY(self spanking)的要領來玩就對了(爆)

DIY的執行成果好壞,往往取決於能對自己下手多狠。這種情形下有個方法很能鼓舞(?)自己,就是設定明確的基準跟數目當成目標。例如「一定要打得響亮才算數」、「要打滿像樣的三十下」等等。

玩這個DIY訪談也是一樣,我們很容易對自己太仁慈,忍不住避重就輕。但這沒有關係,只要設定一些明確的目標,寫起來效果往往也就不差了。舉例來說,我們可以先設定一套6-3-1的目標:

6=至少6個問題要問出跟主題相關的喜好或想法。
3=至少3個問題要問出從未公開過的部分。
1=至少1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

人性很矛盾,看到題目多達三十個,往往會看到就懶,只想趕快寫完;但若知道最短只需要六個問題就可以完成,寫著寫著可能就會覺得還講不過癮,結果反而透露更多。所以一開始也不必想說一定要寫得多有內容,儘管放鬆心情開始才是最好的。

概念大概就是這樣,相信並不難理解。只是呢,出這種餿主意,自己總是得先當一下活祭品的,以下就為各位讀者做個簡單的示範啦。

================================================================

採訪者/受訪者:Levi/Levi

Q:今天很謝謝你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的訪問。
A:你可以再灌水一點沒有關係。

Q:咳。我看過你寫的那篇「雙向」,你為什麼覺得你一個臭男生在這方面的性向有那麼重要,非得寫出來讓大家知道不可請問你怎麼會想到要寫那樣的文章?

A:因為我到近幾年才開始跟現實中有機會見到面的同好交流。文章裡也提到,等到有人問到我是主動、被動還是雙向的時候,我才意識到以前我並未弄清楚自己在這方面的性向。後來有幸累積了一些實戰經驗,也就慢慢有了新的體認。

然後我想到這樣的心路歷程應該不是只有我經歷過,乾脆寫出來拋磚引玉,也當作是整理自己的想法。

Q:那麼實際寫出這篇文章之後,你自己覺得有什麼改變嗎?

A:有。我覺得遠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能坦然面對自己的喜好。借用某本小說裡的說法,就是頓時有種「天地開朗,八方無礙」的感覺。(Q:有那麼誇張嗎?)

另外就是覺得跟同好聊天時也比以前更聊得開了。


Q:除了確定性向是「雙向」以外,你對自己的喜好有什麼新的體認嗎?

A:有。例如以前停留在妄想階段時,我以為我最愛的是神聖莊嚴的懲罰情境。但實際試過之後,我發現自己反而偏愛平等而輕鬆的情境。想挨的人就自己趴好,想動手的人就把另一個人按好。不需要理由,也不必掩飾什麼,那種可以輕鬆自在做自己的感覺讓我深深迷戀。

 當然偶爾摻點綑綁或角色扮演之類的成分也很不錯,但我不喜歡全程都在角色扮演,也不喜歡有任何一方臣服於另一方,更不想用打屁股去解決現實中的問題。

Q:可是很多人都喜歡拿現實題材來做文章,那樣很有情趣,不是嗎?

A:打屁股對我來說始終是一種情趣遊戲。不管這種遊戲再怎麼有情趣,我都不想靠遊戲來解決問題。

 如果是在問題已經得到解決的前提下,只拿打屁股來畫龍點睛,在情感上做個圓滿的收尾,那當然非常美妙。但若任何一方覺得問題並未解決,導致過程中摻雜了現實中的負面情緒,我就難免覺得掃興。另外我也不希望這種娛樂變成在鼓勵我或我的伴侶在現實中變成一個爛人。


 當然每個人對這件事都可以有不同的看法,我只是說說我的偏好。

Q:嗯,我想這問題已經講得有點太嚴肅了,我們先換個方向。你提到「說自己是被動比較難為情」,請問這是為什麼呢?

A:很簡單,因為我覺得出屁股總是比出手要難為情一點。

Q:這倒是。對了,大家戲稱你是軍火商,對此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A:器具種類太多也是很令人傷腦筋的啊。(搔頭)

以前只有少少幾把的時候,只要拉開抽屜就好。現在卻一定得大費周章陳列出來,否則連到底有哪些傢伙都看不清楚,嚴重影響到挑選器具的樂趣。

好不容易陳列完了,排太多出來卻也會造成困擾。不但會讓人挑傢伙挑很久,打沒幾下又會見異思遷,其實還挺傷腦筋的。不過這些大概都算是奢侈的煩惱吧。

Q:你比較偏好什麼器具呢?

A:我最偏愛木拍,早期幾乎都只買木拍。後來試過一些皮拍,覺得滋味還不錯,才慢慢補上這類貨色。後來我還買了一票塑膠藤條類,但那些我就沒那麼愛了。

Q:這是為什麼呢?

A:因為我喜歡的是那種令人又愛又恨的感覺。

具體來說,我希望疼痛的性質是舒爽的,只是強度太高時會令人受不了。如果純粹是令人不舒服的痛,就偏離這個方向了。

Q:可以請你簡單描述一下你對各類工具的看法嗎?

A:好的。

木拍類雖然常被歸類在最可怕的種類之一,但只要挑得到尺寸形狀合適的貨色,其實很容易兼顧美妙的刺痛感與令人回味的餘韻,而且技術門檻很低,不太容易失手。

皮拍類的技術門檻就比較高,尤其是長一點的種類。但由於刺痛感更強烈,造成的總傷害量卻更低,而且累積的刺痛不會停留太久,可以把小被餵得更過癮,所以也許是比木拍更理想的選擇。

至於藤條類,天然材質打出的刺痛感還不錯,但是那些密度過高的塑膠藤條就不是很好用了,尤其太粗的根本就只是棍子,這種我就興趣缺缺。

不過我最愛的始終還是木拍類。

因為木拍不但實用價值極高,在象徵意義上也很妙。木拍從造型上就是專門用來伺候屁股,而人體似乎也只有屁股這個部位比較挨得起木拍。這種令人害羞的強烈符號性、象徵性,也讓我深深著迷。

Q:講完叫我。原來如此。我想問題也問得夠了,今天很謝謝你接受訪談。最後請教一下,你覺得這篇問卷是否已經達到你說的6-3-1目標?

A:我不知道。

Q:你以為說不知道就沒事了嗎?

A:你以為我想要的是沒事嗎?

================================================================

大概就像這樣,但願有人願意一起跳火坑共襄盛舉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