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7日

新年新希望─學姊別這樣,老師會聽到!


“研究生不死,只是生不如死!”越接近六月就越能感受到這句話中飽含的辛酸無奈。

本以為趕出了研討會的海報,我的data就差不多可以畢業,不需要再趕得要死要活,殊不知老師們的求知欲是無窮無盡的。
「要發揮所有的利用價值啊!」老師如此說。
因此研究生生涯的最後這幾個月,我過著比趕海報時更加慘無人道的生活。



癱坐在床上的我憤恨地看著窗外的陽光。
『這一定是幻覺,現在絕對不是早上八點!』我這樣想著,拿起手機再看一次時間,希望看到的是7:00,這樣我就賺到一小時的睡眠時間。

8:00

十分鐘就好!再十分鐘我就起床!
我逃避地縮回被窩閉上眼睛。
因為實驗的關係,今天得在實驗室待到半夜,昨天為了這實驗的前置作業也在實驗室待到十點半,等到我回來洗完澡、完成昨天論文的進度、小小摸魚一下,已經快三點了。
反正實驗快中午才要開始,晚一點點到應該還好......吧?

「在我心上~用力的~開一槍~」為什麼不乾脆一槍打死我,多睡幾分鐘錯了嗎?
我伸手往手機的方向亂抓,心不甘情不願的張開眼睛看是哪個混蛋打斷我的補眠時間。

莉雯學姊

嗯,是學姊啊.....等等,學姊!?
真是比一千個鬧鐘同時響還有效,我現在清醒的不得了,這種時間接到學姊的電話絕對沒好事。
奇怪了,這時間也不算睡過頭,我最近也沒跟學姊約要看論文什麼的,糾~竟發生了什麼事勒?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不對,我應該要趕快接手機才是。

「喂─」
「學妹~妳還在睡嗎?」一早精神就這麼好。學姊一向很早進實驗室,一般八點半之前就會在了。
「剛起床。」
「昨天做實驗做很晚吧?」
「大概......十點半吧。」學姊妳到底想說什麼,絕對不是打來叫我起床的吧。
「很累吧?」
「還...還好。」
「妳有東西沒收唷~好多燒杯都還在欸,嘖嘖。」
咦,咦咦咦,啊啊啊啊啊死定了!
「看這時間,等下學長應該就要來了。」學姊意有所指地說。
她指的是實驗室的大學長,掌管實驗室的大小事務,人不壞,但無法忍受像是垃圾亂丟,東西沒歸位之類的事情。爆走起來超可怕,對面走廊應該都聽得到他罵人的聲音。

也就是說,如果他來看到我留下的那堆殘骸,大概全所都會知道我闖禍了!

「妳可以選擇擺著等學長來看到,或是我幫妳收,然後我揍妳一頓。」這根本是趁人之危!趁火打劫!不可取啊!
「我......」現在就算用飛的去實驗室都來不及啊!
「啊,我好像聽到電梯到的聲音了~」

--

「掰掰!」同是苦命碩二生的同學做完實驗回去了,實驗室剩下我跟學姊。
真是不妙的狀況。
學姊老早就做完實驗了,從晚餐後就坐在電腦前看youtube影片,分明是想要等我解決今天早上的事情。
早上聽學姊說聽到電梯的聲音,嚇得我一陣慌亂,馬上答應她的要求。但我今天要待到半夜,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做完實驗才跟她回去吧?況且我們也沒說要今天解決呀。

「學姊,我今天實驗要收到半夜,如果妳是在等我的話......看要不要先回去.......」
學姊點了暫停,實驗室瞬間安靜了下來。
「原來妳還記得呀。」這種事情誰會忘!
「妳一個人在實驗室待到半夜也滿危險的,反正明天是周末,我可以留下來陪妳等。」她頓了頓「再晚一點這條走廊應該就沒有人了,我記得妳這實驗中間會有個滿長的空檔,我們可以那時候解決。」
前半段整個就是溫馨的實驗室學姊關心學妹的戲碼,怎麼後半段就變調了!

真不愧是經驗豐富的學姊,算準了我做實驗的時間,快要告一段落的時候她就告訴我她要出去看大家離開了沒,等我弄好她也剛好回來。

「整條走廊只剩我們實驗室還亮著,老師也回去了。」學姊說著,順手帶上實驗室的門,鎖門的喀答聲在安靜的夜晚特別響亮。
老師的辦公室就在實驗室隔壁,平常他神出鬼沒,抓不準什麼時候出現或離開。

我看著學姊拉過一把椅子,優雅地坐下,然後輕輕地拍拍她的腿。
「學姊,一定要在實驗室嗎?」
「實驗室不好嗎?還是妳比較喜歡走廊?」我都不喜歡!
「其實不用那麼急嘛,我,我可以改天再去妳那邊,在實驗室要是老師回來怎麼辦?」
「都快十二點了,應該不至於啦。更何況妳最近應該是不可能有多餘的時間,不是嗎?」一針見血。
「學妹,妳是打算拖到實驗下個階段開始嗎?這樣......可就難算了。」
「我可以趴桌上就好嗎......」在實驗室被OTK實在太羞恥了!
「妳確定?實驗桌上有什麼東西都不知道,趴在上面不好吧?而且妳要是亂動什麼的,砸破什麼器材怎麼辦?」那妳就不要打我啊!

「快~點!」下通牒了。
我拖著腳步走向學姊,然後緩慢的趴到她腿上,她拉過另一把椅子讓我上半身有地方支撐。
真是好貼心的學姊呀!
她伸手拉我的裙子。
「等、等一下!」我馬上伸手去擋「學姊,在實驗室不好吧!」
「我沒帶工具,沒有其他選擇呀。」
「這裙子很薄的,可不可以......」為了以防萬一,我特地找出我最薄的裙子,學姊妳可不要辜負我一片心意啊!
「不可以。」她撥開我的手,撩起我的裙子。

嗚,被人看到我還要不要活啊!

啪!啪!啪!
好家在所有人都走了,這聲音跟本是響徹雲霄!
「怡珊,都快畢業了怎麼還發生東西忘記收這麼誇張的事情呢?」
「啊,不小心,啊,忘記了。啊。」在我回話的時候還繼續打,真是太陰險了。
「實驗不要排那麼緊,能做多少做多少,本來就丟三落四的人,匆匆忙忙地做實驗容易忘記收東西就算了,還會容易做錯。」她一邊教訓,手上也沒閒著。
這次的節奏比之前快多了,讓我忍不住想要閃躲,但她的手臂死死地壓住我的腰,根本閃不掉。
「痛!啊!」學姊一定有練過,光從外表絕對看不出來她用手打這麼痛。

「學、學姊,等一下,啊,真的很痛。」她竟然完全不理我,天啊,我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嗎?
啪!啪!啪!啪!啪!咖!
咦!
學姊好像也聽到了,她的手停下拍打,按在我身上的手臂也放開了對我的箝制。

咿──
是開門聲是開門聲是老師辦公室的開門聲!!!
我嚇得跳離學姊的大腿,整理好裙子。而學姊也馬上站起身,順手抄起一旁不知道是誰放在實驗室的拖鞋。
叩叩叩。
就在這時候,實驗室的門傳來敲門聲。
是老師啊啊啊啊啊!

我整個人嚇傻在原地,但學姊卻鎮定地走去開門,手上還拿著拖鞋。
「怎麼鎖門了?這麼晚還在做實驗呀?」果然是老師。
「學妹要做實驗,我怕她一個人危險,就留下來陪她,因為滿晚了,怕危險所以把門鎖上了」
「嗯。」老師點點頭,眼角餘光看到學姊手上的拖鞋「這是在......?」
「喔,剛剛有一隻大蟑螂,已經打死丟垃圾桶了。」學姊毫不遲疑地回答,彷彿我們剛剛真的跟蟑螂大戰一樣。
「嗯,難怪我剛剛在辦公室有聽到聲音。」果然聽到了!
「沒什麼事,回來拿個東西而已,我要回去了,妳們兩個自己小心。」

學姊關上門,把拖鞋放回原處,然後她倚著桌子盯著我看。
是還要繼續的意思嗎!?再打我今天就要趴著睡了!
「妳啊!壓力大要講,需要幫忙也要說,不要老是自己埋頭苦幹。」咦?
「每天不是一副快要死掉的樣子就是一臉要哭出來的表情,還有一個多月妳打算都這樣過嗎?」
「呃......」
「有什麼事情就講,實驗室的大家都會盡量幫忙,聽到了嗎?」
「嗯。」
「好啦,」她換下剛剛嚴肅的表情「被揍一頓應該有助於消除壓力吧?」
有人這樣強迫幫別人消除壓力的嗎!?
「別發愣了,妳只剩三分鐘實驗就要開始了,快去準備!」她指向實驗室的時鐘。

雖然還是很痛,但好像真的覺得心情輕鬆許多。
不對!這一定是幻覺,被揍什麼的我才不喜歡呢!

6 則留言:

  1. 學姊真讚!!
    更推"不對!這一定是幻覺,被揍什麼的才不喜歡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女主角傲嬌呀,非常不坦率XD

      刪除
  2. 標題很有梗XD

    話說,我經常無法直接回應耶,

    下面那個身分的選單無法登入

    都要從閱讀器進來才行

    有人有相同的問題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上一篇是先寫內容才想標題,這篇是先想標題再想內容,看我對這標題多有愛!

      刪除
  3. 每次看你的文章都覺得好感同身受啊!!!
    我平常也要做實驗呢
    而且時間有時候真的很難抓= =
    只是我身邊沒有這種學姐啊(殘念)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歐,實驗拖時間是科學怪人們的共同經歷
      我身旁也沒有這種學姊啊(翻滾),就是太想要了才寫出這種東西XD
      ps.下次留個暱稱讓我知道你是誰吧:)

      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