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7日

雙胞胎<意外>

■彩

「七號——!三啊啊!!!……三號~~!五號!!六號、六!

這斷斷續續,忽強忽弱的喊聲是彩喊出來的。




彩率領的來賓隊仍然落後,所以第三個項目還是由她們先挑戰。這個項目是讓跑者背著一個大籠子沿著一條輸送帶跑動,接住從上方大型彈珠台滾落的皮球。由於跑者本身得等到球滾出彈珠台才看得到,必須靠站在高台上的同伴指揮喊出用來標示位置的號碼。

「嗯啊!七號!七號!七號啊啊!!!二號呀啊啊!!!

這一戰來賓隊自然派沙織擔任跑者,彩與愛子站在高台上負責指揮。愛子負責告知只有兩顆的50分粉紅球,彩則負責喊佔了大部分比例的10分黃球。這也就表示大部分時間彩都得出聲。

「三!三號!五號啊啊!嗚嗚嗚嗚!四……四號……五……五號啊啊啊!


儘管彩的喊聲不太對勁,但沙織眼明手快,即使太晚聽到差得很遠的號碼,仍然還是能大動作甩動籃子接住球,兩顆高分的粉紅球也都手到擒來,最後得到了260分的高分。

照理說主角應該是上場跑的沙織,但時間一到,眾人都七嘴八舌地開始虧彩說又不是來參加聯誼的,幹嘛喊得那麼嬌媚。彩忍著繼續襲向她的痛楚,扯說是沙織太帥讓她忍不住小鹿亂撞之類的話來服務觀眾。

換主持隊上場。這個項目終究比較講究默契,常玩的主持隊看似驚險,整場跑下來卻也得到了250分之多,來賓隊累計分數還落後10分。

■美奈

『七號——!三啊啊!!!……三號~~!五號!!六號、六!
「嗚嗚——!啊啊!!!……嗚~~~!啊啊!!好痛、啊!
【我老婆小彩怎麼喊個號碼也喊得這麼騷,害我不爭氣的○了!】
【鬼扯,明明是我老婆。】

畫面上的彩與視聽器材室內的美奈同時發出叫聲,一旁的視窗上還可以看到一行行最新的網路留言。

理央這時倒是中規中矩,只用鞭稍擊打。先前第一鞭的下馬威,已經足以讓她們提心吊膽,而且恐懼更放大了她們感受到的痛楚,一味使用會造成過多傷害的打法有違理央的美學。

乘馬鞭重量輕,鞭身柔韌,鞭稍小而輕薄,反覆擊打也不容易成傷,所以無論力道、頻率與部位,都可以做出幅度相當大的變化,讓理央變幻自如的鞭技發揮得淋漓盡致。有時她接連擊打同一部位,讓炸裂似的痛楚不斷堆疊上去,忽然間又轉而擊打令美奈與彩意想不到的部位。

『嗯啊!七號!七號!七號啊啊!!!二號呀啊啊!!!
「啊啊!啊啊!嗚啊!嗯哈啊啊!!!呼啊啊啊啊!!!
【你們對一個年紀老大不小的女播報員也太哈了吧。】
【就是啊(開電視)……等等,小彩超讚的啦,她的話我可以!】


力道上的變化也同樣令她們猜不透。有時好不容易捱過一波連打,正以為可以稍作喘息,中間卻又頻頻穿插痛擊;等她們認定接下來一定會是痛擊,理央卻又真的讓她們好好喘息一番。弄得美奈抗議也不是,不抗議也不是。

『三!三號!五號啊啊!嗚嗚嗚嗚!四……四號……五……五號啊啊啊!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呼嗚……呼……嗯哼啊啊啊!
【這些不正經的假藝人都該抓去打屁股。】

美奈既擔心比自己更怕痛的彩,看到網路上的酸言酸語又覺得生氣,卻又拿這些人沒輒。許許多多的念頭讓她心亂如麻,一波又一波的痛楚更削弱了她的思考能力,讓她只想乾脆委身於疼痛所帶來的恍惚之中,什麼都不要去想。

但理央當然不會這麼便宜她。

「我說學姊,看妳這麼享受我是很榮幸啦,只是這樣不就應驗了網路留言說的,學姊太不正經,該打屁股?」
「咦?我、我哪有……啊啊啊!不要說這個啦……啊!啊啊!」
「只是她們大概沒想到學姊的屁股真的在挨打,而且還是LIVE的,嘻嘻。」

理央說過既然彩學姊不上場跑,只負責出聲告知,乾脆就趁現在把數目打足。美奈當然也沒天真到會以為理央那麼好心,只是為了挑最不會影響到彩表現的時候打。但等到實際體驗理央的手段,羞痛交加的感覺還是超出美奈的預測,讓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時廣告結束,節目再度開始,但理央的鞭子仍然不停,美奈只能在心中反覆唸誦彩鼓勵學妹時常說的那句「現場直播節目有個好處,就是時間到了一定會結束」,祈求這一刻趕快來臨。


■彩

最後一個項目算是一種另類的桌上曲棍球,每次由同一隊的所有人上陣,每個人都要用手上的擋板把球傳給更靠近球門的隊友,想辦法射門得分,一隊比完之後才換下一隊上場。

落後的來賓隊先就位,但比賽尚未開始,沙織只是先稍稍用力試推,立刻面露痛苦的表情,放開擋板按住左手手腕。過了好一會兒還想再試,左手就是痛得沒辦法用力。眾人上前關心,沙織說她本來以為咬牙撐一下就行,現在才發現實在沒辦法比下去,真的很對不起大家。

所幸司儀也是老經驗了,宣布先進廣告,讓眾人有時間商量該怎麼辦。

■美奈

「啊,沙織學姊扭傷了手腕。」

理央的鞭子終於停下,但美奈也沒有心情高興,只能擔心的看著螢幕。接著回頭看看理央,看到她臉上流露出擔心的表情,覺得欣慰之餘,卻又有點納悶自己為什麼會覺得欣慰。

「我們就先觀望一下吧。學姊屁股也腫得有點厲害,等紅腫消退一點我們再打。」
「嗯……嗯。謝謝妳。」
「畢竟等紅腫退了,打起來才比較痛嘛。」
「咦!?啊啊……」

說著理央走開幾步去操作電腦,看到她點選的收件人,美奈覺得這名字似乎不陌生,但一時想不起是誰,也沒多想就問了一句:

「理央,妳這是要寄給誰?」
「美奈學姊,妳也太不用心了吧,看到導播的全名還想不起來是誰。」
「啊……」

美奈想起來了,就是現在待在這個節目現場指揮的導播。等看到理央所打的信件內容,更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理央,這,妳……」
「雖然可能會殃及無辜,不過這也是為了讓節目可以進行下去。」


美奈雖然覺得理央的點子有點毒辣,但看到她臉上嚴肅而迫切的表情,也覺得不好再多說什麼。

「嗯、嗯……真虧妳想得到。啊,我不是在損妳。」
「我知道。謝謝學姊諒解。」


■彩

廣告結束後,司儀宣布接下來節目會做一些臨時改變。首先是沙織因為先前救球的時候用力過度而扭傷手腕,繼續照原訂項目比下去確實不妥。說完現場大螢幕上播放出之前彩一直喊七號,太晚喊出二號,逼得沙織得做出高難度動作救球的畫面。

但要換成本來沒有準備要比的項目,會需要更多時間準備布景與器材,光靠廣告時間實在來不及,因此臨時決定讓來賓隊參加本來放在節目最後的特別單元的演出,好讓工作人員有時間架設。

聽到這裡,彩似乎覺得不妥,但才剛要開口,屁股上又傳來那種濃得化不開的劇烈悶痛,令她連氣都喘不過來。這時司儀問各位參賽者是否都同意,彩好不容易喘過氣來,強忍劇痛想發言,但她一有動作,立刻又是一陣更加猛烈的劇痛。彩也不是笨蛋,知道是有人無論如何不想讓她插嘴,只好先死了心,免得平白多受折磨。

司儀看眾人都不反對,於是宣布再進廣告,讓工作人員布置場地。

■美奈

「……嗚哼!理央,妳……嗚!」
「會造成這種意外我也有責任,我不會逃避。但是現在我不能讓彩學姊打斷,一切都得等節目順利結束再說。」

等透過螢幕看到特別單元已成定局,理央放下鞭子,伸手幫美奈輕輕按摩。

美奈整個屁股都只有明顯的紅腫與輕微內出血痕跡,但其中有三道鞭痕格外醒目,摸上去都有些硬硬的,於是細心按揉這些地方。

理央不只鞭技好,手指上的工夫也不馬虎,硬塊剛被按到時,美奈還覺得這種悶痛非常不舒服,過了一會兒,卻慢慢轉變成一種發熱擴散的痛,甚至讓她隱隱希望理央就這麼按下去,永遠都不要停。

■彩

等節目再度開始,工作人員已經將特別單元的裝置架設完畢。裝置本身並不複雜,只有一組滑軌,上面架著三張不同顏色的椅子。滑軌由一個圓形軌道,以及圓內幾條垂直交錯的軌道組成。司儀宣布這是節目尾聲處罰單元的改版,叫做「MWG」(Most Worst Guest)。

接著司儀請來賓隊上座,開始說明規則。

「現在每一位現場觀眾手上的遙控器,都有三個不同顏色的按鈕,分別對應到三位來賓所坐的椅子顏色。在請現場觀眾投票之前,三位來賓各有十秒鐘的時間講幾句話。聽完她們的說法後,就請大家按下按鈕,決定誰是今天最糟糕的來賓。」

「大家好,我是愛子。到目前為止我都沒什麼表現,但是我會努力的。」
「呃~我是沙織。都怪我扭傷手,才會弄得這樣勞師動眾,我真的很過意不去,大家選我沒關係。」
「我是彩,沙織會扭傷手可以說是我害的。對不起喔,沙織。」

接著司儀請觀眾按下按鈕,等所有人都投完票,就要開始宣布結果。現場燈光跟著轉暗,聚光燈與鏡頭都在三人身上來回移動,眼看就要揭曉到底是誰要受到處罰。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