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7日

[動畫改編短篇] 涼宮春日の反省‧黑色世紀


! ! !! ! !
充滿節奏的拍擊聲迴盪在文藝社社辦中。
這樣的聲音無法讓人聯想到任何文藝社的活動,自然,就算是表面上是文藝社,但內在卻早已被名為SOS團的寄生蟲給啃噬殆盡的文藝社也是相同。
順便一提,製造出這樣奇怪聲音的人是我,還有現在壓在腿上的人。
「痛……好痛!快住手!!我命令你住手啦!!哇啊!!」
不理會壓在腿上的打擊樂器抗議,我繼續有節奏的一下又一下的用巴掌拍出有如廟會太鼓般的音調……好吧,其實聲音並沒有這麼響亮,就算是托兒所的小朋友敲的響板大概都比這個聲音要清脆的多吧。
樂器表面現在已經紅成一片,剛開始打的幾下會在肉色的表面形成有如楓葉般的紅手印,但打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分鐘,早已看不出哪邊是手印啦,我想把這張樂器表面拿去驗指紋的話,鐵定會變成指控我行兇的鐵證。
「嗚嗚嗚……我可是團長,是團長耶,為什麼要像小孩子一樣的被打屁股啊……」
就算是團長也有不該做的事吧?嘿!!
「嗚啊啊啊啊!!」
好吧,因為不甘心而碎碎念的團長大人已經破了梗,沒錯,其實現在我正在打春日的屁股。
你沒聽錯,ㄉㄚˇ ㄆㄧˋ ㄍㄨˇ,寫作英文是SPANKING(春日老師的英文教學成效),是在教育上早已禁止,如果是教師行使一定會被踢出學校的體罰行為,事實上,因為春日的胡鬧行徑,我也已經不止一次狠狠掌摑過她的屁股了。
不過教師不能做,並不代表學生就適合做,尤其對象還是春日這種一不爽就能讓全世界化為零的任性女更是如此,事實上,知道我會打春日屁股的古泉始終無法認可我的行動:「到時候又出現大規模閉鎖空間的話怎麼辦?」有好幾次他都面帶愁容的這麼說。
不過別開這些超現實的擔憂,光就春日的行為上,我相信有不少人會認可我的行為。
小問題就像是男生還在場的場合就大方脫起衣服,這還不構成體罰的理由,但比較嚴重的就是恐嚇電研社並搶走電腦,強迫他人配合自己胡鬧等等行為更是罄竹難書,而最令我難以忍受的,就是在拍電影的時候無端對朝比奈學姊施暴。
而就是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將春日給壓在腿上狠揍,恐怕也是我人生首次打同年紀的女生屁股。


老實說,我始終無法釋懷。
明明錯是錯在動用暴力的春日身上,但卻要我去給春日台階下?古泉,就算你是春日信眾,這次也太過火了吧?
古泉面帶愁容地挪動了棋盤上的主教。
「這我不否認,我也知道涼宮同學有錯在先……」古泉難得臉色變得很難看,大概他也認為理字在我這邊吧。
是,我也知道,要春日那個自尊比東京鐵塔還高的女人拉下臉道歉,比發現亞特蘭提斯遺址還要不可能。
我將皇后往前移動幾格,將軍。
「雖然感覺很不講理,但如果想要改善現在瀰漫在我們身邊的冷戰氣氛,勢必要有人先退讓。」古泉臉色依然沒有變好,但似乎不是因為國王無路可退的關係「就像雙岔路上,其中一條路被堵死了,縱使另一條路充滿泥濘,我們也只能選擇那一條了吧。」
我才不管你這個超能力者想要走哪條路,而那條泥濘路也不會好說話到就這樣讓你們這樣說過就過。
「我也知道這樣對你很不公平,但我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總之,調適好心情的話你就去跟涼宮同學和好吧,就當賣我個人情吧。」
古泉將棋子收進棋盒,獨自離開了社辦。
順便一提,現在社辦只剩我跟長門。
冷戰期間,那位了不起的團長大人自然是不可能出現在這裡,而朝比奈學姊則是先回家休息了。
老實說,我不是不能理解古泉的說法,如果想解決這場冷戰,最好的方法自然是我去跟春日道個歉,給春日個面子後讓大家繼續拍電影。
但說實在的,我心情上實在無法接受,不單純是因為我討厭示弱,而是因為不能接受只能這樣放任春日的任性。

如果不讓春日改變自己的性格,她最後一定會使眾人對其避之唯恐不及,而變成孤獨一人,這是可預見的。



「能稍微聊聊嗎?」就在我準備騎著愛車回家之前,我發現車上夾著這張紙條,上面還附著地圖。
我認得這張字條的氣氛,但令人不解的事,在這種情況下,那個人找我的目的?
反正回家也沒什麼事,我就繞去了地圖上畫了X的地方。
那是我們鎮上的一座公園,到了的時候,天已經暗了,漆黑的公園也沒有人出沒的跡象,看起來還真是恐怖。
而我環視了四周,最後,在某處長椅上發現了預料中的人。

「啊,阿虛。」出聲的人是朝比奈學姊,但硬要說也不是她。
是長大後的朝比奈學姊,也就是朝比奈(大)。
「現在還在跟涼宮同學吵架嗎?」我坐在旁邊後,朝比奈(大)單刀直入地說了。
這是當然的吧?雖然她身上的香氣令我難以招架,但我還是保持著理性回應其問題。
「也是……」朝比奈(大)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臉蛋,頭微微傾斜「那麼,有想到什麼和好的方法嗎?」
超級可愛,果然朝比奈學姊是天使啊,我不由得再次認知到了這點,希望某個任性團長大人能跟她學學。
我將在社辦跟古泉討論的內容再跟朝比奈(大)說了一次,不過也包含了我不願意這麼做的理由。
「我能理解阿虛的想法,雖然似乎不該由我來說,但這個時期的涼宮同學確實挺難相處的吧?」
何止是難相處,妳不是還被她用很粗暴的方式對待嗎?
「已經是以前的事了嘛。」朝比奈(大)用像是往懷過去某件令人害羞的回憶般,靦腆的笑了一下。
「不過,如果阿虛不願意就這樣跟涼宮同學和好,而我也有另一個方法喔。」朝比奈(大)站了起來,並轉了個身子,露出了小惡魔般的笑容「不過,對你或涼宮同學來說,大概都是丟臉到羞死人的方法吧?」
不會又要我強吻春日吧?要我再弄一次我還不如去下跪讓她踩我腦袋還好接受點。
「也不是這麼簡單啦……」朝比奈(大)將臉靠向我的耳邊,桃紅色的呼吸令我小鹿亂撞「對付任性的壞孩子,就用這樣的方法……」


聽完,我腦袋大概產生了快二十秒的空白。
要我做那種事?我來?那種事不是應該是小學生才會碰上,由父母輩來執行的嗎?為什麼是我?
「就算不用做也是可以的喔,只要阿虛退一步也能辦到……」朝比奈(大)壞壞的笑道。
別笑啊!我完全笑不出來啊!!而且這麼做的話春日應該又會像那次一樣將全世界拖下水吧!?該不會您其實是想報高中時期的舊仇才這麼提案的吧!?
「怎麼可能,我可是一點都不討厭涼宮同學的喔,而且說不定……」朝比奈(大)又將一張紙張塞進我的手中「你這麼做的話,涼宮同學反而會因此而釋懷喔。」

等我回過神來,朝比奈(大)已經不在眼前了,就像憑空蒸發了一般。
如果不是手上的紙張,我恐怕會以為是自己做了一場夢,我憑著路燈的光芒,仔細看了一下紙張,又差點從長椅上摔下來。

紙張上的是一整個女性臀部分解圖,還寫著要打哪邊才不會受傷,哪邊適合拍打等等超詳細情報。
沒錯,朝比奈(大)的提案就是這個……用力地打春日屁股。


「……大概就是這樣,能麻煩妳幫個忙嗎?」
午休前,我找了長門出來,想要拜託她為等等的“災禍”準備應對措施。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沒有喜歡拍打女孩子屁股的性癖,對於春日那種女人更是沒那個狗膽妄想能夠觸碰其尊臀,就算是現在我也在猶豫要不要乾脆放棄然後跟春日低頭道歉。
但這次行動老實說並不單純是為了解除冷戰,就像前面說過了,如果這個時候不教訓春日的話,她一輩子都是這樣渾身帶刺,適當的教訓也能令其反省……這次昨天朝比奈(大)給的影印紙上面所寫的。
至於為什麼找長門,因為在前面拍電影的時候,她曾經直接干涉過受到春日能力影響,朝比奈學姊放出的“實玖瑠光線”,更在以前閉鎖空間的事件時一定程度的介入了空間留下訊息……這也表示長門應該有能耐在春日放出大規模閉鎖空間之前準備對策吧?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但這也只是我的猜測,所以我才會特地來拜託長門。
而長門也只是眨著眼睛,不發一語地直盯著我瞧,算我求妳了,拜託說句話吧?雖然妳的角色定位是這樣,但我也是鼓足勇氣,一大早就跑來找同社團的女同學,討論等等要拍打團長大人屁股的丟人主意,拜託別像是看到怪人般的不發一語啊。
「……了解。」
只見我還在內心掙扎要不要乾脆收回前言打道回府時,長門突然答應了,耶?真的可以嗎?
「……涼宮春日的能力向外大量發散,及時做好準備程序的話,即便只有我也能夠順利應對。」
雖然聽不太懂,但總之就是OK了吧?
有了強力的靠山壯膽後,我也有了踏實的感覺,春日午休時應該會單獨在社辦,就在那個時候動手。
我握了握拳頭,想辦法不讓冷汗弄濕手心。


光陰似閃電,午休時間。
已經確認了春日在社團教室,婉拒了谷口等人的邀約,我單獨前往社辦,現在則在文藝社正門口。
深吸一口氣,我扭開了社辦的門把。
春日在文藝社團教室里,將攝影機和電腦連上線,好像在做些什麼事情。看到我突然打開門,她很驚訝的抬起頭來。她左手上拿著的是咖哩面包嗎?
她驚慌失措地將面包丟掉,再把手伸到後頭摸摸頭發——我以為是這樣,這時她那一頭黑發整個敞開來了。我不知道她這麼做的理由何在,看來好像是急著將原本紮在後頭的頭發給解開來。我沒有仔細看,而且這種事以後再去想就可以了。
「喂,春日。」
「幹嘛?」
她用豎起毛般的小貓眼神瞪著我。
「妳有跟朝比奈學姊道歉嗎?」
其實我現在很希望春日一臉跩樣的回答:「……早就道歉了啦。」這樣最起碼我就會失去執行的契機,拜託了春日,看一下氣氛啊!
「幹嘛,你是特地來找架吵的嗎?」
但是團長大人毫不留情地粉碎了我的期待,還順便火上加油。
「我可是團長、是團長喔!!我才沒有犯錯,既然沒犯錯我就決不會道歉,絕對!!」
只見春日站起身子,怒氣沖沖地衝到我的面前,再三強調自己的立場,OK,這可是妳逼我的,看來教訓團長大人的機會來了。
「……給我適可而止!」
我一把揪住春日的手腕。
「你幹什麼,阿虛,放開我,給我放開!!」
春日毫不遲疑地就對我的脛骨施展了掃堂腿,靠,超痛!!
但從以前就知道春日多才多藝,就算她會施展一些防身術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所以我多少有點心理準備會挨踢,在春日反抓住我手腕施展過肩摔之前,我咬緊牙根,硬是在另一張摺疊椅上坐了下去,然後拉著春日的手腕拖到自己的腿上,最後連忙將她用力壓住。
「阿虛,你現在是造反了啊!!這是團長命令,現在立刻放開我!!」
我以為形成這個體式後,春日會因為意識到等等會發生的事而嚇住,結果想不到她非但沒有意識到,還用相當激烈的方式掙扎,大腿亂踢,用自由的手臂狠擰我的腿,還捶打我的腰際,老實說我也沒想到她會反抗到這種地步。
我拼命忍耐春日反抗所造成的疼痛,掀起了她的裙襬,接著一氣呵成的將她的白色內褲一把扯了下來。

充滿肉感的臀部就這樣露了出來……其實說實話,春日的屁股還挺有女人味的。

「呀啊!!」
春日發出了可愛的尖叫聲,屁股暴露到了空氣之下才終於因為羞恥而停止了自己的掙扎舉動,我抓住機會,一把將她有可能用來阻擋屁股的手給扭到背後。
「難不成你是想……住手,現在立刻給我住手,低級、變態、癡漢!!」
你以為我喜歡啊!!我也十二萬個不情願啊!!
但木已成舟,只差出航,就算真會引發閉鎖空間大概也沒得挽回了,我死了心,高高舉起左手。

啪!!

拍擊屁股的聲音迴盪在社辦教室中,遠比我想像中的要響的多,嚇了一跳。
而春日的屁股也因為這一下而多了一片紅色的楓葉,受到掌摑的嫩臀也因為受力而晃動了一下。

這就是女孩子屁股的觸感?我不禁愣了一下。

「竟然……竟然真的打了!!」

不過春日的怒氣把我拉回了現實。
說是怒氣,但其實還帶了點委屈的啜泣聲。
「放放放放放開開我!!!快放開!!不過是個阿虛竟然!!!」
而且伴隨而來的,是遠比前面更為劇烈的掙扎,我的大腿也被她掙扎的腿給狠狠踢了幾下,就連被我揪住的手臂也使足力氣想要脫離我的掌控,這真的是女孩子的力氣嗎?
「不准亂動!」
我使足力氣壓住春日,

啪!啪!啪!啪!

再度往春日的屁股上打了四下,春日痛得尖叫出來。

雖然有點擔心有人經過社辦,但老實說現在也沒那個空閒了,我高高舉起巴掌,又往春日屁股上烙下自己的手印。

「住手!!“啪!”呀啊啊!“啪!!”好痛!!“啪!”放開…“啪啪啪!!”呀啊!!」
不理會春日的命令,我的巴掌繼續肆虐的重擊毫無反抗之力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

「痛!痛死了!!好痛喔!!」
「會痛才算處罰吧!」

啪!啪!

「好痛!好痛!!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啦!!」
「我說過了,不准亂動!!」

啪啪啪啪!

分別朝她的兩半屁股各拍了兩下,處罰她亂動身子。
「嗚啊啊啊啊啊啊!!
春日痛的叫了出來,雙腿也掙扎得更為厲害,用力的撞了好幾次我的大腿,妳以為我不痛啊!別說是打妳的手掌,就連被妳頂了好幾下的大腿搞不好都瘀青了耶!
忍無可忍之際,我將腿抬起,牢牢夾住了春日掙扎不已的雙腿,給她多了一種束縛,並挪動了她的身體,讓她的屁股更加高高翹起。
「不、不要……」
春日似乎也被嚇到了,竟然發出了示弱的聲音,不過事到如今已經太晚了!
「我已經警告過兩次了,不‧要‧亂‧動,既然不聽話就別怪我了。」
「不要……我的屁股已經……」
我再度高高舉起左手。
「接下來還要打妳的屁股一百下,好好給我忍著。」
恐怕未來也很難看見了,大概是我第一次看見春日真得快哭出來的表情。


大概過了約幾分鐘。
可能有人會說,一百下不用兩分鐘就打完了,但我其實打春日的節奏並不快,著重在每下的力道上,所以一下大概會用上三秒。
但目前也快要打完了。

九十七。

啪!

又是一巴掌揍在春日的屁股上,現在整片屁股都紅通通的一片,看不到手印了。
春日僅是因為疼痛而抬起腿,發出了小小的哀號,接著又因為腿被我牢牢壓住而回到原位。
大概在打到最後十五下的時候,春日就一直是這樣的反應,大概已經精疲力竭,連求饒的力氣都沒有了吧。

九十八。

啪!

打在左半邊的屁股上。
「嗚…」
這次春日發出了哭腔,其實感覺得出來,春日其實一直倔強的強忍淚水對抗屁股上的灼熱。

九十九。

啪!

這次是打在右邊。
春日這次連腿都沒有抬起來,只是一聲不響地將頭垂的低低的。
不管怎麼說,預告的一百下也終於要打完了,對我的手掌而言也是項好消息,因為猛打春日屁股的原因,就連我的手掌都腫了起來。
大概是我首次發現,用巴掌揍人屁股的時候,同時也等於是對方用屁股在打自己的手……雖然聽起來對受罰者來說像在詭辯,但我現在卻覺得這句話相當貼切。

打春日屁股的時候,兩人也同時承擔一樣的疼痛。

因為是最後一下了,所以我把手的幅度大幅提高,並且用力揮下。

一百!

啪!!!!

「嗚!!」
最用力的一下巴掌令春日痛的哀嚎起來,我將鎖住春日的左手跟雙腿解放,宣告處罰結束。
望了望窗外,所幸還是一如往常的白晝,沒有進入以前閉鎖空間的不自然黑夜,讓我鬆了口氣,不過此時我發現春日依然不發一語。

不,她連從我腿上起來的意思都沒有,紅腫不堪的屁股依然在我面前。

「那、那個……」
「……」
「處罰已經……結束了喔?」
「……哼。」

此時,春日才將臉轉到我的方向,我嚇了一跳。
春日沒發出哭聲,但臉龐早已充滿了淚痕,原來她剛剛咬牙不出聲是怕自己哭出來嗎?

「……想打的話繼續打不就好了,反正不是早就想動手打我了嗎?」
春日璇然欲泣的望著我,見我無言以對以後,洶湧的泉水又從眼角流出。
「……每次…每次都是實玖琉、實玖琉的……每次都這樣,如果對我這麼不滿的話就走啊。」
「……」
「這麼喜歡實玖琉的話就去跟人家告白不就好了,反正你待在這邊不就是因為實玖琉很可愛嗎?我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了,根本沒有人真的想跟我一起做事,大家都是被一頭熱的我給拖來拖去……」
「……」
「我根本就不在乎……反正……反正……」
春日的話一句一句的刺向我的心中,而我卻無法反駁,只能任由她說個沒完。
如今,任性的團長面具也好,怪異的優等生面具也好,這些全部被摘了下來,所留下的……

「……一直都是一個人,國中也好,現在也是。」

我將春日給抱了起來,讓她坐在我的膝上,無視於她對於疼痛而發出的悲鳴,緊緊將她擁入懷中。
此舉動就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想必對春日也是如此吧?只見她沒有推開我的舉動,只是在我的懷中發楞。
「……做什麼?」
「……」
「難不成你想同情我?少噁心了……」
「……」
「我才不在乎……一個人有什麼了不起……嗚…嗚…」
春日按耐不住,在我的懷中嚎啕大哭。
我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用手輕撫她的背部,像是安撫哭泣的孩子般輕柔。


「好痛!」
「別動,這樣做妳多少會好過點。」
等到春日的情緒多少平靜下來後,我開始揉起春日的紅屁股。
雖然她一開始不情願,但因為總不可能去找保健老師拿消腫藥來塗抹屁股,所以就由我負起責任來幫她消除一些疼痛。
「記得要跟朝比奈學姊道歉喔。」
「哼,又是實玖琉……知道了啦,我乖乖道歉就行了吧?」
很好,我滿意了點了頭,至少這次的處罰有了收穫。
接下來。
「喂,春日。」

「幹嘛?」

她再次用豎起毛般的小貓眼神瞪著我。

先說,這可不是因為我打了她而產生罪惡感,純粹只是因為要施展糖果與鞭子策略。

「絕對要讓這部電影成功!」

「唔。」

春日趾高氣揚地說:

「那是當然的,因為是我當導演啊。成功是必然的,根本不需你多廢話。」

好個單純的人。剛剛被狠揍過屁股的哭像到哪裡去了?總之,我跟春日總算是和好了,真是太好了,HAPPY END。

雖然後來又因為這句話而使春日的能力又再度發揮作用,明明是秋天卻開滿了櫻花,明明是貓卻會說話等等,這些就不囉嗦,有興趣的看官就煩請移駕至原作第二集了。
聽到這件事後,古泉難得也露出了相當焦急的表情,但似乎聽到沒有大規模閉鎖空間發生時又鬆了口氣,說到這個,我也感到奇怪,春日怎麼會沒因為被打屁屁而大暴走呢?她可是個找不到外星人、未來人、異世界人、超能力者,就會把全世界給再構築的任性小鬼耶?被打屁屁對她而言應該是會想一頭撞死的事態吧?
就算有長門幫忙,我也很難相信會毫無變化。
「……沒有發生。」
因為我很在意,所以跑去問了長門,結果她給了我這個意料之外的答案,WHY?
「……閉鎖空間為涼宮春日精神狀態低下時所產生的現象,由於當時並沒有使精神狀態達到其標準所以沒有產生。」
抱歉,長門,能講的白話點嗎?當時春日不單純只是被打屁股,最後還大哭了一場喔?這種狀況為什麼還不會引發啊?
「……因為涼宮春日並非壓抑自己,反而將其適當的釋放,當時的行為使她有辦法釋放過多的負面情緒。」
結論是?
「……涼宮春日覺得自己該受到重擊臀部的對待,所以當你這麼做了以後,使她的罪惡感舒坦了。」
我難以說明現在我臉上究竟出現了什麼表情。

而也是那一次開始,我態度變得強硬了不少,只要春日犯了錯,我就會將她拉到沒人的社辦來,用巴掌狠狠的揍她屁股。(平時都在的長門到那個時候出乎意料都不會在場,說不定她早就預先得知我會在那個時間點處罰春日吧?)
春日雖然學過類似柔道之類的武術,但碰上打屁股的時候,意外不怎麼會用那些招式對付我,雖然一開始總是相當不情願,但最後總會乖乖趴到我的腿上受罰,老實說我也挺納悶的。

雖然,該不會,不可能,也許……雖然我不斷地否定這點,但我有時候不得不這麼想…


春日該不會其實喜歡被打屁股的吧?





────────自爆感言────────

繼上次寫的禁書同人以後,這次又挑戰一直很想寫的虛/團長 同人SP文,老實說涼宮春日系列已經很久沒有看了,所以模仿原作這部分還真的沒啥把握

這次選擇改編嘆息來當這次SP的背景,理由想必不用多說,該篇章的團長大人還真的挺該被打屁屁的(日方也有人拿這件事來打她屁股)

啊,驚愕今年才推出,但老實說因為看了太多團長被打屁屁的圖片,所以一直都無法正眼看待團長大人
花了好段時間才把那些記憶趕出腦海XDD



總之希望各位能喜歡,也請不要吝惜指教

*此文原發佈於暗夜玫瑰論壇

2 則留言:

  1. 還有圖片呢^_^
    futaba.nagatoyuki.org/arc/1319213118905.png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