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3日

投其所好 4

十分鐘前,我和小花還在電腦前;現在我們在學校餐廳。

除了生理需求之外,也期待到了公共場合,我們可以討論一些比較不那麼令人臉紅心跳的話題。

我端著兩碗叉燒烏龍麵,準備端到對面的位子,小花卻拍拍她旁邊的座位,原來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我們已經變得那麼熟了。

舀起一匙麵湯,嗯,在異性面前用餐要優雅,喝湯不能發出聲音。

「明天我們上完課就中午了,那要先打屁股還是先吃飯?」

我把湯噴射回碗裡,稍微嗆到。

「揍完你再吃。還有咳咳要討論SP的話可以,但是小聲點。」

小花的跳躍性思考還有語出驚人總是讓我忘記緊張,無法用常識相處這點是把兩面刃,目前看來都是好的一面,只怕哪天被另外一面給劃了道口子。


第一次花了半小時的時間吃一碗麵,可能是第一次單獨和異性吃麵的緣故吧。相鄰而坐,可以輕聲細語聊天,不怕別人聽到我們的話題,還能三不五時偷瞄她的鬢角,或是那件褪色的七分牛仔褲膝蓋上的破洞。

我告訴小花一個小六時打屁股經驗,印象有點模糊。我忘了是什麼原因被打了屁股,只知道應該是犯了個小錯。當時的班長語璇告訴我,在午休時自行去教師休息室找老師,老師要打我屁股,得知這個消息時還在早自修,害我心驚膽跳了上完課四堂課,午餐也吃沒什麼胃口吃。終於,午休時刻到了,我戰戰兢兢地敲了敲休息室的門。

「老師你找我?」

「有嗎?」老師叫什麼名字我竟然一時想不起來,看來是時候清清畢業紀念冊上的灰塵了。

「可是班長說balabalabala,我坦承語璇向我轉達的經過。

結果,老師只是在語璇面前無心地隨口說說,不過被她從「他該打屁股」故意曲解成「叫他過來,我要打他屁股」,然後真的叫我過去負荊請罪。

我鬆了一口氣,心中懸了一上午的大石頭終於可以放下,結果老師竟對我說:「但你畢竟有錯在先,既然你來了,還是乖乖接受懲罰吧。」

太陽才從層雲中探出了頭,卻馬上聽到轟隆雷響。

「而且還打擾老師休息。」喂,這筆帳要算在語璇頭上吧。

老師說話的時候沒有我想像中的嚴肅,然後我被判處愛的小手打十下屁股之刑。老師讓我扶著牆,屁股向後噘起,意思意思在深藍色小學短褲包裹的兩瓣屁股上撢灰塵似地各打了五下,「痛打」過後還誇張地幫我揉了揉,害我笑出來。

「你可以去午休了,順便幫我把語璇找來。」老師對我眨了眨眼。

我很愛演地揉著屁股臭著臉出來。趴在桌上的語璇早就準備好幸災樂禍的目光注視著我,根本沒睡嘛。我到她座位旁邊惡狠狠地瞪她,小聲傳達老師找她的話。

五分鐘後,語璇紅著眼眶回來,坐下前時努力地想抹平裙子後面看不見的皺褶。真是完美大結局。

「你的老師搞不好是同好。」小花笑著說。

「搞不好班長也是喔。」我用很認真的表情回答。

我們都笑了,世界上哪那麼多同好。

除此之外,我好奇學校到底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們隱密地進行SP。我試著向小花套話,她竟然保密到家,可惡,明天就走著瞧。

用完餐,我送小花回女生宿舍,不遠,就一小段路。途中我們沒有交談,我默默地跟在小花左後方,她走得很慢,到了女生宿舍樓下,卻不見她有停下腳步的意思,我沒作聲,知道自己捨不得道別,只是大步跟上和她並行,女人的頭髮永遠都這麼香。而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們已經走到了社團活動大樓的樓下了。

「你不是想知道嗎?我的秘密基地。」

我沒答話。電梯在一旁,我們卻拾級而上。最後停在五樓的某間社窩的門前,小花從包包裡掏出感應卡,我打量周遭的環境,這是本層樓右側走廊最末端的一個社窩,旁邊緊鄰著熱音社,隱約可以聽見電吉他調音的聲音。

鎖開了,進門前我瞥了一眼門牌。

然後我又走出來確定自己沒看錯。

急救社

「我是社長喔。」小花用「幹嘛大驚小怪」的口吻告訴我這個可以讓我下巴掉下來的驚人事實。

「我們學校有這種社團嗎?」糟糕,話剛出口才發現這問題太沒禮貌。

「太過分了。」

小花進來之後把門輕輕帶上,自動上鎖。這間社窩大概有半間教室的大小,但與其說是社窩,氣氛反而比較像一間整理得很乾淨的儲藏室。地板上鋪著滿是腳印的巧拼;門邊有張辦公桌、兩張摺疊鐵椅與一支電風扇,透明桌墊下壓著幾張活動照片;內側兩個鐵櫃緊靠牆擺著,其上還有幾個塑膠收納用小抽屜。牆上貼著用色卡紙做成的公佈欄──公佈欄三個字也是用色紙剪貼而成──同樣也是貼著活動照片。

「我在這邊。」小花指著公佈欄上其中一張照片說,看起來是社團出遊時拍的,照片裡所有人都離開地球表面。「公佈欄也是我做的。」

「這裡平常不會有人來,除非有活動才會進來搬東西,除了我之外只有另一個幹部有這裡的感應卡。」

Roger that.

「什麼東西?」

「我說我瞭解了。所以我們現在來幹嘛?」

「嗯預演囉。」小花小聲地說。

我怕你預演完就沒辦法正式演出了。

「我什麼都沒帶,只能用手喔?」

專業的主動會隨身攜帶工具?這種事別人的文章上都沒提到過,莫非這是常識所以沒有特別提到的必要嗎?

「等等,我找找看。」小花彎下腰打開鐵櫃搜索,我朝她向我挑釁般左搖右擺的屁股上就是一掌,啪一聲並附贈一聲驚叫。

「給我蹲著找。」雖然能夠盯著毫無防備的異性屁股看是一大享受,但為了小花的脊椎著想,實在有必要教導她能蹲下就不要彎腰,順便練習建立主動的權威,簡潔有力應該比冗長的說教更有氣勢。

小花真的乖乖蹲著找東西,這一掌對我而言是第一次以主動的身分和小花互動,像阿姆斯壯率先踩了月球一腳一樣,別具意義。

「找到囉,這是固定骨折四肢用的。」小花興奮地把她手上的木板遞給我。那塊木板兩端都呈圓弧,約和前臂等長,三根指頭寬,一片指甲厚,很輕,我拿它稍微使勁地往自己屁股試打了一下,嗚呃,劇痛。

有折疊椅,就能以OTKOTK。我叫小花把椅子搬過來,自己坐下。小花很自動地往我大腿上一趴,自己調整了一個最能突顯臀部的姿勢。我輕輕扯了扯她的褲頭問道:「要脫褲子嗎?」同時也偷看到她的米黃色內褲。

「因為是彩排所以就先不要脫吧。」剛剛明明是說預演的。

早知道就不要問,讓小花還有選擇的餘地,轉念一想,她話中的含意不就是明天會脫掉的意思?不管,我就當作是。

我將手輕輕放在小花的臀上,感覺她的肌肉收縮了一下。這件褪色的牛仔褲後面部分被磨得很平滑,觸感很好。手開始移動,感受著臀部每個部位的弧度,指尖時而放鬆,時而按壓,上回驚鴻一掌沒辦法充分感受到的每個細節,這次我都不會漏掉。

小花快速地將臀肌反覆收縮再放鬆,抗議我一直吃她豆腐不辦正事。

我掄起掌打下作為回應。整件褲子把臀部繃得緊緊的,一起一落、一左一右,伴隨著巨大的悶響,小花癱軟著身子,頸部也自然放鬆讓頭髮全向前額垂下,她除了偶爾發出細微且含糊地咕噥外幾乎毫無反應。

五分鐘過去,我停止擊打。和開始一樣,我把手放在那臀上,感受到微微發燙。

我拾起地上的板子,那股溫度卻沒消失,才意識到原來熱源根本是自我手上散發出來的,它紅得像楓葉一樣。

板子輕輕靠在兩瓣臀峰上,可以一次同時顧及。我輕拍幾下後猛力向後拽離,為了彌補剛才的不足,從第一下開始我就全力揮擊,板板到肉。果不其然,小花終於比較有參與感了,身體不安分地胡亂扭動,我用閒置已久的左手壓制住。儘管音量不大,每一板都確確實實讓她開了金口,有趣的是每聲悲鳴都稍有不同,我為了聆聽存心放慢節奏,以免被下一板迸發的響聲蓋過。

「啪。」

「咿呀。」

「啪。」

「嘶

「啪。」

「啊嗚。」

「啪。」

Ouch.」竟然還夾雜英文。

「啪。」

「唔嗯。」

結束前我用最快速度連續打擊,她的哀號聲跟不上這頻率,更來不及換氣。停手後,整個社窩只剩下粗嘎的呼吸聲。我幫小花揉著臀部,同時她也慢慢將呼吸調勻。靜下來後,仔細地聽,可以隱約聽見樂團在練習,以這種音量而言這建材整體隔音效果還不錯。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我雖然很想連續幫小花揉一個小時,不過這次我在她抗議前就先輕拍兩下示意她起來。

「我第一次打人屁股,如果表現不佳敬請見諒。」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她看著我,臉頰好紅好紅。「感覺很舒服。」

「所以滿分一百的話,我得到幾分?」

「七十分。」

「這麼低喔,為什麼?」我有點失望。

「有人手不安分,扣三十分。」她瞇著眼睛瞧著我,我乾笑帶過。

「還有,如果明天成績退步的話,就換我示範。」

「那進步有什麼獎勵嗎?」

「拜託,進步是應該的好不好。」

……

我們將社窩恢復到進來之前的原貌,包括那小木板,同樣物歸原處。出了這道門,我們又恢復平常體面的樣子。我按原定計畫送小花回女生宿舍,折返的路上,依舊只有蟲鳴為我們伴奏。

我們在女生宿舍樓下道別,明明是才剛發生的經歷,卻如夢似幻,感覺很不踏實,直到我看見小花走進玻璃自動門後,偷偷揉了一下左臀。

6 則留言:

  1. Ouch太逗了,感覺小花應該沒有太痛,還有精神搞笑。

    回覆刪除
  2. 小花真是有趣得令人猜不透啊~!

    回覆刪除
  3. 1.有人也看成六小時打屁股經驗嗎?

    2.為什麼有種涼宮春日的感覺??
    女角頑皮的形象鮮明

    3.主動果然是需要培養練習才能成長的

    回覆刪除
  4. 六小時+1

    挨打時還能想出這麼多悲鳴,注意力不夠集中在屁股喔XD
    乾脆日文的五十音AIUEO也可以用上!
    阿!咿!唔!欸!噢!

    回覆刪除
  5. 很喜歡這系列的文章耶:)
    感覺跟平常的生活都銜接起來了!

    回覆刪除
  6. 我以為我又打錯字了(抖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