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9日

投其所好 3

環顧四週,我地毯式搜索這個房間裡有什麼東西可以當作工具。進入我的視線的第一樣可行的東西是:胖達的鼓棒。

謝謝你,胖達。會彈吉他或貝斯一點都不酷,打鼓最帥了。

胖達有兩副鼓棒,一副放在寢室,一副放在隨行的提袋裡,想練就拿出來敲敲打打。他說表演的時候至少要準備個三副,當吉他手開始用牙齒彈的時候,鼓手也要來個空拋一千八百度換手,每次都接得到是不可能的。

現在我的需求是體積便於攜帶,而且帶在身上也不會顯得不自然的東西。如果包包裡露出半截藤條不想招來眾人目光也難。

我認為適合的工具還有長尺、桌球拍,但這個房間裡都沒有,明天出門再買,目前一分一秒都要把握,如今只能趁胖達不在的時候吸收SP的資訊,看影片先,為維護環境安寧我把耳機插上。

結果胖達兩點左右就回來了,我只好改為以文字吸收資訊。我以warmwater在各大SP論壇註冊帳號。


在房間裡,我們的一切擺設幾乎都是互相垂直:床的方向、書桌的方向、螢幕的方向。從側面很難看到液晶螢幕上顯示著什麼,不過碰到可能有圖片的文章時候我還是十分小心翼翼。

我試著跟胖達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從他的語氣我感覺他很累,不過練團的情況倒是挺順利的,不久他就去洗澡準備上床睡覺,看到目前我歸納出幾個重點:

手通常是拿來熱身的:這個大概要自己拿捏火侯,通常不是算打幾下而是打幾分鐘,更專業的主動還可以用打成什麼顏色來判斷熱身結束。

報數是要確定受罰者還活著:我有點懷疑,總覺得本意應該是要讓主動和被動都能專心,挫賽,上次被打不知道要報數希望沒有露餡。

施罰者要有一定的威嚴:即使平時私底下都是嬉笑打鬧很輕鬆,但在進行懲罰時,即使用裝的也要兇,不然被動會質疑本身的權威,以後就更難管教了,為了永續發展,對不起了,小花。

相對地,我也在腦中一一列出了幾個令人頭痛的難題:

力道的掌控:影片裡面常常用藤條把被動的屁股打得青一條紫一條的,光看就覺得很痛,如果真的有必要,我忍心做到那種地步嗎?

準度的拿捏:常言道,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我反而覺得短才保險,不容易打歪,雖然我有打過棒球,不過藤條和球棒的重量無疑是懶叫比雞腿,不知道要讓每條鞭痕彼此平行不互相重疊,要犧牲多少個屁股。

褲子/內褲:究~竟該不該脫呢?我們才認識幾個禮拜而已,這種行為真的沒問題嗎?而且到底是我脫還是她脫呢?雖然影片好像都是被動自己脫完才就位,不過老實說我超想試試看的。不管了,暫定先脫掉外褲就好了,視當天情況和氣氛有機會的話再把小褲褲也剝掉。

門把轉動,胖達洗完澡回來了,真是一如往常的快,我怎麼想都是他只把自己沾濕之後換了套衣服就出來。然後我們兩個就一起就寢,嗯,應該是一起在同一時間各自就寢。

星期三上完上午的主科,我騎機車去外頭吃中飯,重點其實是買齊在我心中屬意的那兩項工具。我去最近的一家體育用品店買了支價格適中的初學者刀板桌球拍,跟老闆聊了一會,結果腦波太弱慘遭推坑,多買了一盒比賽指定用球。

在光南我發現長尺除了三十公分之外還有六十公分的,三十公分的不像六十公分的又長又寬,於是買了後者。店裡面也有插滿愛的小手的桶子,但拿著一個只有揍人一種用途的工具讓我很心虛,我總不能帶著扁鑽然後跟人解釋這東西是要拿來削鉛筆的吧,也許等到我心臟夠大顆的一天,會面不改色地買下九尾鞭也說不定。

結帳前突然驚覺某處的架子上竟然有熱熔膠條,國中的時候被這傢伙打過手心,痛不欲生。它的價格很便宜,又很有韌性,最後決定臨時加碼,我選了一根最粗最長的帶走。

把車停在鬧區後,我開始隨意逛逛,長尺從手提袋稍微露出一點,不過至少比藤條自然多了。清單上的東西已經買齊,甚至還多了一些,己經不能再花錢了。現在就當作尋寶,知道哪裡可以買到什麼工具,以後還有需求再來採購。

我又看到一家規模更大的運動用品店,和買桌球拍的那家店相比,樓層數更多,尤其在各種運動品牌大廠的服飾、鞋類部分,都壓倒性地超越之前那家。擺設的球類品項更豐富,籃球、排球,那家店所沒有的棒球手套與球棒,甚至還出現一顆美式足球,標價四百塊錢,整家店看下來應該只有那麼一顆,和胖達的一模一樣,不過散發出新品才有的橡皮味,我將它拿起把玩一會兒又放回,手感依舊熟悉。

聽說有些大學有橄欖球隊,跟美式足球相去不遠矣;在這個學校,我還沒看過有人像我們一樣在丟美式足球,我們傳球時,常常被投以好奇的目光,除了形狀之外,其實它還有很多內涵值得去深入了解的;還沒深入接觸前,我還以為打屁股就只是單純是字面上的意思,從沒想到它可以是種儀式性的懲戒手段,也能為生活增添不少樂趣和情慾,儘管有點痛,卻伴隨著快感,儘管不想承認,不過前天晚上確確實實興奮扯旗了。

手機響了,是潘達。原來我還沒把來電顯示名稱改成胖達。

「我在忙。」

「最好。你在外面嗎?」

「對,怎了?」

「我嘴破,幫我買金桔檸檬,半糖少冰,錢回來再給你。」

我都來不及拒絕就掛了。算了,當成借你鼓棒一用的跑腿費好了。到了飲料店時我也為自己買了一杯。

突然想起:昨天我在小花離線後亂回的最後一句話,不知道她會如何解讀,不論如何,綜觀而言應該只有四種可能:

1.她很明理地不跟別人實踐:我覺得是最理想的情況。

2.她只和我實踐:八成不可能,如果會就太好了。

3.她讓我打,結果她食髓知味/感到不滿足而找別人實踐:如果我打了她,無疑是默許她進行實踐,這種結果我不樂見。

4.她覺得我不想打她,只好找別人實踐:完全可以理解的情況,果真如此的話我可說是束手無策了。

早知如此不該亂回的啊,應該直接跟她說清楚我的想法。

胖達已經把錢放我桌上了,其中十元竟然全由一塊錢所組成,一氣之下我拿飲料去冰胖達的臉。

打開螢幕(大學生沒在關機的),有兩則訊息,其中一則很明顯是帳號被盜後亂散播的病毒網址,我溫馨地提醒他「你帳號被盜囉」。我把游標移到小花的那則,感到手心有點濕。

(F)FLOWER 說:
 哈哈
 你沒生氣就好了
 人咧

呃,她難道把我這樣天外幽來一默視為我氣消了的意思嗎?也許覺得我氣消所以就不打她了,還在線上,問清楚好了,可是我現在的語氣到底要裝生氣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感覺?

一定愛配溫開水 說:
 嗯哼

我好沒梗,真想哭。

(F)FLOWER 說:
 你跑去哪
 怎麼都沒回

一定愛配溫開水 說:
 出去了

直覺告訴我現在應該要有點生氣。

(F)FLOWER 說:
 你不是忙碌中嗎

一定愛配溫開水 說:
 我開MSN都掛忙碌
 有意見嗎

(F)FLOWER 說:
 沒有

一定愛配溫開水 說:
 很好

(F)FLOWER 說:
 那你去哪裡

一定愛配溫開水 說:
 關你屁事

(F)FLOWER 說:
 關我屁屁什麼事
 是工具嗎
 還是什麼

媽呀,這跟邏輯背道而馳的準確直覺是怎麼回事?簡直是硬拗。

一定愛配溫開水 說:
  對啦
  洗乾淨屁股等我

(F)FLOWER 說:
  好嘛

我丟了一句跨越性騷擾邊緣的話,小花這麼跳tone,害我也已經習慣不按牌理出牌了。

結論是,明天我翹課的話就不是男人。而以這次對話為契機,我們開啟了同好的話匣子,互相交流經驗和對SP的想法,為了避免才疏學淺露出馬腳,多半是我問她答,不過從她的語氣看來,她自己也樂在其中,我可以理解,在對人傾訴的過程中,自己也藉由回想而重新經歷一次的那種感覺。

慶幸的是,她沒有和網友實踐過。之前交往過的男友也不知道她祕密的喜好。我想像著她百般想讓她前男友意識到她的屁股需要一頓好打,除了在穿著與姿態強調自己的美臀,還不忘任性使壞給他種種暗示,那男人,不是太寵小花就是不解風情。

此刻,我的心思有點矛盾,我從小花的內心的深處開始認識她,卻渴望知道一些表面的事,想知道她喜歡吃什麼,也想知道她做了心理測驗會得出什麼結果,但其實最想知道的是她的臀圍多少。

如今,我知道她最怕藤條,最愛OTK,也知道她喜歡被打屁股時主動嚴厲地對待她,有點訝異的是她嚮往屁股被打成我不忍直視的那種滿目瘡痍。

(F)FLOWER 說:
 痛很久我才會記取教訓
 哈哈

她這麼說。

唉,你幹嘛那麼可愛。

4 則留言:

  1. 好有趣的連載呀…
    讓我邊看邊笑然後又再重看

    回覆刪除
  2. 寫實派的實踐指南...

    回覆刪除
  3. 越寫越瞎,真是抱歉...哈哈(乾笑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