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7日

裙底風光的祕密(下)

她真的做到了!直到現在,她的心還狂亂地跳著。真的就如同他所說的一樣!心裡本來充滿著不安、疑惑、跟委屈,此時都被親手捉到犯人的滿足感給取代。想到這兒,手下不由得又加了點力,方才那個向自己搭訕的男子,手被扭到背後,吃痛地呻吟了起來。前來支援的員警正檢查他的手機,「太厲害了……我埋伏在旁邊都完全沒有發現他偷拍……」


事情要回溯到幾天前,她突然被長官叫去,長官將她介紹給一名年輕的警官。聽說這名警官是警界的智多星,憑藉著過人的智慧偵破無數疑案,而現在他正在追蹤一名偷拍慣犯。他仔細地端詳她,很滿意地點點頭,唐突地問道:「妳的高中制服還留著嗎?」

「本來我是不太喜歡解釋自己的辦案手段的。」面對困惑的她,他以一種令人安心的語調說道:「不過因為這次的事件特殊,我需要妳的配合……可能會有點令妳尷尬,或委屈……就不知道妳願不願意……」

「我會盡力做到最好的。」她一直以來,不就等待這樣的機會嗎?胸懷大志地投身警界,才發覺女性始終在這裡還是被看輕,只能留守內勤,無法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現在有了機會,就算有什麼委屈,又豈能眼睜睜地放過?


他辦案的手段真的很特殊。據他的說法,他已經以特殊手段,查出該名男子經常出現的區域。雖然鎖定了犯人,但是他很小心,很難抓到他的把柄,除非掌握證據,不然無法將其逮捕。「最有力的證據當然就是當場逮到他,而這需要妳的協助,也就是說……」他的眼神深邃而難以拒絕:「希望妳成為誘餌。該名嫌犯似乎對女子高中生特別感興趣,而妳,有著可以扮演成高中生的娃娃臉,又長得特別……可愛,我想警界裡除了妳以外,很難找到其他適合人選了吧。」看著他有點害羞而結巴的樣子,她不禁也臉紅了起來。只是,他的話好像還沒交代完。

「……只是故意被偷拍倒沒什麼,但他的技術實在太高明了,聽說根本察覺不到他偷拍的那個當下。因此我們需要設一個特別的陷阱。」他說明,根據他得到的情報,那名男子是名打屁股愛好者,如果發現他偷拍到的對象的屁股上,有著被打過的痕跡,一定會異常興奮,甚至前來向她搭訕……


打屁股?她無法理解他的話語,真的有人對這會感到興趣嗎?犯人那麼謹慎,有可能跑去跟他偷拍的對象搭訕嗎?她對他的信任霎時有種崩解的感覺,他的言下之意,難道是要打她的屁股?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居然得因為工作而得被打屁股?

「……可能會讓妳覺得有點困擾吧,而且,為了保證痕跡清晰可見,最好不要有衣物遮蔽,當然妳還是可以穿著泳裝什麼的啦。當然,我知道,對妳來說挺尷尬的,而且大概會很痛……妳如果不願意可以拒絕沒關係的。」他說得誠懇,但她該如何抉擇呢?她不認為這麼做可以抓到犯人,但說這話的人可是辦案好手。況且她的長官就在她的身邊,雖然長官沒有表示什麼,不過恐怕她要是敢拒絕,就會被視為絲毫不積極進取、難搞又不願意配合吧?她難以想像被打屁股會有多痛,不過轉念一想,一時的疼痛又算什麼呢?小小的尷尬又算什麼呢?如果是眼前這個誠懇又容易害羞的男子來打她的屁股的話,或許還算是可以接受……吧?


她錯了,當藤條抽打在她屁股上頭的那一瞬間,她就知道自己完全錯估了。本來堅強的她忍不住叫出聲來。為了實現夢想,在警界遇到過多少委屈也不曾掉淚的她,竟然只是被打了屁股,就不爭氣地落下了眼淚。她一面後悔,一面又恨自己的不爭氣。也因此當他關切地問她:「還可以嗎?要繼續嗎?」的時候,她沒有多做考慮就咬牙答應了。既然都決定要做了,那就要堅持到最後。既然都這麼犧牲了,那她就無論如何都要抓到那名犯人。





至今他仍時常回想起那個畫面,她誘人的兩瓣屁股,雖然不是真正的光屁股,但看著臀丘逐漸因自己手中揮舞的藤條而染紅,畫上一道道腫痕,這樣的美景令他又難忘、又興奮,簡直想到就要顫抖。

她真是個可愛的菜鳥,不是嗎?隨意說得頭頭是道,耍點欲擒故縱的手段,她就信以為真。當然他也知道,一名有抱負的女警,會被現實澆上怎麼樣的冷水,而從中產生出的意志與動力是很驚人的。……所以他的計畫才有可能成功,就算一般而言是很難以想像的要求,但是考慮到自己的名氣,與警界裡上下級壓力的情況下,他知道自己很有勝算。

那名犯人?他根本沒將他放在眼裡過。這種塞牙縫般的無聊偷拍男子,只不過是他拿來利用的道具罷了,要將其定罪的方式隨便想都有。只不過,他還是有點惋惜,居然這麼早就掉入陷阱。要是晚一些才落網的話,他就可以以痕跡散去為由,再好好地「享受」一頓了。當然啦,真正要享受一頓的,會是她那可憐無辜的屁股……


「對不起!」抓到犯人那天她忽然向他鞠躬道歉:「本來我還懷疑過您的犯案方式的。但是,真是謝謝您,您實在太厲害了!我能夠親手抓到犯人,都該感謝您,都是您的功勞!」

「沒什麼。」他佯裝羞赧,笑笑地說:「最重要的是能抓到犯人,那一切辛苦就值得了。不然怎麼對得起犧牲那麼大的妳呢?」

「長官往後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協助的地方,我勢必義不容辭的幫忙您。」說著她向他行禮,看著她那堅毅又可愛的眼神,他意味深長地說:「那屆時就麻煩妳了。」


是啊,雖然當下不能再打她一頓屁股有些可惜,但他獲得了她的信任,這點可是可以好好運用運用的呢……女孩啊女孩,總是如此善忘,恐怕早已忘記對藤條的恐懼,當時的後悔與眼淚了吧。想著想著,他那機敏的腦袋又快速地運轉了起來,開始構思下一個邪惡的計畫。

2 則留言:

  1. 喔~~~結合了所有我愛的元素啊!!!

    回覆刪除
  2. 唉呀,大魔王心機好重= =+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