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2日

翻譯:甜蜜的復仇(M/f)

這一週是歡樂的(?)期中考週,身為一個專業的研究僧自然不免俗的要水深火熱一番。
本週是庫存的翻譯稿,原作在此:http://www.spankinglife.com/spanking-stories/68.htm

今次依舊是溫馨的家庭小品(最近的路線嗎?)希望我拙劣的英文不會打擾大家閱讀的興致。




    比利卡特羅是我的一個老朋友。我們唸同一所小學,也一起被丟出學校(我們一起作了各種惡作劇),同時我們也都是「流浪兒」的成員;但是現在,我們將去不同的學校了。

    比利的家庭有一點怪(我想那是因為他們有點富有,對我來說!)他們從來沒有稱呼他真正的名字-他們叫他「小子」。比利還有個姊姊
凱西,大概比他大兩三歲。他的爸爸其實還滿不錯的,但喝點小酒的時候,會亂發脾氣。他的媽媽總是偏袒凱西,她永遠不會有錯;他的爸爸嘗試著對兩人公平,但是這一點用都沒有,因為這個家是由媽媽和凱西主導的。

    凱西把握所有的機會來欺負比利;當沒有人知道真相時,她會捏造一個關於他的故事。他們的媽媽從來不會質疑凱西的鬼扯,她往往會抓
住比利、橫過她的膝蓋、扯掉他的褲子,當著凱西的面打比利的屁股,這時凱西當然不會離開。當她和比利還有其他幾個朋友在一塊時,凱西會大聲宣揚她看到比利光著屁股挨打,好得到大家的關注。

    有一天,當比利和我在我們的專屬基地時,他告訴我他無法再忍受他姊姊的行為了。他想要報仇,但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們很認真的思考這
個問題,在放棄幾個點子之後,想出了一個簡單的、可行的計畫。

    以下是發生的經過。

    禮拜六,我拜訪比利家問他在做什麼(雖然我早就知道,他就像往常一樣負責完成家務)。凱西帶著那個一貫的不禮貌態度來應門「小鬼在忙家事,你可以像往常一樣幫他,除非你不想讓你美麗的小手髒掉。我不在乎,我等下要去城裡找媽,我們會去吃下午茶,就這樣。」
我說我很樂意幫忙,直接進去花園找比利,這個安排真是太好了。大約十五分鐘後,比利的爸爸回來了,他在附近的退伍軍人俱樂部和幾個朋友喝了一點啤酒。他爬上了我們安置在陽台的躺椅,伸展著身體在陽光下打盹。

    我們就如計畫那般的佈置一切;我用我的方式抵達花園的底部,滑進涼亭躲藏。當凱西走進花園想要炫耀等會和媽媽的約會時,她發現比利正在跟水龍頭奮鬥。「你到底在幹什麼阿?」她說。比利解釋道他想要填滿澆花罐,但是水龍頭沒有動靜。他知道活塞是關起來的,只要打開它……凱西不會讓他說完「老天,你很可憐耶,我想這大概對小男孩來說太艱難了。滾開,讓我展現我的能力。」

    比利作了一些阻礙她扭開水龍頭開關的動作,說一些它還沒準備好的話;但凱西把他推到一旁然後握住開關,當她正要扭開時,她突然轉過身來,抓住比利。

「我要在你身上找點樂子。如果你照我說的話作,我就不會告訴媽。」

    比利得到了很好的表演機會「拜託不要告訴媽,我的屁股從昨晚到現在都還在痛。」

「很好,你活該被揍,我看到了一切,連你的小雞巴都看到了,我等不及要告訴其他的女孩。」

「拜託不要!妳知道她們全部會取笑我。」

「那根本就不是重點。保證你會按照我說的做,我就不會告訴她們。」

「好吧,我讓步,我會按妳說的做」(這不在我們的計畫中,但是比利只要「出耳朵」就好。)

「脫掉你的內褲。」比利抗議,但是仍然照著她說的做了。

「現在把水管高舉過頭,然後保持這個姿勢。」

    卡特羅先生已經醒來了,他從躺椅上坐起身子,轉身面對比利和凱西的方向;他們不可能看到,但是我可以。

    凱西說「準備好變得非常潮濕吧,當你徹底的濕透時,我們也許也會把內褲脫掉。」她一邊說著一邊用力的扭開水龍頭。

    結果不如她的預期,因為比利正對著她微笑。

「我有試著告訴你它還沒準備好。」

    凱西聽到某處有水運行的聲音,便轉過身去;在此同時,她感受到一只強壯的胳膊抓住了她,那是她的爸爸。我看到他在第一滴水滴到他前跳下了躺椅,他的動作飛快,而且在凱西轉身前就捉住了她。他是一個強壯的男人,儘管她不斷踢打和扭動,他仍毫不費力的帶著他的女孩回到躺椅,而躺椅仍是草坪噴灑器的目標。

    當水滴到凱西身上時,凱西大聲尖叫;很快地,她別緻的短裙和露背小可愛都濕透了。他的爸爸持續緊抓著她,要比利把水關掉。

「這就是我的超完美女兒,以為她的父母不會知道的行為。我看到你怎麼對比利,也聽到妳的下流威脅了。很明顯地妳很享受用言語羞辱妳弟弟,妳的行為同時也帶有相當骯髒的性成分;是時候把這件事做個完結了。」

    當這件事在進行時,比利加入了我的涼亭,在這裡我們可以不被人發現;我們給了彼此一個恭禧的擁抱。

    凱西受驚了,她從來沒有看過她的爸爸這樣;媽媽總是保護著她,但是不是現在。

「很好,小姑娘,我要做一些我很早就想做的事。妳態度惡劣的欺負人,而且有非常下流討厭的思想,只有一種辦法可以有效地回應你的行為-一頓紮實的打屁股。我真希望妳的弟弟還在這裡,看看妳是多麼喜歡受關注。」

「求求你爸爸,不要打我屁股。我很抱歉我這麼做,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再犯了。你說什麼我都會照做,就是不要打我屁股,求求你~」

    她的爸爸沒有再重複說過的話,他攫住凱西趴伏上他的膝蓋。幾秒內,她的裙子和內褲都被拉扯到膝蓋處,白皙軟嫩的臀部顯露了出來。

    頭兩下擊打在左邊臀部的頂端留下清楚的印記,接踵而來的打擊像是他企圖修正多年來所疏忽的家長責任。我可以看出這不是我曾經挨過的懲罰規模,但同時我能了解他的怒氣。

    凱西哭得完全沒有力氣,她的屁股像著火了一般,但她爸爸的手仍持續地搧打著。她想起每次她看到而且嘲笑的弟弟,被媽媽同樣的對待;她從來沒想過他會這麼痛苦。

    責打終於停止了,但是火辣的感覺還在繼續燃燒。她的爸爸仍抓著她,阻止她伸手摩擦屁股。在這燃燒的沉默裡,她認為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合該得到這樣的懲罰;她知道自己錯了,下定決心要改變。

    卡特羅先生向比利招手示意他向前,而我往後走了一小步;他讓凱西背向比利站著。

「你對你弟弟的作為和你對我的態度一直以來都是不正確的。作為一個父親我對妳是失職的,但是我認為現在是一個改變的機會;如果現在妳的弟弟在這,妳想對他說些什麼?」

「我想要對他說,我很抱歉我之前這麼做」

「那麼現在轉過身去說吧。」

    凱西倒抽了一口氣,然後轉過頭去,看到他的弟弟正對著她微笑。毫不猶豫地,她跑向比利然後環抱著他說「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她們緊緊擁抱彼此,接著他們的父親也加入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