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日

我的DIY‧匿名

我的DIY
作者:匿名

開頭要打什麼…,直接切入主題好了。

第一次正式的DIY是在國三心血來潮的某一天,還記得那時候下午要上衝刺班,早上家裡無人,而且剛考完一次的段考,時間各種條件都十分的剛好,再不把握好時機就真的太對不起自己,於是轟轟烈烈的展開計劃。



從抽屜拿中熱融膠然後打火機,點燃,才意識到我在幹麻,好像不是要黏東西吧,於是抽出新的一根晃到房間鎖門,再來就是目標數,即使明白是為了要滿足自己的慾望所找的一堆爛藉口,但還是免不了這個步驟,段考成績就是發揮的好題材,這這樣少一分五下之類的詭異東西就出現了(也忘記加一加是幾下)。


上半身趴伏在床上,右手用著違反人體工學的姿勢反手打,初生之犢不畏虎,第一下就是用反手能使的最大力氣揮下去,「啪」連同回音加上心理作用發出一聲巨響,然後熱融膠一丟,開始翻滾,好痛好痛,煞時連課本上的王子猷都聯想到了「興盡而返」,當下的念頭是我可不可以興盡就停手,又有另一個念頭冒出,既然都走到這一步就要執行徹底,於是揮出第二下,當然力道減了快要一半。


揮到最後雖然感覺的到痛,但好像力道會不自覺的配合自己所能忍受的範圍內,然後越來越輕,越來越沒有起初的快感,結束前的幾下特別用力,不過癮再補上幾下,就草草的結束,要在家人回來前毀屍滅跡,假裝鎮定,然後開心的享受餘痛,總是希望坐著感受到的痛可以無條件延續,但是都不超過兩天…


DIY越頻繁越欲求不滿,再怎樣也不可能會有正手揮的用力,而且就算自己覺得很用力了,實際上真的很難對自己完全殘忍,還是會不自覺的保留一點力,明明很餓卻還是餵不飽自己,就會開始乞求老天呀,賜我一個主動吧,但這又是未滿十八的悲哀,到哪處都會被打槍。


這時候就會把念頭轉移到學校老師身上,可是來個零體罰,學校又有被檢舉過,老師們都不太敢動手,而且說真的為了面子問題,也不敢大剌剌的在全班面前,手抓黑板溝或者成拱橋姿勢,這樣下課一定會成為焦點,最後只能很飢渴的望著老師手中教學用的藤條幻想,和不定期的不完美DIY滿足自己了(倒)



很亂的一篇,謝謝觀看…

1 則留言:

  1. 熱熔膠條真是居家良伴呀(撫下巴)

    回覆刪除

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我們不太喜歡這樣...